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零二十章 第一

  “四哥,不要输啊!”弘昼紧张地双手捏拳,虽然弘历明显落后于弘时,但不到最后一刻,他还是不想看到弘历输。

  弘时的手几乎要触到彩球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脚下忽地传来一阵异样,还没等他明显过来,人便不受控制地往前摔去,结结实实摔在冰面上,而彩球便擦着他手指而过。

  看到他摔得比自己更难受,兆惠发出一声难听如夜袅的笑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现世报还得真痛快。随后目光落在弘历身上,暗自道:四阿哥,我与阿桂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能不能得第一就看你自己了。

  弘时的突然倒地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拉氏更是有些失态地站起身来,紧张地注视着下面。

  至于冰湖上,在弘时倒地后,弘昌怔忡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滑前去摘那只彩球,却在手将在碰到时,想起了来此之前阿玛对自己的叮嘱,赶紧收回手然后去扶弘时,“二阿哥赶紧起来,彩球……”后面的话倏然停住,因为他看到弘时越过自己,快速摘走挂在上面的彩球。

  弘时也看到了,脸色铁青难看,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一拳打在厚厚的冰层上,临到手的第一被人抢走,且还是他最痛恨的那个人,那份怒气可想而知。

  仿佛是故意与弘时做过,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愤然回头,只见一个粗壮的少年正在那里笑得前俯后仰。

  “该死了!”弘时正一肚子邪火没处撒,怒骂一声,就要走过去奏他,弘昌赶紧拉住道:“二阿哥,事情已经这样了,您还是冷静一些得好,皇上还看着呢!”

  听得皇上两个字,弘时一个激灵,赶紧止住冲动与怒意,只用痛恨的目光盯着阿桂,而后者对此完全不在意,依旧在那里咧嘴大笑不止。

  这场比试比上午更具戏剧性,连弘历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得到了第一,然彩球却是真真切切握在手中。

  守在彩球旁的太监定一定神后,扯着嗓子尖声道:“比试结束,第一名为――四阿哥!”

  四阿哥……四阿哥……

  这三个字在空旷的冰湖上面不断地回响着,上下天光里,苏培盛与四喜一道跪下,满面喜色地道:“恭喜皇上与熹妃娘娘,四阿哥得了这场比试的第一名!”

  在他们之后,不论上下天光的宫人,还是守在外头的宫人皆跪了下来,齐声道:“恭喜皇上与熹妃娘娘!恭喜四阿哥!”

  胤禛已经由惊转为喜,拉着凌若起身高兴地道:“好!所有人都赏银十两!”

  “谢皇上赏赐!”有了银子,宫人的声音自然更加高昂,而这也让弘时的脸色更加难看,两只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眼见形势急转直下,第一落在弘历手上,那拉氏既恨又怒,不过以她的城府,死死将这些压在内心深处,露在面上的是无尽欢喜之色,朝胤禛欠身道:“恭喜皇上,四阿哥英勇饶武,成为这场冰嬉比试的第一名,熹妃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虽还年少,却已经胜过兄长。”

  凌若闻言,忙屈膝谦声道:“娘娘谬赞了,其实弘历这次能赢,不过是靠了运气,真正的第一该是二阿哥的才是,只可惜……”

  那拉氏微笑着打断她的话,“输便是输,赢便是赢,没什么好可惜的,再说弘时也好,四阿哥也好,都是皇上的儿子,哪个赢皆是一个的。”

  “皇后说得有理,他们都是朕的儿子!”看着手捧彩球的弘历,胤禛眼中满满皆是骄傲,转身下楼,凌若等人匆匆跟上。

  胤禛大步来到弘历跟前,将手上的玉扳指摘下,套在弘历拇指上,神色郑重地道:“你赢了比试,这只玉扳指自此以后便属于爱新觉罗??弘历。”

  看着指上的玉扳指,弘历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单膝跪下,大声道:“儿臣多谢皇阿玛赏赐!”

  “起来!”胤禛亲手扶起弘历,待弘历起身后,那些还停留在冰面的宗室子弟忽地跪下去,大声道:“恭喜皇上,恭喜四阿哥!”

  有了他们这个前例,凌若等后妃,还有简楼里的王公命妇尽皆跪伏下去,同样道:“恭喜皇上,恭喜四阿哥!”

  弘时在万般不情愿中被弘昌拉着一道跪了下去,牙齿紧紧咬着,恨得几乎要呕出血来。本来得到皇阿玛赏赐,还有受到恭贺的人都应该是他!是他!

  是弘历那个臭小子投机取巧,夺走了属于他的荣誉,今日所受的耻辱,他一定会想办法报还在弘历身上。

  他发誓!

  在胤禛等人回万方和安后,弘历没有随之进去,而是转身走到一直站在冰上的兆惠与阿桂面前,郑重其事地一揖,“多谢二位襄助之情。”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们助你?”阿桂脱口而出的话,换来兆惠一个瞪眼,“你承认的那么快做什么。”

  虽然是别人施计在前,但这样的事终归不太光彩,传扬出去对他们并无好处,且若是被弘时抓到痛处在胤禛面前告一状,纵是以他们的身份也会吃亏的。

  阿桂却没想那么多,挺着胸脯道:“承认又怎么样,本来就是事实。”

  兆惠被他头脑简单想法快给气死了,尤其想起阿桂之前还在弘时摔倒的时候嘲笑了半天,哆嗦半天挥手道:“罢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总之别扯上我。”

  “谁愿意扯你!”阿桂撇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说来也怪,他们两人常有往来,可他们二人却仿佛天生的冤家,见了面总是免不了冷嘲热讽,挟枪带棒,可若真有什么事,又会枪口一致对外。

  看着他们两个斗嘴的样子,弘历莞尔一笑道:“总之这件事真的很谢谢二位,否则,我也不能赢得这个第一。”

  阿桂嗡声道:“四阿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虽然兆惠觉得阿桂没头脑,但这个问题他同样也好奇,盯着弘历想要看他怎么回答,毕竟刚才他们这些动作,滑在前面的弘历是不可能看见的,更不要说冰珠这么隐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