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比不起

  胤禛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方才背过身冷冷吐出一句话,“朕会依律法行事。”

  就是这几个字让原本已经止了泪的舒穆禄氏再次泪如雨下,而且这一次没有任何作戏的成份,是真的伤心不已,哽咽道:“律法有写,贪墨巨银者,全家问斩,也就是说皇上想要臣妾死了?律法无情,皇上是否也一样无情?”

  胤禛被她说得心乱如麻,就像舒穆禄氏说的,律法无情,一旦查证是事实,不止舒穆禄恭明要死,舒穆禄氏也一样要死。可从本心上说,他并不想让舒穆禄氏死,他甚至觉得自己离不开舒穆禄氏。但同样的,他是皇帝,他一定要维护律法公义,不可徇私枉法,否则他如何有面目面对文武百官,面对天下黎民。

  他是皇帝,这个身份,是他永远都不能忘记的!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以一种让舒穆禄氏害怕的口吻道:“若真有那么一天,你不应该怨朕无情,而是应该怨你阿玛为何要犯下这等大罪,连累全家!”

  舒穆禄氏心痛不已,脱口道:“若是熹妃家人犯下大错,要皇上问斩熹妃,皇上是否也会这么坚决,没有一丝容情之地?”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胤禛牢牢拑住,一字一句道:“永远……永远不要拿自己与熹妃去比,你比不起!”

  他那种阴寒的目光让舒穆禄氏害怕,浑身皆打起冷颤来,直至拑着下颌的那只手松开都无法停下来。

  “四喜!”随着胤禛的喝声,四喜快步走了进来,躬身道:“奴才在。”

  胤禛瞥了犹在颤抖中的舒穆禄氏一眼,冷声道:“立刻送慧贵人回水意轩。”

  “嗻!”四喜听着不对,赶紧答应,在走近床榻后,他看到舒穆禄氏的衣裳被撕得破破烂烂扔在床尾后,不动声色地唤进来两个小太监,让他们用锦被裹着舒穆禄氏,然后扛在肩上,抬出养心殿。

  候在外头的如柳看到舒穆禄氏被抬出来连忙跟了上去,不过心里却有些奇怪,自家主子今日又不是被敬事房抬来的,衣裳一应俱全,为何要裹着锦被出来。

  到了水意轩,两个小太监将舒穆禄氏放在床上后退了下去,如柳见舒穆禄氏被裹在锦被里没动静,上前道:“主子,奴婢去给你备水沐浴可好?”

  她等了半晌没见舒穆禄氏回答,逐往前走了一步,岂料就是这一步,让她看到舒穆禄氏正在默默流泪,大惊道:“主子您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哭起来了?”

  如柳的话让舒穆禄氏泪落得更凶,最后伏在如柳怀大嚎啕大哭,把如柳哭得莫名其妙,又不敢多问,只能由着她哭,一直到哭声小些了方才问道:“主子,究竟出什么事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舒穆禄氏不住摇头,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去替我备水,我要沐浴。”

  见舒穆禄氏一时不愿多说,如柳只得依从,下去备了水后对仍裹在锦被中的舒穆禄氏道:“主子,奴婢扶您去沐浴。”

  舒穆禄氏点点头,扶着如柳的手起身,随着锦被从她身上滑落,如柳惊讶地道:“主子,您的衣裳呢?”

  舒穆禄氏没有答话,只是忍着腿间的肿痛艰难地往盛满水的木桶走去,如柳虽然未曾经过男女之事,但看到舒穆禄氏怪异的走姿,还有无法合拢的双腿,却也隐约猜到了一些,在舒穆禄氏跨进木盆中坐好后,她小声道:“主子,是不是皇上他……”

  如柳刚说到一半,舒穆禄氏一只手已经重重拍在水面上,溅起无数水花,同时一张俏脸变得像要吃人一般的凶恶难看,“不要提皇上,我不想听!”

  如柳被她这个样子吓坏了,不晓得这半夜的功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居然会让主子弄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提不得皇上。

  舒穆禄氏见如柳愣在那里,重重叹了口气,拿过她手里的玫瑰胰子在身上抹着,口中道:“我不是想发你脾气,只是……我现在心里真的很乱。”

  如柳回过神来,轻声道:“奴婢知道,主子您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沐浴过后就好好睡一觉,等睡醒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什么事都没有?”舒穆禄氏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仰头喃喃道:“他那样待我,怎么可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时间在无言中慢慢流逝,舒穆禄氏洗了很久,直至皮肤都泡皱了方才出来,在更衣的时候,舒穆禄氏忽地道:“是不是很奇怪我之前穿去的衣裳都去哪里了?”

  “奴婢只是随口问问,主子……”不等如柳说完,她便道:我告诉你,衣裳全部都被皇上给撕烂了。”

  如柳眼中满满都是惊讶,试探着道:“皇上他……主子,是不是那药的关系?”

  “不错,他体内的药xing一直在控制着他见我,可他偏偏不肯,一直强忍着,直到今夜终于忍受不住。结果,他就像一头野兽一样,撕烂我的衣裳,将我折磨的半死。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事后,我与他说起我阿玛的事,你猜他怎么回答我,他说一切都依律法行事。换句话说,假如我阿玛被定罪,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推我上死路。”

  如柳忿然道:“皇上他怎么能如此铁石心肠,不顾与主子的情意?”

  “他对我何曾有过情意?”舒穆禄氏冷笑一声,“他只对熹妃有情意,而我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只小狗小猫罢了,死就死了,心中根本不会有一点不舍!”

  “主子不是说,只要皇上长期服了那药,就会再也离不开主子吗,怎会变成这样?”

  “那药只是让他的身子离不开我罢了,并不能影响心神,所以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要不是那药控制着他的身子,让他时时想到我,我现在已经不知死在哪里。”舒穆禄氏恨恨地攥紧了双手,她好不甘心,明明已经赔上一切,为何还是比不过熹妃,为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