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一十九章 计上心头

  温如倾一边一枝拿在手里仔细打量着道:“钱公公,这便是你所谓的白参跟红参吗?有何区别,另外我平常服用的参汤当中好像不曾见到过红参。”

  钱莫多咧了咧嘴道:“贵人应是服用过红参的,只是这红参白参,炖煮出来的参汤味道都是一样的,根本区分不出。至于这两种参的区别,白参适用于气虚兼有热象的人;红参则适用于气虚兼有寒像的人。”

  听到此处,温如倾心中一动,凝声道:“那若是身怀有孕的人呢?”

  “这个奴才以前倒是听收参上来的人说起过,孕妇一般体质燥热,以服用白参为宜,若用了红参容易燥上加燥,对孕妇与胎儿不利。”

  温如倾暗自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中,面上却是不在意地道:“原来还有这样的区别,可是长见识了呢。”说罢她起身道:“好了,时辰不早,我就不打拢钱公公做事了。”

  一听她要走,钱莫多忙道:“奴才送温贵人。”

  待其走后,钱莫多取过她一口未动的茶润一润嗓子,接着点算秋果贡品,压根儿不知道他刚才那一席话令得温如倾计上心头,想出一个妙点子来。

  到了第二日,点算清楚的贡品陆续由内务府派人送到各宫各院,因为温如倾之前的话,钱莫多特意往延禧宫多送了一份柿子,温如言见了颇为惊讶,问过后方知是温如倾的关系,当下将她叫来道:“你这丫头,竟然跑到内务府去胡闹了,还让钱公公多送一份柿子来,万一他因此惹了麻烦,你要我怎么过意得去。”

  温如倾不以为然地道:“若真会惹麻烦,钱公公才不会送来呢,所以啊姐姐大可放心享用这些新鲜送来的柿子,你向来是最喜欢的。”

  温如言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就算真喜欢,也吃不下这么多啊,堆在那里若是烂了岂非可惜。”

  “这样啊……”温如倾想了半天忽地拍手道:“那干脆用来做点心吧,我以前在府里时就曾吃过用柿子做的点心,糯软香甜很好吃呢,做法我也记着,不如我做给姐姐吃啊。”

  用柿子做点心的事,温如言倒还是第一次听说,颇感兴趣地道:“也好,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尝尝你的手艺。”

  见她答应,温如倾带着宫人去了小厨房,过了大半个时辰方才端着一盘通体金黄形如桃子的点心进来,笑逐颜开地道:“姐姐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温如言挟起一个轻咬了一口,顿时嘴里弥漫着柿子清甜的味道,至于点心本身则糯而不黏,确如温如倾所说的那样香甜可口,当下赞道:“嗯,确实很好吃呢,只单凭吃柿子更有滋味。”

  温如倾得意地扬一扬光洁的下巴,随后又道:“对了,姐姐今日若无事的话不如陪我去看刘姐姐啊,顺道也将这些柿子做的点心带给她尝鲜。听说刘姐姐现在胃口很差呢,常吃不下东西。”

  温如言面色微微一沉,旋即已是若无其事,放下筷子道:“柿子性寒,谦贵人怀孕不足三月,最忌讳吃寒性的东西,万一若引得谦贵人小产,不说你,连我也担待不起。”

  温如倾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却惊惶地道:“竟然有这种事吗?我……我不知道呢,姐姐……”

  见她慌得连话也说不清,温如言忙安慰道:“别担心,没事的,不过以后可得注意了,这宫里头不比外面,随时都会有麻烦找上身来,一言一行都得谨慎再谨慎。”

  “嗯,我知道了。”温如倾心有余悸地应了一句,又颇为忐忑地道:“姐姐,那刘姐姐那里还去吗?”

  “你想去,我自然陪着你去,省得你心里一直挂着。说起来谦贵人怀孕后,我还没去看过她。”她想了一会儿道:“这样罢,内务府还送了些野参来,我让人选几株上好的白参装起来送过去。”

  温如倾揽着她的手臂弯着眉眼道:“姐姐你真好,入宫之后我最开心的事情便是能够经常陪在姐姐身边。”

  温如言抚着她的脸颊没有说话,小指上的鎏金镶琥珀护甲在透过窗纱照过屋内的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到了长明轩,温如言示意守门的宫人不必通报,漫步走了进去。在走到廊下时,刘氏看到了她们,忙扶着金姑的手走出来,在请过安后道:“惠妃娘娘与温妹妹过来怎么也不着人通报,可是宫人躲懒?”

  “是本宫让他们不要通报的。”温如言执了她的手进屋落坐,温言道:“如何,这些天身子可爽利了一些?”

  刘氏在椅中欠身道:“回娘娘的话,还是与以前一样,每日要吐上好几次,瞧着什么都没胃口。”

  温如言安慰道:“本宫怀涵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等熬过头几个月便好了,你记着,不管怎样没胃口,都得逼着自己吃些东西下去,否则不论是对自己还是腹中胎儿都不好。”

  刘氏柔柔一笑道:“谢娘娘关心,之前金姑也是这样说的呢,还说孩子若在娘胎里时便挨饿,那生下来后也会挨饿呢。”

  温如言失笑道:“哪有这回事,你这孩子一生下来不是阿哥便是格格,何曾听说过阿哥格格挨饭的事。金姑那是哄着你多吃些东西呢,对了本宫这次来带了几枝白参来。”随着她的话,宫人捧着锦盒走了上来,打开后只见每一个锦盒当中都摆着粗如儿臂的野生白参,“本宫知道谦贵人宫里不缺这些,不过这是本宫的一点心意,你可一定要收下。另外……”她幽幽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一直站着的温如倾道:“关于飘香的事,本宫甚是过意不去。”

  在其话音落下后,温如倾绞着手指紧张地道:“刘姐姐,飘香在玉观音上抹麝香的事,我虽然不清楚,但她始终是我身边的宫人,是我没有管束好宫人,才让她做出这种泯灭天良的事来,一切都是我不好,请刘姐姐恕罪!”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