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大怒

  那拉氏的目光慢慢由恍惚变得锐利,徐徐道:“从来都回不去,就像弘晖不可能重生一样。”

  凌若笑而不语,起身道:“叨扰娘娘许久,臣妾也该告辞了,改日再来给娘娘请安。”

  听得她这么说,等了许久的小宁子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打起帘子道:“奴才恭送熹妃娘娘。”

  凌若转身离开,在踏出大门时,眼波一转,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宁子道:“本宫记得不久之前,宁公公还是一个连内殿都不许进的低等太监,见了三福还得卑躬屈膝陪笑脸,可一转眼已经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红人了,轮到别人给你赔笑脸了,这能耐,可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所谓风水轮流转,指的可不就是宁公公这样。”

  见她话中有刺,小宁子低头道:“娘娘说笑了,奴才只是尽已所能侍候好主子,其他的事,奴才从未想过。哪怕真有什么能耐,也不过是侍候人的能耐罢了。”

  “宫里那么多奴才,每个人都会侍候人,可能够做到宁公公这一步的,却万中无一。”在嫣然的笑意中,她凑到小宁子耳边轻轻道:“不过宁公公害死了那么多人,小心晚上会有冤魂来找你索命。”

  小宁子瞳孔一缩,凝声道:“奴才虽然微不足道,但好歹也是皇后身边的人,娘娘这样冤枉奴才是何道理?”

  “是不是冤枉你心中有数,翡翠正在背后盯着你呢,宁公公!”虽然知道是唬人之言,但小宁子眼底还是升起一丝惊慌,下意识地想要去看身后,在头转到一半时生生止住,嘴硬地道:“翡翠是投井自尽,无缘无故盯着奴才做什么,娘娘这话可真是奇怪。”

  凌若笑着从小宁子身边走过,从根本上说,小宁子与那拉氏是同一类人,为达目的不则手段,所以他可以将三福bi到绝路,所以他可以坐到今日的位置。

  这种人,不见棺材是不会落泪的,不过那些话,也足够小宁子担惊受怕一阵子了,权当是替三福出一口气吧。

  一直到凌若走得不见踪影,小宁子方才吐出一口从刚才起就一直憋在胸口的浊气,浑身都觉得凉嗖嗖的。虽然他说得强硬,但心里还是直发虚,当初翡翠是他亲手蒙住了嘴投到井里了,当时翡翠还挣扎了半天,连着做了好几天恶梦方才渐渐淡忘,谁晓得眼下被熹妃三言两语又给勾了出来。

  小宁子摇摇头,努力将这些事从脑袋里甩出去,在回到里屋后,只见那拉氏正一言不发地坐在椅中,那张脸阴沉得吓人,屋内气氛更是压抑异常,侍候的宫女一个个低着头,连声大气也不敢喘,唯恐惹祸上身,

  跟了那拉氏这么些日子,小宁子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副样子,陪着小心走过去,刚唤了声主子,一只青花瓷盏便“呯”的一声砸在他脚下,将他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随即赶紧跪下,惶惶道:“主子息怒。”

  他这一跪,余下那些宫人也赶紧跪了下去,瞬间除了那拉氏之外,再无一人站着。

  “息怒?钮祜禄氏都已经欺负到本宫头上来了,你要本宫怎么息怒?!”那拉氏豁地站起来,脸上是近乎失态的狰狞,小宁子不敢抬头,晓得这一次那拉氏是真的被激怒了。

  屋里接二连三响起东西砸碎的声音,那拉氏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恨意,而不久之前,她还将这么做的弘时,义正辞严地教训了一顿,真是有些讽刺。

  在连着砸了好几样东西后,那拉氏心里的气总算出了大半,环顾着满地狼籍,她死死攥紧了双手。这么多年来,她还是头一回受这样的气,钮祜禄氏,真是好本事,救了迎春不说,还跑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真有种!不报此仇,她就不叫那拉莲意!

  待得心情平复一些后,那拉氏瞥了一声不吭跪在地上的小宁子一眼道:“去给本宫重新沏盏茶来。”

  “嗻!”小宁子赶紧答应一声,躬着身下去,待得再回来时,手里已经端了一盅茶,小心翼翼地走到那拉氏身边,细声道:“主子请用茶。”

  那拉氏随手接过,揭开后发现不是自己惯常喝的武夷大红袍,而是枸杞菊花茶,心下顿时不悦,重重地阖起盏盖,冷言道:“昏头了吗,本宫何说过要喝苟杞茶花茶,还是说连你也学着熹妃给本宫添堵?”

  “奴才对主子忠心耿耿,熹妃这样欺负主子,奴才恨她都来不及,又怎会学她呢!”在替自己叫了一声屈后,小宁子道:“主子刚才动了肝火,而大红袍是红茶,温补甘甜之余还带有一些热气,主子此时喝来,容易火上加火;相反菊花性凉,枸杞又有补气之功效,最合适主子喝了。”

  听完他这么一番解释,那拉氏转怒为喜,重新揭开盏盖喝了几口,随着茶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那拉氏眸中的怒火慢慢熄去,取而代之的是森冷的寒意,她的话似外头呼啸的冷风一样刮过小宁子的耳畔,“想不到有朝一日,本宫竟会栽在熹妃手中。”

  小宁子缩了一下身子,小声道:“其实这一次,熹妃不过是占了点小便宜罢了,主子不必太在意。迎春……”

  那拉氏不耐烦地打断他道:“本宫在意的不是迎春,让那个jian奴才逃脱性命,虽然令本宫生气,却还不至于到这一步,本宫恼恨得是皇上竟然对四阿哥这般看重,连奏折都教他批阅。熹妃眼下已经猖狂的不将本宫放在眼中,若四阿哥再被册为太子,更要视本宫为无物了。”

  说到这个,小宁子亦是没了声音,不晓得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道:“主子暂且息怒,只要皇上一日未明旨册封四阿哥为太子,咱们就一日还有机会。再者,册立太子关系国本与江山社稷,皇上一定会事先来问主子的意见。”

  “问本宫?”那拉氏嗤笑道:“晋刘氏为谦嫔的事,皇上连提都不曾与本宫提起过,现如今,皇上心里只有熹妃,哪还记得本宫!”最后一句,愤慨之余透着浓重的苍凉悲哀。她一直都知道胤禛待自己没什么感情,但以前好歹还有几分尊敬,可眼下,却连尊重却少得可怜,只有一个皇后的虚衔顶在头上。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