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两相争斗

  舒穆禄氏淡淡一笑,走到炭盆旁边道:“你们觉得谦贵人如何,她好吗?”

  如柳与雨姗对视了一眼,道:“奴婢觉着谦贵人对主子未必是实心实意,但总算还过得去,要不然她也不会说将其中一个孩子送给主子抚养。”

  舒穆禄氏接过木柄的火钳子轻轻拨弄着烧是通红的银炭,在一声轻微的爆炭声中,她道:“如柳,你会舍得将自己的孩子送人吗?”

  “这个……”如柳思索片刻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舍得吧,奴婢还记得奴婢入宫的前一天,娘亲一直在哭,说是舍不得奴婢。”

  舒穆禄氏仰头看着顶上的彩画徐徐道:“是啊,你都那么大了,你娘亲还舍不得,可谦贵人却舍得将刚出生的孩子送给我抚养,连孩子都可以拿来做交易的人,你说可以相信吗?皇后固然不是什么好人,刘润玉同样不是。”

  雨姗听得云里雾里,茫然地道:“谦贵人什么时候拿孩子来交易了,她只是说把孩子……”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刘润玉做这些,皆是为了从我嘴里套出身后那人的名字,而一旦我说出皇后的名字,就意味着与皇后彻底撕破脸,到时候,我在后宫中无依无靠,连子嗣也没有,就只能靠她刘润玉。”舒穆禄氏的脸色随着这些越来越难看,“而皇后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到时候,我只有死路一条。”

  说到这里,她忽地冷笑起来,“刘润玉为了利用我,连孩子都拿出来了,真是够狠的,刚才差一点我就要被她说动了。”若非她想明白了那一点,一切已成定局,她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如柳听明白了事情后,愤愤不平地说着,“想不到谦贵人是这样的人,亏得主子没信她,否则被她害了都不知道。其实主子都这样帮她了,她还有什么好不明白,非要闹得主子与皇后翻脸才高兴。”

  “正是为了不让她太过高兴,我才故意说是熹妃,就算她心里有怀疑,料来也不敢与熹妃去当面对质。”说到此处,她目光一冷道:“皇后是虎,刘氏是狼,我既不能助虎驱狼,也不能助狼驱虎,唯有让他们两相争斗,才是最好的结果。”

  雨姗抱着手臂胆战心惊地道:“这宫里头真是可怕,若非主子说与奴婢听,奴婢都不知道谦贵人有这么许多的心思。”

  舒穆禄氏眼眸微眯,映着炭火的红光,慢慢道:“她怎样都好,总之大家既是一道入的宫,我就绝不会输给她。她要与我耍心眼,我就与她耍个够。”

  如柳想了一会儿道:“其实谦贵人那边尚不用担心,始终她气候未成,奴婢就怕像之前主子说的那样,皇后会等的不耐烦,毕竟谦贵人的肚子越来越大,还有三个多月便要生产了。”

  想到这个,舒穆禄氏亦是一阵头疼,将火钳子搁在一旁道:“这事儿我知道,但是皇后不提,咱们就继续装聋作哑吧,实在不行便让谦贵人帮着一道演场戏,相信她不会愿意的。”

  虽然听舒穆禄氏这般说,但如柳还是难掩忧意,“皇后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只怕没那么好打发。”

  “我知道,你们先下去吧。”在打发了如柳二人下去后,舒穆禄氏自袖中取出一片干燥的褐色叶子,当目光落在那片不起眼的叶子上时,变得复杂而犹豫。许久,轻叹一声,终是将这片叶子再次悄无声息地放回到袖中。

  彼时,凌若正坐在屋中看书,水秀与杨海静静站在她身后,因为屋中生了两个炭盆,极是温暖,丝毫感觉不到外头的冷意。

  这样的静谧,因为小郑子的进来而被打破,只见他打了千儿道:“主子,谦贵人在外头求见。”

  “谦贵人?”凌若诧异地抬起头来,自从她上次拒绝了刘氏的示好后,便不曾来过承乾宫,怎的今日又过来了,而且她听胤禛说刘氏的胎儿一直有些不太稳当,按理这样的天气,她应该在长明轩中静养才是,怎的过来了。

  这般想着,她放下手里的书道:“请她进来吧。”

  “嗻!”小郑子退下片刻后,门再次打开,一身寒气的刘氏走了进来,不待她行礼,凌若已是道:“别多礼了快坐下吧,水秀,你将炭盆往谦贵人那头搬一般,让她暖暖身子,然后再去小厨房看看燕窝炖好了没有,若是好了便给谦贵人端来。”

  刘氏受宠若惊地道:“娘娘这样客气,让臣妾怎生好意思。”

  凌若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现在可是两个人,本宫待你好是应该的。”

  刘氏谢过后,道:“娘娘,怎么不见四阿哥在屋中陪您?”

  “他去裕嫔那里,与五阿哥一道练习射箭,再说了,他要是在这里,本宫头疼都来不及,哪里还能这样清静的看书。”

  刘氏抿嘴一笑道:“瞧娘娘说的,宫里头谁不知四阿哥最懂事,读书也好,骑射也好,样样都是最拔尖的,哪里会让娘娘头疼。”

  这样的笑语焉然,仿佛从不曾有芥蒂,然凌若清楚,刘氏这样突然过来,肯定有其余目的,只是刘氏不提,她自然也不会问。

  在说了一阵无关紧要的闲话后,刘氏终于忍不住话锋一转,道:“其实臣妾今日来,还有一事要与娘娘说。”

  “有什么话,谦贵人尽管说就是了。”说话间,水秀端了刚炖好的燕窝上来,只见晶莹的燕窝上浇着上等的蜜,散发出香甜诱人的气息。

  “娘娘可曾听说过红麝串?”在问出这句话时,刘氏的目光一直紧紧落在凌若脸上,想要从中瞧出些许端倪。

  凌若眉头微皱,红麝串她倒是听闻过,但是不明白刘氏为什么要提起,稍稍一思,凝声道:“谦贵人无故问起这个做什么,你可是在哪里见过?”

  刚才这么会儿功夫,除了看到其眉头皱了一下之外,并不曾发现其他,令刘氏一时无法判定,只能陪笑道:“没有,臣妾只是偶尔听闻,觉得好奇,所以随口问问。”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