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三十二章 画

  凌若能够感觉到胤禛内心的沉重,一个刘氏不足以让胤禛时刻记在心中,但一个身怀龙胎的刘氏却足以影响胤禛的喜怒哀乐,子嗣……对于皇家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尤其是在弘晟死后。

  而她明明知道个中缘由,却什么都不能说,这种感觉实在难受得紧。她忍着眼底的酸涩,安慰道:“皇上杀的都是贪官污吏,大奸大恶之人,百姓闻得死讯皆额手称快,又岂会有罪孽二字。若刘氏的孩子真生不下来,只能说他与皇上无缘为父子,与皇上无关。”

  “朕也常拿这话安慰自己,可是,若儿……”他定定地看着凌若,飞舞的落叶难掩其眼中的悲伤,“若真是这样,为何朕活在世上的只有三个阿哥。”

  凌若知道他现在心中就是一个死结,只有设法解开,才可以令他展言,当下稍一思索道:“皇上岂不闻宋时的仁宗皇帝,他是宋朝太祖太宗之后难得的贤帝,可是他驾崩的时候却连一个嫡亲儿子都没有,只能将皇位传给宗族的儿子。所以说,上天有意,但上天之意却未必公平。”她顿一顿又道:“臣妾会在佛前替谦贵人腹中的龙胎祈祷,盼她可以平安生下。”

  胤禛沉沉点头,说了这么许多心情倒是好一些,起身走到院中,看叶落风起,叹然道:“世事无常,朕虽为一国之君,却也无法将之掌握在其中,不过幸好……”他转身,朝扶门而立的凌若伸出手,“幸好有你一直在朕身边。”

  胤禛向来是不擅长柔情蜜语的,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弥足珍贵。凌若跨过门槛一步接一步走到胤禛身前,执手与他相握,一字一句道:“只要皇上一日不厌弃臣妾,臣妾就一日陪在皇上身边,永不离弃。”

  胤禛收手将她揽在怀中,下巴蹭着凌若柔顺的乌发。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哪怕是身在皇家亦不能免俗,所以,他看着心爱的女人嫁给自己兄弟;所以,他看着儿子一个接一个离自己而去;所以,他看着乌雅氏的生命渐渐流逝。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那么多年来,他在意的女人可以在历尽沧桑后一直陪在身边。

  在静默了片刻后,胤禛放开手道:“皇额娘身子不好,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她,哪怕是最后刘氏的孩子没保住也绝对不可以说,知道吗?”乌雅氏已是油尽灯枯之人,全凭一个念头在支撑,若这个念头没了,离死也就不远了。

  凌若同样明白这个道理,是以答应道:“皇上放心,臣妾一定严令后宫,不许在太后面前提起。”歇一歇转而问道:“皇上一上午都没处li朝事,可要回养心殿?”

  胤禛抚一抚身后的辫子摇头道:“不了,朕此刻静不下心来处li朝事,你再陪朕一会儿。”

  “是。”凌若没有说过多的话,只是静静陪在胤禛身边看樱花树下满地落叶,不知过多久,他们身后突然传来弘历的声音。

  回过神,只能宛然已如大人一般的弘历正规规矩矩地跟两人请安,待起身后,他稍一歪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直至凌若问起,方才有些犹豫又期许地道:“皇阿玛这样与额娘站在半绿半黄的樱花树下真是好看,且还满地金黄。”

  满地金黄?胤禛一时不明白,待及低头之后方才会意过来,敢情弘历说的是落叶,因为宫人未及扫去的缘故,地上铺满了昨夜被风吹落的树叶,黄灿灿的,远远望去,就如金子一般。

  弘历大着胆子道:“皇阿玛,儿臣最近画技有所进步,不如让儿臣帮您与额娘画一幅?”

  “哦?”胤禛对他这个提议倒是没反对,不过口中却道:“你的画技朕前些日子见过,就算进步了,想来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朕找宫里那些专门的画师画不是更好?为什么要找你画呢,万一你将朕与你额娘画得惨不忍睹,岂非毁了朕一世英明。”

  弘历一听顿时垮了脸,但仍不愿放弃,游说道:“请皇阿玛相信儿臣,儿臣真的进步了许多,连教画的师傅都夸赞儿臣。”

  凌若见状,心有不忍,劝道:“皇上,不如就让弘历试一试吧,若真的不好,撕掉就是了。”

  胤禛朝她使了个眼色,转而对弘历道:“你给朕一个理由,为何要让你画。”

  理由,弘历飞快地转着眼珠子,想了许久,终于让他想出一个极好的理由来,忙道:“因为儿臣是皇阿玛与额娘的儿子,以儿子之心来画画,这份孺沫之情是任何高明的画师都画不出来的。”

  胤禛薄唇微弯,颔首道:“这个理由尚算不错,好吧,就让你画一幅。”

  有了胤禛的应允,一切自然没有任何,杨海等人帮忙着将弘历的画板抬出来,在胤禛携凌若一道坐下后,弘历仔细地画了许来。

  这幅画他画得极仔细,而胤禛也出奇的耐心,完全没有凌若之前担心的不耐烦。

  樱花树下,两人并肩而坐,地上尽是黄灿灿的落叶,流金明澈的秋阳漫天漫地的撒下来,令所有一切皆似镀上了金色一般,同样,也令所有一切美得惊心动魄。

  弘历想要将这一切美好都抓捕尽画中,所以他全身心都投了进去,浑不觉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待其画好时,已是近黄昏时分,水秀几人等得百般无聊,好不容易见他停下笔,皆好奇地凑了过去,待看到画时,皆惊叹不已,直说画得好传神。

  胤禛接过画后亦是一阵点头,不论铺色与结构,弘历这一次都掌握得极好,而最重要的是画中的自己与凌若神色自然,没有丝毫做作之色,且有一种脉脉温情在其中。

  “好,画得很好!”这一次胤禛没有吝啬夸奖,令弘历好生高兴,待画干之后更对四喜道:“去,将这画放到朕的养心殿去。”

  此时的胤禛做梦也想不到,这幅画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他生命的全部与念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