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怀璧其罪

  弘时紧紧攥着双手,努力压下不甘与愤怒,低头道:“儿臣谨遵皇额娘教诲,不敢有忘。”

  他的话令那拉氏浮起一丝温和浅笑,“乖了,皇额娘没有白疼你。”说罢,目光在狼籍不堪的地上一转道:“让人把地上的东西收了吧,告诉那些宫人,不要去外头胡说,谁敢乱言就割了谁的舌头。”

  待弘时一一答应后,那拉氏起身道:“好了,本宫先回去了,你累了一天也早些歇着吧,明儿个一早记得去给你皇阿玛请安。”

  弘时闻言忙道:“天色已晚,皇额娘不如在儿臣这里用过晚膳再回去。”

  “不必了,本宫来时已经让他们备晚膳了,再说本宫留在这里,你用得也不尽兴。”见弘时要说话,那拉氏替其整一整石青色的领子道:“皇额娘知道你有孝心,记着,在这个世上,只有皇额娘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看到她眼中的慈爱,弘时动容地道:“儿臣一直都知道,也一直都未忘过。”

  一直都未忘过吗?那拉氏对此置之一笑,她永远不会忘记弘时在知道索绰罗佳陌的死因时,是怎么对她的;更不会忘记自己手臂上那些丑陋的伤疤是怎么来的;若非实在没有更好的棋子,她恨不能立刻杀了弘时这个蠢货。

  可惜她不能,所以她依然还要扮演着慈母的角色,哪怕她早已扮演的恶心不已!

  在回方壶胜境的路上,那拉氏呵了一口气道:“本宫记得,刘氏的孩子已经有七个月了吧?她的脉案怎么样了?”

  小宁子小声道:“回主子的话,奴才偷看过谦贵人的脉案,极为不好,另外奴才留意到今日谦贵人的气色,虽然施了脂粉,但还是不佳,说话更是中气不足。依奴才猜测,谦贵人的孩子,应该熬不到八个月。”

  “这一点本宫也瞧见了。”那拉氏紧一紧身上银红色的大氅以抵制夜间的寒意,口中喃喃道:“八月的孩子,就算小产,怕也是能活了。”

  “奴才这段时间又加重了水里的红花份量,她一定熬不到八个月。”小宁子信誓旦旦地说着。

  “希望如此吧,此事一日不解决,本宫就一日不能心安。再加上今日弘时的事,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宫悉心教导了他二十来年,就是教一条狗,也知道长进了,偏他还是任性妄为,不思后果。”这个时候,一丝倦意自那拉氏精致无瑕的妆容下透了出来。

  在扶着那拉氏走过一群跪地请安的宫人后,小宁子道:“主子莫怪二阿哥了,今日之事就是奴才瞧着也生气,这个第一还有玉扳指本该是属于二阿哥的,被四阿哥生生夺去不说,皇上还处处偏坦四阿哥。”

  “皇上一向看重万方和安那位,你又不是不知道,再加上四阿哥擅会讨皇上欢心,自然是越发偏心了,偏生弘时还不知进退,真是想气死本宫。”说到后头,那拉氏忍不住怒从中来,若当年养在膝下的人是弘历,她何需如此费心劳神。

  小宁子转着眼珠子道:“主子,其实奴才倒觉得四阿哥得了这场第一,未必是好事。”

  那拉氏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此话怎讲?”

  “主子您想,那只玉扳指乃是皇上随身多年之物,不同寻常,几乎可说是皇上的信物;廉亲王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不敢争抢第一,偏偏却被四阿哥得到了,您说这意味着什么?”

  那拉氏是何等样人,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小宁子深藏在话中的意思,伴着花盆底鞋踩在青石地上的声音缓缓道:“你是说四阿哥得了不该属于他的东西?”

  小宁子的目光在夜色中狡诈如狐,“主子英明,四阿哥虽说得皇上宠爱,可是他既非长子也非嫡子,按资排辈,怎么也轮不到他被立为太子,可偏偏他得到这个信物了。奴才听说过一句话,叫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那拉氏微微点头道:“不错,只要擅加利用,这只玉扳指就会变成催命符!嗯,小宁子,看不出你还有这脑筋。”

  小宁子低低笑着道:“奴才承主子器重,此生别无所求,只求能替主子分忧解烦。”

  那拉氏对他的回答颇为满yi,颔首道:“倒是个知晓事情的,没枉费本宫这么疼你。明儿个出园子去替本宫传英格进园,本宫有事吩咐他去办。”

  如此走了一阵子,在快到方壶胜境的时候,小宁子有些迟疑地道:“主子,今日在上下天光,奴才还发现一件可疑的事。”

  “是什么?”那拉氏不在意地问道。

  “奴才也说不准,可奴才总觉得皇上身边的喜公公,与熹妃那个叫莫儿的宫女眉来眼去,有些不太对劲。”

  那拉氏脸上的随意慢慢消失,带了一丝凝重道:“你怀疑四喜与莫儿有私情?”

  小宁子犹豫了一下道:“奴才不敢肯定,但当中应该有些问题。”

  那拉氏思索片刻,吩咐道:“既是有所怀疑,那就让人盯着些,若真可以证明他们两人有私情,本宫倒想看看熹妃在皇上面前如何自圆其说。”

  这一切,凌若并不知晓,她得了苏培盛的传话,领着弘历来到镂云开月馆,进了里头,允祥也在,弘历在向胤禛行了一礼后,朝允祥高兴地唤了声十三叔。

  允祥轻笑道:“四阿哥今日可真是给皇上长脸,不像我那两个,连第一关都未过,差之远矣。”

  凌若闻言赦然道:“他今日已经够得意了,怡亲王你再这样夸他,尾巴非得翘到天上去不可。”

  弘历被她说得脸上一红,忙辩解道:“额娘胡说,儿臣才没有呢!”

  允祥起身拍着弘历的肩膀道:“不管怎样,今日你是第一,你皇阿玛、额娘还有十三叔,都以你为骄傲。”说罢,他叹然笑道:“十三叔印象里,你一直都还是个孩子,可今日见了,才发现已经长大,是个男子汉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胤禛接过道:“是啊,一个个都长大了,而朕与你也渐渐老去了。”

  凌若走到他身边,嫣然笑道:“皇上少说了一个,还有臣妾呢。”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