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藏红草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何太医仔细捻着那些与红花一般无二的东西,之后更是放到嘴里咀嚼,片刻后将嚼烂的东西吐在随身帕子里,肃然道:“启禀皇上皇后,这――并非红花。”

  “不是红花?”凌若不敢置信地惊呼,旋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抑住心中的惊意道:“何太医,这些东西明明就是红花,你怎得说不是,皇上跟前,可不容你胡言乱语。”

  胤禛紧紧盯着何太医,明显在等着他给出答案,至于迎春,已是面无人色,跪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何太医肯定地道:“回熹妃娘娘的话,这东西虽然看着与红花一般无二,就连微臣刚才乍一看也识以为是红花,但既没有红花独特的香气,也没有苦味,所以微臣敢断定不是红花,至于究竟是什么,微臣……”

  那拉氏接过话道:“这个叫藏红草,虽然一样有个红字,但与红花效果截然相反,若用此物沐浴,则有温血安胎之功效,臣妾是以前偶尔在一本医书上看到的,当时也未往心里去。直至无意中听闻谦贵人龙胎不稳后,方想了起来,命小宁子出宫知会英格,着他寻来这藏红草。”

  在她说话的时候,凌若心思飞速地转着,迎春会来,还有会掉出那包绢袋,都是受她之命,可为何临到头,绢袋中的东西又变成了什么藏红草?

  再者,若真如那拉氏所言,有温血安胎之效,刘氏的龙胎怎会突然小产,这根本说不通。

  这当中的矛盾令凌若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还是牢牢抓住了那拉氏话中的漏洞,“既是如此,娘娘为何不直接与谦贵人说,非要让迎春偷偷摸摸放到谦贵人沐浴的水中,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那拉氏瞥了她一眼,幽暗的眼眸中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恨意在跳动,然声音却是一如之前的温和委屈,“看样子熹妃对本宫还有所怀疑。熹妃以为本宫不想告诉谦贵人吗?实在是谦贵人之前受了温氏之害,犹如惊弓之鸟,根本不敢相信人,听说本宫派人送来的滋补之物,谦贵人一直都没用过。可想而之,本宫若与她直说,她肯定会心存疑虑,不敢用这藏红草,可是本宫又不忍龙胎受害,无奈之下,只得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只可惜,本宫用尽办法,还是没能让谦贵人的龙胎转危为安。”说到此处,她不住摇头,脸上尽是难过之色。

  “不!不是这样的!”迎春慌乱地摇头,大叫道:“这根本不是什么藏红草,就是红花,谦贵人龙胎不稳,就是因为这些红花之故。皇后……皇后她……谦贵人的孩子不能生出来,不能!”说到后面,迎春已是语无伦次,之后更道:“何太医这么说,一定是他与皇后串谋,一定是这样!”

  “够了,迎春!”那拉氏痛心疾首地道:“究竟本宫nǎ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不遣余力地陷害本宫,现在更说出何太医与本宫串谋的话来,迎春,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从刚才开始,迎春就知道自己将那拉氏得罪死了,若那拉氏被定罪,她还会有一线生机,要不然……她害怕的不敢想下去。

  “好!”那拉氏失望地转头,对胤禛道:“为了证明臣妾的清白,请皇上传其他太医验证!”

  胤禛点头,他心里同样还有所疑,命人去将齐太医唤出来,此时,催产药与稳婆都已经进去了,众太医不可再留在里头,皆走了出来。

  得了胤禛吩咐后,齐太医与其他太医,均捡了一些在手中,与刚才的何太医一样,先看后闻再尝,之后一致断定这不是红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迎春失魂落魄地重复着这句话,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每日下在谦贵人沐浴用水中的东西,怎么就不是红花了。

  那厢,凌若心里同样是惊涛骇浪,起伏不定,那么多太医一道断定,肯定是不会错了,那拉氏就算收买也不可能收买了整个太医院。只是为何明明已经安排好的事,临到头竟出了这样大的大变故。

  藏红草――这三个字,一下子将那拉氏由罪变成了功,不论刘氏这个孩子保不保得住,都与那拉氏无关了,她不会受到任何牵连,相反是迎春……

  凌若怜悯而又着急地看了一眼迎春,事情变成这样,迎春定然会背上一个诬陷主子,居心叵测的罪名,以那拉氏的心性,一定会置她于死地。

  迎春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受她所使,虽说这种事早料到会有危险存在,甚至早前三福也与迎春讲过,但怎么都没料到竟会是这样,那拉氏毫发无伤,相反迎春……若由着这趋势发展下去,只怕性命难保。

  “怎么会这样,朕应该问你才是!”胤禛的冷哼如惊雷一般落在迎春耳中,令她整个人都跳了一下,继而抬起惊慌的脸庞,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不住地摇头,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将熹妃与三福供出来,换取自己的平安。

  然当她眼角余光瞥见掖在门边的三福,并且从三福眼中看到了着紧担忧之后,这丝念头渐渐地淡了下去。

  罢了,即便将他们牵出来,自己也不会好过,同样要死,既如此又何必临死之前再害人呢。其实在翡翠死后,她就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一天,如今不过是提前到来了而已。

  若说唯一有什么不甘,就是没能替翡翠报仇,没能让那拉氏付出代价,真是……很可惜呢,只是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怆然摇头,眼泪不住地涌了出来,打湿了苍白如纸的脸庞,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悲怜。然落在胤禛眼中,却是无尽的厌恶与不喜。

  “迎春,你是从潜邸开始就侍候你家主子的,为何如今要这般陷害于她?”他问。

  “为什么?”迎春呐呐地重复着,突然大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嘶哑地叫道:“因为她就是一个恶毒残忍的人,奴婢从未冤枉过她。相反皇上您却是一直被她蒙在鼓中,她在您面前装了整整二十多年的端庄贤淑!”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