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一起死

  “我害得?”温如言一边哭一边笑,“是,是我害的,是我没有阻止你入宫祸害我们们母女,才让你有机会害了涵烟,我该死!”

  听着这样的话,温如倾又笑了起来,捂着脸道:“是,你是该死,涵烟这么久没消息,肯定是已经死了,你既然那么疼女儿,就早些下去陪她,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左右皇上对你已经没什么情份了。”

  “我该死,不过就算要死,我也要先杀了你为涵烟报仇!”话音未落,温如言已是骤然一难,双手左右开弓,狠狠掴打着温如倾,打得她直发瞢,好不容易想起要躲闪时,脸上已经挨了十几下,火烧火燎得疼。

  “温如言,你打我!你敢打我!我要去告诉皇上皇后。”她气得快要发疯了,怎么也想不到温如言反应会这么大,还敢动手打自己,虽然自己只是一个贵人,但也不能任她这般打骂,闹到皇上皇后跟前,温如言绝对讨不得好。

  “我不止要打你,还要打死你!”温如言手上动作不停,又在温如倾脸上扇了好几下,一边打一边哭,“温如倾你丧心病狂,害死了涵烟,今日我若不杀你,就算死了也无脸去见涵烟。”

  “你滚开!”温如倾用尽力气,终于推开了发疯一般的温如言,咆哮道:“我是皇上亲封的贵人,你敢杀我?”

  温如言看着自己打得通红的双手,十指在不停地颤抖,她喃喃道:“我的愚蠢害死了我唯一的女儿,这样的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死……呵!”她骤然抬眼,死死瞪着温如倾,令后者下意识地后退,不敢与之对视,只听温如言一字一句道:“我说过,就算要死,我也要先杀了你为涵烟报仇!”

  温如倾没想到温如言知道涵烟的事情后会疯到这个程度,心中暗暗后悔,站在椅子后面躲避着她,心里不断想着对策,如今与温如言说什么她都是不会听了,唯一的出路便是赶紧让守在外头的宫人进来,拖住温如言,让她不要再发疯。想到这里,温如倾连忙大声喊道:“来人!”

  门刚动了一下,还没有开启,温如言便厉喝道:“谁许你们进来的,没见本宫正与温贵议事吗,哪个若敢擅处闯入,一律处死!”

  外头的人影听到这番话,在犹豫了一下后,没有在继续推门,原本在外头闪烁的人影亦退了开去。这一幕令温如倾害怕不已,迭声叫道:“不许走,进来,都给我进来,这疯女人要杀我啊!”

  温如言冷然道:“没有用的,这里是延禧宫,哪怕本宫再不得宠,都是一宫之主,他们不敢那么大胆的违抗本宫的命令。温如倾,你死心吧,今日没有人能救你!”

  “你这个疯子!”温如倾害怕不已,捧起茶几上的花瓶,用力往温如言砸去,可惜没砸着,被后者侧身避了过去,然后一步步朝其bi近过来。

  温如倾避无可避,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姐姐,我知道自己这一回错得太利害,求你再原谅我一次好不好,以后我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姐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始终是你亲妹妹。”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此话,温如言眼中的疯狂之色越发浓烈,整个人犹如发疯的狮子,尖声道:“你还好意思与我说亲妹妹三个字,你若顾念一点姐妹亲情,就不会百般利用我,更不会送涵烟去死。温如倾,今日不论你说什么花言巧语,我都必杀你!”

  温如倾见这个法子也不奏效,便想开门逃出去,可是温如言识破了她的心思,根本不让她接近,只能在屋里兜着圈子。几番追逐下来,温如倾已是大汗淋漓,体力大为透支,哀求道:“姐姐,只要你饶过我一切都好说,你我都是父亲的女儿,难道你真要手足相残吗?”

  温如言同样不好受,但意志逼着她咬牙撑下去,“父亲,呵,他从来只视我为可以利用的工具,当发现我不能将好处带给温家时,便如敝屣一样随意扔弃,根本没有一点父女亲情,从今日起,我与温家恩断义绝,至于你,我必杀无疑!”

  温如倾快要疯了,在被bi到角落里时,看着一步步接近的温如言,惶恐地大叫道:“你……你不要bi我!”

  温如言什么也没有说,因为她已经说得足够多了,温家虽然给了她生命,但那家人唯利是图,根本不念任何亲情,是她愚蠢,竟然相信温如倾与其他温家人不同,从而给涵烟带来灾难。今日,拼却这条命不要,她也要给涵烟报仇,亲手消灭自己引来的祸患。

  她上前,一把攥住温如倾的头发,就像温如倾之前抓彩燕一样,温如倾做梦也想不到现世报会来得如此之快。而温如言就跟发狂一样,攥着她的头用力撞后面坚硬的墙壁,眼里充满了无尽的恨意,像要把头皮从那上面扯下来一般,痛得温如倾大叫不止。很快,有殷红的鲜血自发间流了下来,从眼睛一直流到下巴。

  感觉到眼前被自己的血染成一片红色,温如倾害怕得哭了出来,她从没想到温如言疯起来会变得这么可怕,简直跟野兽一样,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被打死的。不行,她不要死,她才只是一个贵人,连一宫娘娘都不是,更不要说是皇妃乃至皇贵妃,怎可以就这样死去。

  想到此处,温如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将温如言推开,顾不得头发被攥下来的疼痛发足往门奔去,可是她还没奔了几步,便被温如言抓住了衣裳,她吓得使劲挣扎,两边同时用衣,衣裳受不住力,生生被撕裂了下来,露出里面月白色的中衣。

  温如倾感觉身子一轻,赶紧往前跑,然下一刻却觉得脚上一沉,迈不开步,然身子却无法停下,收势不住往前摔倒。疼痛中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温如言正趴在里面扯着她的脚,脸上露出狰狞渗人的笑意,“温如倾,今日你逃不走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