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难以抉择

  刘氏本就有些烦乱的心因这句话而更加不堪,拂袖转身道:“就算你说得再好听,本宫也不会相信的,熹妃她不会害本宫。”同样是否认的话,却比刚才那句“不可能”软弱了许多。

  “不管娘娘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臣妾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熹妃怕你生下孩子与她争夺皇恩,与四阿哥争夺皇位,所以设下陷阱害你腹中龙胎,并趁此机会嫁祸给皇后娘娘。幸好上天有眼,没让她的奸计得逞。”舒穆禄氏将皇后知情一直给隐瞒了下来,一来她现在还要靠皇后,若是说出此事,对皇后无疑是一种背叛;二来她想要最大程度地激起刘氏对熹妃的仇恨。

  刘氏脸色连变,道:“你说了这么多,可有证据?”

  “臣妾并无实据,若娘娘非要不信,臣妾也没有办法。”在这句话之后,浮碧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不知过了多久,刘氏开口打破了这片沉寂,“这些事,你如何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否皇后所说?”

  见舒穆禄氏不说话,刘氏晓得她是默认了,当下冷笑道:“就算真是熹妃让迎春在水中下药害本宫,你与皇后又能好到nǎ里去。当日本宫问你是何人要害本宫,你说是熹妃,但事实上应该是皇后才是。”

  “娘娘睿智,臣妾自愧不如,不错,当时确是皇后主使我,但臣妾之所以说熹妃,无非是出于自保之念,不想真正背叛她。而且事实上,臣妾也确实没害过娘娘,反而是娘娘……”舒穆禄氏声音一冷,逐字道:“自己掐死了七阿哥,嫁祸到臣妾身上。”

  到了这个时候,刘氏也无需再隐瞒,“你既什么都清楚,就不要再说什么关心本宫的话,本宫都替你觉得恶心。还有,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无辜,你敢说你从未起过害本宫的念头吗?”

  舒穆禄氏不在意地笑笑,“与娘娘说话,真是痛快,昔日之事,说不上谁对谁错,不过后面的事,就是娘娘的不是了,娘娘故意求皇上下旨将七阿哥过继给臣妾,然后又趁着来看七阿哥的时候掐死他嫁祸给臣妾,一心要置臣妾于死地,幸好臣妾福大命大,没有死成,就是可怜了雨姗。”

  刘氏冷笑一声道:“本宫的不是?本宫不过是比你早一步动手罢了,相信你若有机会,同样会毫不犹豫地害本宫。”

  舒穆禄氏摇头道:“也许吧,但是臣妾绝没有娘娘这么狠的心,连自己儿子也拿来利用,还亲手掐死他!”

  “够了!”刘氏额头青筋微跳,胸口不住起伏。杀死弘旬一直是她心中难以放下的节,如今被舒穆禄氏一再提起,且言辞如此犀利,怎可能没事,“你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就立刻给本宫离开这里,本宫不想看到你!”

  舒穆禄氏若无其事地笑道:“看来娘娘还是不明白,你最应该恨的人是熹妃伪善者,而非臣妾,恰恰相反,臣妾还是可以助您之人。”

  “助本宫?”刘氏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熹妃害过本宫,但本宫与你怎么着也说不到那个助字。雨姗会死,你会被废,都是因本宫之故,可千万不要说你不恨本宫,这种烂笑话,本宫可不会相信。”

  舒穆禄氏将鬓边的碎发抿到耳后,漫然道:“不错,臣妾确实恨娘娘,但恨就一定要生要死的吗?皇后娘娘曾与臣妾说过一句话,臣妾认为很对。她说,后宫之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敌友仅一线之隔,所以臣妾来,唯有一个目的,就是与娘娘化敌为友,一道对付熹妃。”到了这个时候,舒穆禄氏终于说出了此来的真正目的。

  这一次刘氏没有再笑,而是问道:“为什么?与你仇怨最大的应该是本宫才是,你为何宁愿与本宫联手也要对付熹妃?”

  舒穆禄氏猜到她会这么问,早已想好了答案,“当日雨姗已经代我顶罪,她偏还要说那些话,想让皇上杀我,我复位时她又百般阻挠,甚至现在还经常在皇上面前说我的不是;若不尽早解决了她,还不知会生出什么事来,不过凭我一人之力,还对付不了她,所以才要来找娘娘,只要娘娘点头,凭我二人之力,一定可以对付得了熹妃。”

  刘氏不答反问道:“那雨姗呢,你就由着她死了,我记得那丫头被定罪的时候,你颇为伤心,主仆之情看着不浅。”

  舒穆禄氏眼皮一跳,不动声色地道:“娘娘也说了是主仆,区区一个奴才又怎会放在眼中,只要臣妾身在其位,奴仆要多少有多少,至于伤心……呵,臣妾不表现的伤心一些,又怎么让雨姗死心塌地的为臣妾顶罪呢!”

  刘氏一直有在注意舒穆禄氏的表情,见她神色冷酷,不由得信了几分,道:“想不到慧贵人连自己身边的人也算计利用,真是无情,雨姗若是泉下有知,不晓得该有多伤心。”

  “论起无情,又怎及得上娘娘。”舒穆禄氏知道刘氏不愿听她提七阿哥的事,所以知趣地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道:“其实臣妾与娘娘是同一种人,除了自己,其他的什么都可以舍弃。”

  刘氏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舒穆禄氏可以暂时放下仇恨来与她结盟,这份城府心机绝不容小瞧,她几乎可以肯定,只要熹妃一倒,舒穆禄氏就会调转枪头来对付自己。与他结谋,就像与虎谋皮;但若不与舒穆禄氏结盟,凭她一己,断然对付不了熹妃。

  虽然舒穆禄氏没有证据,但诸多疑点结合在一起,她已经可以肯定,是熹妃指使迎春在自己沐浴的水中下药,也就是说,她才是害死弘旬的真正凶手,不杀她,实难平心头之恨。

  舒穆禄氏看着她不断变化的脸色道:“如何,娘娘想好了吗?臣妾可是很有诚意的。”

  刘氏内心一直在不断地挣扎,难以抉择,究竟她该怎么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