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该死之人

  听得不是人血,胤禛面色微缓,正准备说话,跪在地上的舒穆禄氏怯怯地道:“不是人血就好,只是成嫔娘娘好端端的用血浇花做什么?”

  戴佳氏神色激动地道:“本宫什么时候用血浇过花了,本宫根本不知道这盆花里为什么会有血。”

  舒穆禄氏身子一缩,随后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瞅着容远道:“徐太医,用血浇花,会使花枯萎吗?”

  “不会,微臣游历各地时,曾见过有一个猎户,每日抓了猎物回来,就在屋外长着一簇蔷薇的地方剥皮放血,常年如此,结果那簇蔷薇不仅没有任何事,还比寻常蔷薇开得更加好。”

  舒穆禄氏眨着眼睛,一脸不解地道:“那为何这盆牡丹花会发黑枯萎?”

  她这个问题令容远愣了一下,是啊,仅仅只是血的话,并不会对花有任何伤害,而现在又正是牡丹花盛花的季节,不应该会枯萎,除非……

  这般想着,神色一下子变得郑重起来,让周明华取来一根银针,插入花泥中,片刻后再取出,银针已经变黑,而当容远将银针放在鼻下细闻时,更闻到了一丝之前没有发现的辛辣之气。

  胤禛亦看到了银针的变化,当即道:“徐太医,银针变黑,可是这土里有毒?”

  “是,而且微臣可以肯定,这土里有黑水翠雀花的毒。”

  黑水翠雀花?凡听到这五个字的人全色皆为之一变,真想不到,搜遍景仁宫都没有发现的黑水翠雀花,竟然就在这不起眼的花盆中。

  当戴佳氏还在为花盆中为何有毒而不知所措的时候,舒穆禄氏已经恍然道:“皇上,臣妾想起来了,想得用蚊虫害四阿哥,就得先让蚊虫吸下有毒的血,会不会就是这些血?”

  胤禛目光一寒,盯着戴佳氏道:“成嫔,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何解释?”

  戴佳氏连忙磕头道:“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这盆花是放在院中的,只要是在景仁宫的人,都可以接触到,根本不能证明是臣妾所为,说不定是有些人故意倒在这里,然后想要嫁祸给臣妾的。”

  胤禛冷眼看着她道:“你是否又想说是佳慧嫁祸给你的?”

  戴佳氏没有听出胤禛话中的不对,连连点头,“臣妾真是冤枉的,皇上千万不要中了小人的奸计,臣妾……”

  “够了,朕不想再听你的诡辩之言。”胤禛厉声打断她的话,“说,你是不是存心想害熹妃?!”

  “臣妾没有!臣妾没有!”戴佳氏被他这声喝斥吓得涕泪齐流,连连叩首喊着冤枉,“臣妾素来敬重娘娘,怎敢存有伤害娘娘之心。”

  “真的敬重吗?”胤禛冷言道:“成嫔,你入潜邸的时间比熹妃更早,而今她封为妃,你却只是一个嫔,当真没有一丝不甘?”之前舒穆禄氏说过的话,此刻正在胤禛心底不断滋长,令他对戴佳氏的疑心越来越重。”

  面对胤禛的质问,戴佳氏害怕得浑身颤抖,她没想到搜宫不仅没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反而令胤禛更加怀疑自己,“没有,臣妾真的没有,若皇上不信,臣妾可以对天发誓,绝无害熹妃娘娘之心。”见胤禛不说话,她又慌忙爬到凌若面前,哀声道:“娘娘,您替臣妾说句话,臣妾当真是冤枉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凌若尚未说话,舒穆禄氏弱弱的声音便已传了过来,“皇上一向公允严明,成嫔娘娘若真没有做过,又何必如此害怕。”

  “你!”戴佳氏骤然回过头,死死盯着舒穆禄氏,她知道,一切都是这个女人从中捣鬼的,是她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偏现在还在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可恨至极,她恨不得杀了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凌若一直都觉得整件事是舒穆禄氏所为,戴佳氏没胆也没脑子安排这么一场精巧严密的局。但看胤禛的意思,似乎已经相信了舒穆禄氏的话,认为戴佳氏才是下毒之人。

  她还在想该怎么帮戴佳氏说话时,戴佳氏已经被心中的恨意激得失去了理智,起身冲到舒穆禄氏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不过是将如柳打发去了净军,又不曾要她的性命,你为何要这么害我?!”

  舒穆禄氏似被她这个样子吓坏了,害怕地道:“臣妾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臣妾没有害过娘娘,再说今日之前臣妾都不曾来过承乾宫。”

  凌若看胤禛脸色不对,忙冲戴佳氏喝道:“成嫔不要冲动!”

  然,这话终是迟了一步,在此之前,戴佳氏已经用力一巴掌掴在舒穆禄氏脸上,口中还道:“你这个惯会装模作样的jian人,就算你没来过承乾宫也一定是你所为!说,你到底是怎么害的四阿哥?”

  舒穆禄氏捂着脸颊呜咽地哭着,没有理会戴佳氏迫问,急于证明自己清白的戴佳氏见她不说话,抬手欲再掴,不过这一次没等掴下去,就被人牢牢抓住,抓住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胤禛,“谁许你打人的?”

  戴佳氏万般委屈地道:“皇上,她嫁祸臣妾害人,她该死!”

  “是该死。”没等戴佳氏高兴,胤禛已经再次道:“不过该死的那个人是你!”

  “皇上,臣妾真是冤枉的,舒穆禄氏满嘴谎言,您别听信她的话!”迎着胤禛那双冰冷的眼眸,戴佳氏浑身颤抖不止。

  胤禛的话,让凌若听出他已经起了杀心,连忙道:“皇上,臣妾觉得此事尚有可疑之处,成嫔她未必是那个凶手。”

  “朕心里有数。”这般说着,胤禛盯了浑身颤抖发软的戴佳氏一字一句道:“之前你来找熹妃,说佳慧要害你,让熹妃帮你在朕面前求情,实际上根本就是找借口来承乾宫,好将装了喂有毒血的蚊虫的绢袋放到承乾宫,害死熹妃是不是?”

  戴佳氏哭诉道:“不是这样的,舒穆禄氏真的说过要让臣妾死,臣妾……臣妾实在害怕,所以才会来找熹妃娘娘。”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