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八十九章 进言

  “好玩?他又不是七八岁的孩童,分不清好坏。”一说到这个,胤禛便满肚子都是气,他的亲生儿子跑去学与自己斗一辈子,且三番四次欲加害自己的仇人,换了任何一个人怕是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他还是帝王。

  “再说,允禩那些手段,明摆着就是拢络人心,拿着底下那些人给他搜刮来的银子四处撒钱,挣来一个所谓的八贤王美誉,实际上根本就是沽名钓誉,欺世盗名!”胤禛的话尖酸刻薄。

  凌若知道,他只有在极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而允禩,总是每次都可以挑起胤禛心底里最深的那丝火,让他近乎失去理智。

  那厢,胤禛仍在苛声道:“他若真有本事,皇阿玛早就将皇位传给他了,皇阿玛就是看穿了他的本质,知道江山交到他手里有百害而无一利,这才将将皇位传给朕了,他知道朕一定会竭尽心力去守护大清江山。”

  凌若点头道:“臣妾知道,而且这些年来臣妾也亲眼看到了,皇上为大清付出了所有,每一日都不眠不休地批改着成堆的折子,也正因为如此,皇上的身子不再像以前那个康健。”

  “这点事,朕打熬得住!”胤禛回了一句,转而又生气地道:“朕只是没想到朕的亲生儿子居然去学允禩这个伪君子,简直就是想气死朕,更可气的是,朕说他,他居然还敢顶嘴,说朕对允禩有偏见!”胤禛越说越生气,忍不住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

  凌若有些无奈地看着胤禛,待他气消一些后方才劝道:“皇上,弘时只是一时盲从罢了,等以后他自然会醒悟过来,您莫要与他一般见识了,二阿哥始终还年轻,阅历更是不够吩咐,还有许多要教要学的地方。”

  胤禛气极之下,脱口道:“朕就怕他一条道走到黑,死了都不知道回头。”

  凌若赶紧劝道:“不会的,只要多与他说说,二阿哥一定会改变心意的。”

  胤禛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一直到他离开,心情都显得不是很好,凌若知道,那么多兄弟中,胤禛最恨的人莫过于允禩,几番想置他于死地,只是一直没寻到合适的机会罢了,所以只能让他暂时赋闲在家。

  而弘时,也真是不够懂事的,居然连这样也看不清,还敢与允禩接近,甚至去学他的言行举止,怪不得将胤禛气成这样。

  那拉氏一直对弘时寄予厚望,所以打小对他严加管束,为了消除弘时对她的误会,更不惜上演苦肉计;若让她知道胤禛此刻对弘时的不满,只怕要担心的夜不安枕了。

  随着这些念头转过心头,凌若嘴角抿一丝冷凛的弧度,唤过杨海抬一抬下巴道:“设法把皇上刚才的话传到皇后耳中。”

  杨海待要答应,忽有些为难地道:“主子,若是单独传到皇后耳中,只怕会引起她的怀疑,从而找主子麻烦;所以依奴才愚见,不如传去其他地方,然后再转到皇后耳中,这样更隐蔽一些。”

  凌若吹着指间的珍珠漫然道:“无妨,本宫与她早成水火,还怕她怀疑吗?再说刘氏腹中孩子未除,眼下又多了这么一档子事在,她自顾不暇,又哪有空来找本宫的麻烦。”

  待杨海下去后,凌若又命水秀去内务府将那里的正副总管都找来,商量移往圆明园过年一事;内务府掌着宫里所有用度出入,阖宫移往圆明园这么大的事,涉及到了精力与金钱是庞大而巨量的,而内务府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又是至关重要的,自然得找他们商量才行。

  且说迎春回了坤宁宫后,那拉氏正靠在榻上闭目养神,凤嘴衔下的红翡滴珠贴在她敷了脂粉的额上,榻边的小几上摆着新摘来的素心蜡梅,那拉氏不甚喜花,却对这素心蜡梅情有独钟,每日都命人折来放在瓶中。而素心蜡梅又是极为名贵的品种,不易种活,即使宫里也只种活了少少几株,为了保证那拉氏这边在花期过去之前,每日都有新枝送来,不许别人随意攀折。

  迎春悄声走进去,还未说话,那拉氏已然闭了眼道:“她喝完了吗?”

  迎春赶紧屈一屈膝道:“回主子的话,奴婢看着慧贵人将整碗药喝尽,没有剩下。”

  那拉氏缓缓睁开眼来,见她伸手,迎春赶紧会意地上前扶着她坐起一些,那拉氏抚一抚额道:“入冬以后,本宫总觉得夜间睡不好,到了日间又觉得精神不济。”

  迎春小声道:“想是这段时间烦心事多了些,所以主子才睡不好觉,其实主可以让太医开几副安神的药,如此也好有助睡眠。”

  那拉氏眸中冷光微现,“烦心事不除,就是喝再多的安神药也于事无补。”

  迎春接过宫人奉上的热茶递给那拉氏,小心地道:“主子可是为了谦贵人一事烦心?”

  那拉氏有些心烦地道:“舒穆禄氏出入长明轩也有些日子了,可刘氏除了脉像不稳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症状。按理来说,闻了这么久的红麝串,不应该只这样,不知舒穆禄氏怎么在做事的。”

  迎春瞅着她的神色道:“主子,奴婢听闻孩子越大越不容易小产,谦贵人眼下胎儿已经有六个多月了,也许麝香对其已经没太大用处了,所以才一直没见动静。”

  “哼,没用的东西。”那拉氏神色越发不悦,斥道:“再拖下去,刘氏的孩子就算打下来也可以活命了。”

  迎春心思一动,想起刚才三福与自己说的事来,也许,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这般想着,她斟酌着词句道:“主子,奴婢以前还在家中的时候,曾见到同村的一个妇人养活了七月早产的孩子;照这样看来,谦贵人那头……”

  “好了!”那拉氏扫了她一眼道:“嫌本宫还不够烦吗?”

  迎春连忙跪下惶恐地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想替主子分忧而已。”

  “替本宫分忧?”那拉氏重复了一句,低头盯着迎春的头顶道:“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分忧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