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对付

  熟睡的他并不曾看到凌若露在脸上的担忧,虽然不论群臣还是后宫诸妃,在胤禛面前都说他春秋鼎盛,但她心里知道,胤禛已经不年轻了,这些年又一直cao劳国事,身子情况日渐下降。偏生在这种情况下,胤禛又对舒穆禄氏着迷,连着数日传召她侍寝,且听养心殿的人说,每次都是留到三四更这样,cao劳之余又这样纵欲,身子nǎ里吃得消。

  不晓得舒穆禄氏给胤禛灌了什么迷汤,令胤禛这个原本不好女色的人这般迷恋她。

  这一点,她与瓜尔佳氏都有所疑,却一直没想到个头绪,难道胤禛真的喜欢上了舒穆禄氏?

  凌若心中一涩,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专心绣着绣棚中未完的龙。这一觉胤禛睡了很久,直至日落偏西时,方才醒转,抚额道:“朕睡了很久吗?”

  “差不多有一个半时辰了。”凌若放下手里的东西,将他扶起来道:“皇上觉得怎么样?”

  胤禛点头道:“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不晓得为何,在你这里睡得特别踏实。”说罢,瞅了外头一眼道:“既是这么晚了,干脆就在你这里用过晚膳再回养心殿吧,好此日子没与你和弘历一道用膳了。你呢,绣得怎么样了?”

  凌若笑笑道:“还差最后一针便绣好了。”随着这话,绣针再次带着绣线穿过锦缎,随之呈现在视线中的,是一条活灵活现的腾龙,张牙舞爪,似随时会从锦缎中飞出来一般。

  胤禛起身亲自从一旁的篓子中取过银剪将线剪断,“弘历看到了一定很喜欢。”

  说到弘历,凌若心中沉甸甸的,一下子没了说笑的心情,看到她这副模样,胤禛扶着她的肩膀弯腰道:“怎么了?”

  凌若仰头道:“臣妾总是觉得弘历还小,冒然让他领户部的差事不太妥当,万一要是出了岔子可怎么办?”

  “在做额娘的眼中,就算儿女已经七老八十,也总觉得还小。可是若儿,弘历终要离开你的,你不可能陪着他一生一世,而且就算真出了岔子,也有朕在,他不会有事的,你大可放心。”

  “嗯。”凌若无奈地点头,在服侍胤禛洗漱后,差不多也到了该用膳的时辰,弘历带着小郑子过来请安,因为知道自己过几日就可以入朝当差,弘历心情特别好,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入席之后,更是不断给胤禛与凌若两人挟菜,不住地让他们多吃一些。

  在弘历又挟了一块珍珠鸡过来后,胤禛道:“行了,不用给朕与你额娘挟了,这碟子都快放不下了,你自己多吃一些,等以后当了差,要忙的事多了许多,可未必能像现在这样悠闲的用膳了。”

  “儿臣知道。”弘历笑着扒了一大口饭,“皇阿玛,儿臣知道户部掌管全国赋税、户籍、军需、粮饷等等,所以刚才儿臣找了许多与这方面相关的书籍来看。”

  胤禛赞许之余亦道:“你如此用心是好的,不过到时候不论你再忙,也得经常入宫来看你额娘,你额娘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不在宫里,她要寂寞许多了。”

  弘历连连点头,“皇阿玛放心,儿臣一定经常来给额娘请安,而且额娘有什么事也尽可以让宫人来告诉儿臣,儿臣一定随传随到。”

  凌若不愿就这个事多说,往弘历碗了挟了筷菜道:“你啊,少油嘴滑舌了,好好用膳。”

  晚膳用过后胤禛又坐了一会儿,一直到月上柳梢的时候才离去,而这一夜,他没有传召任何一个人。

  而在第二天,弘历即将出宫的消息也四下传了开去,许多人都知道了,自然也包括舒穆禄氏在内,她颇有些惊讶地道:“四阿哥还未满十六岁,皇上就让他出宫了?”

  “皇上一向看中四阿哥,之前还让他去养心殿学习如何批阅奏章,现在让他早一些入朝当差以做历练,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如柳一边将刚摘下来的郁金香cha在斗彩花瓶中一边回答着舒穆禄氏的话。

  舒穆禄氏凑到花瓶边深深吸了一口郁金香所散开的香气,微眯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精光,“也就是说,想对付四阿哥,就只剩下那么几天的时间了对吗?”

  如柳悚然一惊,小声道:“主子,您想对付四阿哥,可是他不曾害过您啊?”

  她抬起头,凉声道:“不错,他是不曾害过我,但是他的额娘害过,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如柳点头道:“这个奴婢自然知道,可是这与四阿哥并无干系啊。”

  “熹妃眼下位高权重,又得皇上信任,以我现在的能力想要对付她并非易事,就算成了,也不过是小痛小痒,无伤根本。我说过,我要熹妃她们这些人承受这世间最深的痛楚,试问对于一个额娘来说,还有什么比失去儿子更痛苦的。”这一刻,她脑海里心里,只有仇恨二字,她所受的痛楚,一定要加倍报在别人身上,如此痛楚才可以平息。

  过了一会儿,不见如柳接话,她恻目道:“怎么,觉得我太残忍了吗?”

  “没有。”话虽如此,如柳面上却露出不忍之色,而她这副样子又怎可能逃得过舒穆禄氏的眼睛,冷哼一声道:“你现在同情熹妃与四阿哥,那之前谁又同情过你我,你别忘了,熹妃与刘氏她们一起想要置我于死地,更不要忘了雨姗是怎么死的!”说到后面,她声音渐渐高了起来,“之前我被困在这里没办法,但现在我出来,我一定要替雨姗报仇,让害过我们们的人一个个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是四阿哥是无辜的。”如柳话音刚落,舒穆禄氏便迅速接了上来,“那雨姗不无辜吗?她被人活活绞死的时候,谁同情她?我面对着四面空墙,寂寞的要发疯时谁又怜惜过我?你在净军做那些肮脏下jian的活时,谁又可怜过你?”

  这一连串的问题将如柳堵的哑口无言,更不要说中间还关乎冤死的雨姗,一直到现在,她都时不时会想起雨姗的音容笑貌,想起她们一起在宫中做事的情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