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七十二章 红麝串

  何太医悚然一惊,抬头直视着刘氏,随即觉得这样不好,赶紧垂下目光,但心中泛起的惊涛骇浪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见何太医迟迟不说话,刘氏凝然道:“怎么了,何太医不愿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吗?”

  何太医回过神来,回道:“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贵人让微臣这样做,万一皇上问起,微臣该怎么回答?”

  “脉案怎么记载,何太医自然就怎么回答,这有什么好为难的。”刘氏弹着指甲,不以为然地说着。

  “可这样一来,岂非……欺君?”何太医咽着唾沫有些艰难的说出那两个字来。

  刘氏早料到他会有这么一说,蕴了一丝笑意道:“你不说我不说,皇上又怎么会知道呢,总不成何太医自己巴巴着说了吧。再说了,在这样的脉像下,何太医还能保得我平安产下龙子,足见医术高明,到时皇上一定会重重奖赏于你,自柳华死后,其中一个副院正的位置好像一直空着,何太医难道不想坐上去吗?”

  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她相信,何太医一定会心动的。

  何太医还是有些犹豫,这种事毕竟有风险,万一被发现,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医身份便会不保。可若不答应,看谦贵人这个样子,只怕不会善罢干休。再加上副院正的位置……若说没有任何想法,无疑是骗人的。

  刘氏走到何太医身边,将他放在一边的茶盏亲自递到他手上,笑意深深地道:“如何,何太医想清楚了吗?”

  何太医赶紧站起来,思索良久,终是狠狠点了下头“微臣……听谦贵人的吩咐就是了。”

  听到他的话,刘氏连最后一丝心也放了下来,笑意深深地道:“很好。”

  有了何太医的配合,事情自然进行的很顺利,从第二日开始,刘氏的脉案便有了细微的改变,从安稳到略有异样再到不稳;而舒穆禄氏自那一日后,也常出入长明轩,陪着刘氏一道说说笑笑。

  至于坤宁宫那头,小宁子在依着那拉氏的话派人出宫送信给英格后,因为是京里的事,所以查起来特别快,不出两日便有了消息,不过这个消息却是令那拉氏颇为意外,据英格派人查知的消息,靳明泽的母亲与弟弟还在原来的地方,并没有不见踪影;若非要说什么异常,就是他弟弟不再给人看病,改而开了一间小茶坊。至于瓜尔佳氏一族为何会合力举荐他为太医,依然是一个未知之迷,需要继续追查。

  看样子,周明华真不是靳明泽的弟弟,可惜啊,失去了一个对付钮祜禄氏的好机会。

  正当那拉氏觉得有些可惜之时,小宁子道:“主子,奴才还有另一件事回禀。”见那拉氏示意他说下去,凑到那拉氏耳边小声道:“奴才今日瞅着空去太医打听了一下,听说谦贵人的脉像再次出现不稳,何太医用了许多法子都不见效,正头疼着呢。之所以眼下宫里还没有什么风声,是因为长明轩那边一直压着不让传出去。”

  那拉氏目光一闪,抬手自旁边的素彩灯笼瓶中取过一枝腊梅放在鼻下轻轻嗅着,花香似腊,扑鼻而来,“那你可曾猜到刘氏为何会突然脉象不稳。”

  小宁子看着那拉氏,试探道:“可是与慧贵人有关?”

  那拉氏闭上道:“长明轩虽然一直压着,但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终归是传了一些到本宫耳中,而昨日舒穆禄氏来给本宫请安的时候,本宫也曾问过她,你猜她是用什么法子让刘氏中招?”

  能够影响孕妇的无非是红花与麝香这两种最常见的东西,红花需服食才可起效,眼下凡入刘氏口中的东西,都仔细检查,显然舒穆禄氏没有那么能力将红花下在其中,那么剩下的只有麝香了。

  想到这里,小宁子小心地问道:“慧贵人可是用了麝香?”

  “她是用了,不过你绝想不到她是怎么用的,连本宫也差点被她瞒过了。”听到那拉氏这么说,小宁子顿时起了好奇心,他可还是第一次听到那拉氏这般夸人,当下涎着脸道:“主子,能否说给奴才听听,也让奴才长长见识。”

  那拉氏本就不准备瞒他,微一点头道:“她竟然将红麝香串涂了颜色,冒充沉香木串,然后堂而皇之的戴在手腕上。”见小宁子一脸不解,她解释道:“所谓红麝串,就是将麝香与其他配料混在一起做成念珠儿戴在手腕上,看着与珊瑚相同,不过珊瑚无香,它却有异香,所以很容易区别开来,也正因为如此,宫里虽有不少人晓得,却一直没人敢用。”

  小宁子惊讶地道:“那慧贵人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她在配料中添加了沉香本宫曾闻过,若非仔细去闻,很难发现掩藏在沉香底下的那丝麝香,再加上她又故意做成了沉香木的颜色,足以瞒天过海。能想到这个法子,可是连本宫都意外得很。”

  惊讶过后,小宁子道:“总算慧贵人还知道听主子的话,没有继续阴奉阳违。”

  那拉氏瞥了他一眼,漫然道:“你只想到这些吗?”

  小宁子听出她话中的不满,连忙垂头道:“恕奴才愚笨,不明白主子的意思。”

  那拉氏将腊梅递给他道:“闻闻,然后告诉本宫这是什么品种?”

  小宁子不明白她的意思,依言接过,仔细嗅了一口赔笑道:“回主子的话,此腊梅香味远较一般的浓郁,且色泽纯黄,若奴才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腊梅中最名贵的素心蜡梅。”

  那拉氏轻嗯了一声道:“倒还有几分见识,不过在舒穆禄氏一事上,怎么就这样短视了呢。她听本宫话不假,但是能独自想出这么巧妙的法子,足见其心思与手段不简单,可比那个事事需要本宫提点的温如倾高明多了。这一点,可是连本宫也看走眼了,原本只道她是个性子软弱是个没什么心气的。若由着她成长起来,怕是不会甘愿受本宫控制,甚至会反咬一口。”

  会咬人的狗,从来都不会乱叫;像温如倾这样的,顶多只能算一只疯狗,咬人之余,将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