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权谋之道

  “一派胡言!”迎春发疯一般的言语令那拉氏微微变色,十指紧扣在掌中,肃然道:“本宫所作所为对得起天地良心,自问从未有一分一毫的缺失。甚至于你们这些做下人的,本宫也体念你们苦处,尽量厚待,为何本宫所做的一切到了你嘴里却成了恶毒残忍?迎春,你还有什么不满,要这般陷本宫于不义。”说到最后,她胸口微微起伏,神色亦是难过不已。

  “厚待?”许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迎春并没有什么害怕,反而嗤笑道:“主子,您若是厚待于奴婢们,翡翠为什么会死,三福又为什么会宁可挨上五十杖也要去熹妃娘娘身边?”她问,步步紧bi,意欲将那拉氏bi到死胡同,让她不能再瞒天过海。

  “翡翠是自觉对不起本宫一直以来的信任,这才跳井自尽,与本宫有何关系,至于三福,是怕继续留在坤宁宫会触景生情,这才去了熹妃身边。”那拉氏义正辞言地喝斥着迎春,无人知晓她袖中的双手已经捏得指节发白,隐隐传出指骨弯到极处的“咯咯”声。

  她害怕,害怕迎春将自己做过的事情抖出来,虽然胤禛未必会相信一个奴才的话,但对自己终归是不利的。她本就已经失了六宫之权,若胤禛再不怠见自己,只怕自己真要当一个有名无实的皇后了。

  看到迎春在那里孤立无援地指责着那拉氏,三福脑海中闪现出翡翠从井里打捞出来后湿漉漉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

  那一幕夜夜纠缠于他梦魂之中,从不曾忘记过,他活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替翡翠报仇。

  他要那拉氏死!死!

  这个念头令三福血气逆冲上脑,双目瞬间血红一片,从那双眼望出去,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只能看到那拉氏,看到这个造成了他一世悲哀的女人!

  迎春一人的证词不够定那拉氏的罪,那再加上他的一定可以!

  这般想着,脚步踏了出去,想要与迎春一道指证那拉氏,然他刚走了一步,便被人用力攥着,耳边更传来水秀细微的声音,“福公公,不要冲动,就算你去了也对付不了皇后!”

  “放开我!”粗重的气息在鼻翼间盘旋,三福此刻根本听不进这些话,只一门心思想要借此机会扳倒那拉氏,让那个女人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高高在上,不拿底下人的性命当回事。

  “福公公啊!”见三福跟头牛一样的倔强,水秀心急如焚,死死攥着他压低了声道:“你真的不能去,你看主子,她也一直在冲你摇头。”

  主子……这两个字似乎让三福清醒了一点,视线中出现凌若的身影,后者果如水秀说的那样,暗自摇头之余更透出一丝急切之意。

  见三福没有那么用力地挣脱,水秀赶紧继续劝道:“福公公,皇后诡计多端,主子设下这样精密的安排都被她躲过去了,你现在过去,无疑是飞蛾投火,枉送性命,我相信翡翠在天之灵,绝不希望看到你枉死!”

  “翡翠……”三福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眸中听红意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悲伤,他好恨,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看着迎春陷入危险;看着皇后逃过一劫!

  “现在的隐忍,是为了将来更好的报复。”水秀郑而重之地在三福耳边说出这句话,希望他可以听进去,不要因仇恨冲动而送了性命。也亏得此时胤禛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迎春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片刻后,三福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冲动的。”

  “你能这样想最好。”水秀轻吁了一口气,不过她还是谨慎地拉着三福的手臂不曾放开,唯恐他一会儿又想不开。

  且说迎春那边,在那拉氏说完那些话后,迎春激动地叫道:“你身为皇后却无一句实言,不觉得羞愧吗?母仪天下?呵!”她摇头,脸上尽是讽刺的笑容,“也许你以前端庄贤淑,但现在绝对不是,恰恰相反,你是整个后宫中最恶毒最残忍的女人!”抛开性命的忧惧,再无任何可让她顾忌的事,每一字每一词皆如刺箭一样直戳那拉氏心脏,不断挑战着她忍耐的极限。

  那拉氏知道,不能再由着她说下去了,否则胤禛早晚会起疑,“你说本宫恶毒是吗?那本宫为何要帮藏红草帮谦贵人保住这个胎?如你所言,用红花落她的胎岂非更好?”

  这句话问得迎春哑口无言,她若是将实话说出来,那拉氏会否有事尚且不知,但凌若与三福是绝对逃不过去的,所以她绝对不能说。

  那拉氏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在心底里冷笑一声,面上则继续义正辞言地道:“无话可说了是吗?因为从始至终,一直都是你在故意冤枉本宫,本宫不知你为何不顾多年的主仆情份百般诬陷本宫,但本宫真得很痛心。迎春啊迎春,你为何会变成这样,究竟本宫错待了你什么,让你这样怀恨在心。难道就因为翡翠死后,本宫没有让你坐上翡翠的位置,成为坤宁宫的管事姑姑吗?可事实上,你拥有的权力与管事姑姑毫无区别,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坤宁宫那么多宫人皆为你使唤,连小宁子和孙墨他们都不例外。”

  小宁子乖觉得很,一听这话立时就知道那拉氏心里的意思,在一旁委屈做低地道:“是啊,迎春姑姑,向来都是您说往东,奴才绝不敢往西,就算您扣了奴才的月钱,奴才也权当是孝敬您的,没有一句怨言。您要是心里对奴才们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出来就是,何必将气撒到主子身上,构出那些虚假的事儿,陷主子于不义之地。”

  见他在那里颠倒黑白,迎春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胡说,事实根本不是如此!”

  相较于迎春的生气,凌若更多的是忌惮,就在刚才,那拉氏不动声色的将脏水泼到了迎春身上,让人觉得她是因为没有成为坤宁宫的管事姑姑,从而怀恨在心,伺机报复那拉氏。

  那拉氏深谙权谋之道,晓得怎样才可以尽量撇清身上的可疑,然后令自己顺理成章的站在清白无辜这一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