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章 箫声

  “来报信的人说老爷在听得这个判决时,气得当场大骂,誓要顺天府尹好看,但是顺天府尹态度出奇的决定,说是依律行事,一步也不肯退让。不过案子断完后,顺天府尹私下里将老爷叫了过去,说钮祜禄家那边盯得很紧,还说了,若随便找个人顶少爷的死罪,就将这件事捅上天听,到时候刘长明一样要死,而他头上的顶戴也不会保不住!”

  “钮祜禄凌若!”刘氏恨恨一掌拍在桌上,咬牙道:“她是存心要bi死本宫兄长。”

  “报信的人还说,老爷让主子再想想办法,若是少爷一死,刘家的香火……”

  海棠话还没说完,刘氏已经劈头盖脸地骂过来,“香火香火,他永远都只记着香火,若不是他与娘亲将兄长宠得不知天高地厚,怎么会闹出这样的祸端来,如今大错已铸成,又要本宫想办法,本宫又不是大罗神仙,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可想,让他直接准备棺材得了!”

  见她气成这个样子,金姑劝道:“都是一家人,主子何必发这样大的火。”

  刘氏勉强压了胸中邪火后对海棠道:“你让报信人告诉老爷,到了这步田地,兄长肯定是没法救了,再闹下去,不止兄长要死,整个刘家都要跟着倒霉。本宫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替兄长报仇,不让他枉死。”在海棠准备下去时,她又道:“还有一件事,你让老爷也照做,为了维护咱们刘家的声誉,之前兄长抢来做妾的那个妇人一定要发还家中去,别为了逞一时痛快而毁了家声。还有,借此在京中大做善事,一定要将咱家失去的声誉给寻回来,以免钮祜禄家再发难。”

  看着海棠离去的身影,刘氏阴声道:“这笔帐本宫早晚会问钮祜禄氏讨回来,不,应该说是问她全家讨回来才是;只是一个钮祜禄氏已不足以解本宫心头之恨。”

  “熹妃做了那么多事,老天不会让她一直得意下去的。”金姑是刘氏的奶娘,几乎可以说是看着刘长明长大的,见他被凌若害得要处斩,心中的恨意比刘氏少不了多少。

  刘氏深以为然,不过恨归恨,这件事也加深了她对凌若的忌惮,非有十足的把握,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边,瓜尔佳氏在得到消息后,带着从祥来到承乾宫,刚到宫门就听得里面传来一阵悠扬的箫声,听了一会儿,瓜尔佳氏辩出这是一首,当即微微一笑,叩指在唇边,吹出细幽的声音,与箫声相和。

  吹箫人似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怔了一下,箫声出现些许漏处,不过很快便追了上去,待得一曲终了,凌若从里面走了出来,挽过瓜尔佳氏的手笑道:“姐姐何时学会了空手吹曲子?可是让我大开耳界呢!”

  “还待字闺中时就学会了,不过后来觉着女子这样吹曲有些不雅,所以就不吹了,自然也没人晓得。今日听得你在里面吹箫,一时兴之所致,就合了几声。”这般说着,她看向凌若还拿在手里的玉箫道:“我记得这箫是先帝送给你的,你一直很珍视。”

  凌若笑一笑道:“是啊,刚才来了兴致便让水秀拿出来吹了。别人吹箫,是乘龙引凤,我却将姐姐给引来了。”

  在走进阴凉的殿中后,瓜尔佳氏坐下道:“很久没听到你吹箫了,如今听来还是很好听,突然有这兴致,可是因为两件事都已经解决了?”

  凌若抚着温润的箫身道:“谋筹了这么久,今日总算是尘埃落定了,确实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瓜尔佳氏轻叹道:“可惜,还是美中不足。”

  水秀正好奉茶上来,听得瓜尔佳氏的话道:“娘娘可是说慧贵人的事?”

  “可不是吗?我原以为一旦舒穆禄恭明被定罪,舒穆禄氏也要处死,没想到皇上留了她一条性命,只让她去永安寺出家,想来真是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也没用,皇上旨意已下,难道你我还求着皇上处死舒穆禄氏吗?能做的咱们已经都做了,再多做,只会惹皇上怀疑。”

  瓜尔佳氏不无忧心地道:“话虽如此,但舒穆禄氏不死,终归还是难以心安,当初她被囚禁在水意轩中,后面不是一样复起了吗?皇上对她,一直都难以彻底忘记,我怕她有朝一日又会死灰复燃。”

  “这个……”凌若正自思索之时,瓜尔佳氏又道:“你可知道皇上这次为何免她死罪,仅只是出家为尼那么简单?”

  “难道不是皇上念在与她的情份上吗?”见瓜尔佳氏冷笑,她蹙眉道:“姐姐可是知道一些我不晓得的事?”

  瓜尔佳氏神色凝重地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晓,皇上之所以会恕舒穆禄氏,是因为舒穆禄氏自认是她银子交给我阿玛的,还请皇上从重处置舒穆禄恭明,宛然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

  凌若檀口微张,不敢置信地道:“她竟然这么说?”

  “不错,就是开一面,恕了她的死罪。你想想,她连自己阿玛额娘都可以推上绝路,又怎么甘心一辈子在永安寺为尼,一定会想方设法回到宫里。甚至于,她根本就不愿去,听说她此刻还跪在养心殿前呢,算着时辰,差不多已经跪了三个时辰了。”

  凌若不说话,只走到门边,将六棱交扇的宫门打开些许,只是一条缝而已,热浪就滚滚袭来,可想而之外面是多么的的热,在这种天气下跪上三个时辰,其毅力绝对非同小可。想到此处,凌若的面色也阴了下来,“那皇上那头怎样?”

  “到现在皇上都没说什么,任由她跪着,出宫为尼一事,应该是不会改了。”对于胤禛的xing子,瓜尔佳氏亦略知一二,只要是胤禛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改。

  凌若微微点头,意有所指地道:“那么就由着她跪下去吧,至于姐姐所担心的事,等她出宫后再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