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血

  小宁子走过去接过那拉氏手里的白玉梳,一边梳一边道:“不管是熹妃还是四阿哥出事,对主子来说都是一桩好事,依奴才说,最好他们两个一道丢了性命,那就干净了。”

  那拉氏透过铜镜看着小宁子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竟是如此心狠,开口闭口的就是要人性命,本宫有时候真怀疑有朝一日,你会否开口要本宫的性命。”

  一听这话,小宁子立刻跪地为自己叫屈,“奴才冤枉,这些日子以来,奴才一直对主子的忠心耿耿,就算有人拿刀横在奴才脖子上,奴才也不敢伤害主子一分一毫,更不要说什么要主子的性命,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杀了奴才也做不出来。奴才之所以说那些话,是因为奴才亲眼看着主子为熹妃与四阿哥两人伤透了神,若不是因为他们在皇上面前挑拨是非,主子怎会被夺了掌管后宫的大权,奴才实在是替主子不平,所以才……”

  那拉氏抬手道:“行了,本宫不过与你玩笑几句罢了,看把你急的,起来吧。”

  小宁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爬起来继续小心地为那拉氏梳着头发,那拉氏摘下指上的护甲,徐徐道:“你刚才说慧贵人也在承乾宫?”

  “是。”这般应了一句,小宁子又道:“主子您看这事会否与慧贵人有关,她对熹妃还有成嫔可都是恨极。”

  那拉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让人继续盯着景仁宫与承乾宫,一有什么动静立刻来告之本宫。”

  “奴才知道。”这般答应后,小宁子忽地转着眼珠子道:“主子何不亲自去一趟承乾宫,这样一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主子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那拉氏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漫然道:“理由呢?理由是什么?”

  这一点小宁子早就想到了,是以那拉氏一问他,便道:“主子身为皇后娘娘,得知皇上搜查景仁宫,知晓宫中出了事,过去看看乃是理所当然的事。”

  “别忘了本宫如今已不管后宫之事。”那拉氏话音刚落,小宁子便接上来道:“可主子仍然是皇后,是后宫之主。”

  那拉氏抬手,小宁子立刻会意地扶她起来,口中道:“奴才这就让人来为主子梳妆更衣。”

  “本宫都要歇下了,做什么还梳妆更衣?”那拉氏的话让小宁子一阵发愣,好一会儿才道:“主子不去承乾宫吗?”

  “本宫何时说过要去?”那拉氏瞥了小宁子一眼道:“承乾宫那滩水究竟有多深,你与本宫都不清楚,冒然过去,很可能会湿了鞋袜,且惹来一身是非,这可不是本宫要的。至于那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到明日自然会清楚,何必急在一时。不论做什么事,都记住‘思前虑后’这四个字,莫要想到一出就是一出,否则出了什么事,就算是你颈上那颗脑袋也不够偿的。”

  一听这话,小宁子赶紧垂低了头道:“主子教训的是,是奴才鲁莽了。”

  “行了,你下去吧,让杜鹃进来服侍本宫歇息。”在小宁子下去之前,她再次叮咛道:“记着,承乾宫那边一有消息,就立刻来禀告本宫,不论何时。”

  待小宁子下去后,那拉氏抬手缓缓抚过自己脸颊,舒穆禄氏也在,那么这件事十有**与她有关,想不到她动作这么快,复位才多少日子,就已经搅得后宫不得安宁,真是让她意外,原以为至少要固宠一段时间才会动手。

  当然,最令她意外的还是她竟会选熹妃下手,原以为舒穆禄氏会从最弱的成嫔动手,最后才对付熹妃。

  不过,不管他们斗成什么样,死了多少人,于她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才是最重要的。

  再说承乾宫,在令人窒息的沉闷中,苏培盛与四喜快步走了进来,在朝胤禛打了千儿后,道:“启禀皇上,奴才们已经将景仁宫全部搜查过了,并未发现黑水翠雀花的踪迹,不过奴才在宫院中发现一盆已经死去的牡丹花。”

  随着他的话,有宫人将茶花捧了进来,花叶果然是已经枯萎发黑,没有一丝生机。

  看他搬了这么一盆花进来,众人均是奇怪不已,不明白这盆死花与胤禛吩咐他们去办的事有何联系,胤禛也同样有此疑问,不过他晓得苏培盛与四喜均是办事妥贴之人,他们这么做,一定有原因,略一沉吟道:“这盆花可是与黑水翠雀花有关?”

  “是否有关,奴才一时不敢肯定,不过奴才很奇怪成嫔娘娘为何会将一盆死花放在宫院中,所以就凑近了一此地,哪知奴才在靠近这盆花时,闻到一股血腥味,在仔细查看过这盆花后,奴才发现盆中的花泥呈暗红色,血腥味正是从泥中散发出来的。”

  不论何时何地,血这个字,总是能够轻易触动人,胤禛走到捧着花的小太监跟前,将垂落的花叶拨开,果然看到花泥如苏培盛所言的那般呈暗红色,并且散发着血腥味,胤禛目光一转,落在戴佳氏身上,“成嫔,这件事你又如何解释?”

  戴佳氏亦听到了苏培盛那番话,她惶恐地道:“臣妾不知道,院中那么多盆花,臣妾实在没有注意到。“

  胤禛眼底疑云密布,凉声道:“你是不知道这盆花为什么枯萎,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花泥会有血腥味?”

  “臣妾……臣妾都不知道。”戴佳氏这两日因为砸伤舒穆禄氏的事食不知味,睡不安寝,除了来过一趟承乾宫外,就一直待在屋内不曾出去过,nǎ里有心情理会这盆牡丹花出了什么事。

  自事情发生后,戴佳氏一直在想办法推诿撇清,更想将事情推在舒穆禄氏身上,殊不知,她越这样做,胤禛就越怀疑她。

  胤禛冷冷看了她一眼,对容远道:“徐太医,你且看看这混在花泥里的是什么血?”

  容远依言上前,捻了一些花泥仔细察看后道:“皇上,这些血颜色较深,而且闻起来有异味,应该不是人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