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章 廉亲王府

  在挣脱了弘时的拉扯后,隆科多乘上了候在一旁的绿呢轿子,四名轿夫抬着一路往府邸行去。

  望着远去的轿子,弘时无奈之下只能恨恨地啐了一口,暗骂一句老匹夫!

  不过骂归骂,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是要赶紧找人商量才行,想到这里,他也快步上了等候多时的轿子,在放下轿帘时吩咐了一句,“去廉亲王府。”

  见弘时说得急切,轿夫不敢怠慢,疾步往廉亲王府行到,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就已经看到廉亲王府的影子,就在轿夫还要往前的时候,弘时忽地道:“慢着,我突然想起之前在古玩斋看中一副古画,还是先去那里吧。”

  轿夫虽觉得奇怪,却也不敢多问,又抬了去古玩斋,弘时下轿后,扔了几钱碎银子,让轿夫先回府后,自己进了古玩斋。

  古玩斋的掌柜识得弘时,一边唤着二阿哥一边将他请了进去,而不久之后,一乘不起眼的轿子从古玩斋后门抬了出去,坐在里面的正是弘时。

  这家看似普通的古玩斋,其莫后真正的老板却是允禩,因为胤禛不喜欢他与允禩往来,所以弘时每次去廉亲王府,都是在这里换轿子,然后一路抬进王府,除了廉亲王府的人,无人晓得弘时其他经常过去,连胤禛也不晓得。

  刚才,他是急昏了头,所以才让轿夫直接抬去廉亲王府,幸好在进去前想了起来,否则万一传到皇阿玛耳中,免不了又是一顿责罚。

  当弘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时,轿子已经停了下来,外面有轿夫道:“二阿哥,已经到廉亲王府了,王爷正在书房中等着您。”

  “知道了。”一下轿,弘时便迫不及待地往书房行去,这里他来过许多次了,熟悉得很,根本不需要人带路。

  到了书房外,弘时也不让人通报,径直推门走了进去,对正坐在案后写字的允禩道:“八叔,不好了,出事了。”

  允禩惊訝地抬起头,打量了满面急切的弘时一眼道:“出什么事了,怎得把你急成这样。”不等弘时回答,他已经猜测道:“可是皇上不同意弘历任去福州的钦差?”

  “不是。”弘时咽了口唾沫,一屁股坐在椅中道:“皇阿玛同意了,但除了弘历之外,皇阿玛让我也任这个钦差。”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大吐苦水,“八叔,这次真是被你害死了,你让我向皇阿玛假意请缨,结果皇阿玛当了真,让我跟老四一道去福州,那个地方现在人吃人,比地狱还惨,若是去了,只怕没命回来。”

  弘时对于此时的福州避之不及,却忘了,造成福州眼下这个局面,害死那么多福州百姓的罪魁祸首恰恰就是他自己。

  弘时的回答,令允禩吃惊地搁了笔,显然他对胤禛这个决定也是颇感意外,成年的总共就两位阿哥,胤禛却要一下子将两人都派去福州那等险恶之地,若不是他对胤禛了解甚深,几乎要以为胤禛得了失心疯想要自己两个儿子死。

  “八叔,你一定帮我想想办法,我说什么也不要去福州。”对于下人端上来的茶,弘时根本没心思喝,只是紧紧盯着允禩,盼他帮自己想办法。

  允禩起身走了几步,在问过弘时今日朝堂上的具体情况后,连连摇头道:“既然皇上已经开了金口,这件事只怕再无还转的余地。”

  弘时一听,大惊失色,迭声道:“那可怎么办?去了福州,我一定会死的,我不想死!”

  “皇上不是说沿途会派一千军士护卫你跟四阿哥吧,又怎么会有事。”允禩话音刚落,弘时就激动地打断道:“八叔,福州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靠那一千军士,根本镇不住那些穷凶极恶的jian民。我不管,总之我是绝对不会去送死的。而且我之所以会主动请缨,是八叔你说我捏的是礼部的差事,对户部一窍不通,就算我主动请缨,皇阿玛也绝对不会同意,可现在……”

  见弘时将事情都怪到自己头上,允禩轩一轩眉毛,不动声色地道:“二阿哥你先别急,容我再想想。”

  见弘时闭嘴,他负手走了几圈后道:“咱们之前联系的那些大臣当时是怎么说的,尤其是隆科多。”

  一说这个,弘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道:“八叔你还说隆科多呢,他就是根墙头草,一听皇阿玛说要让我与老四去福州,就一个屁都不敢放,之后我问他,他还说得冠冕堂皇,丝毫没有觉得不对。”弘时气怒之下,连粗话也脱口而出。

  允禩却没弘时那么生气,看事也没他那么肤浅,一听这话便知道肯定是隆科多察觉到胤禛心意已定,再劝也无用,才会如此,毕竟自己可是拐着弯的将一只价值不菲的翡翠鸟送到他府上。

  见允禩站在那里不说话,弘时急切地道:“八叔,你到底想到办法了没有,再拖下去,万一户部已经筹到了粮草,可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由不得咱们再想办法。”

  允禩一敲桌子道:“不急,我是在想皇上这么决定的用意。”

  “还能有什么用意,皇阿玛根本就是存心看我不顺眼,所以想让我去送死,枉我为了讨他欢心还故意与弘历亲近,简直就是……就是……”弘时一时找不到该用什么词形容,想了一会儿方憋出一句,“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皇上不会让你去送死。”允禩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正在气头上的弘时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时候连八叔你也帮着皇阿玛说话了。”

  “怎么会呢,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想想,皇上有可能不心疼了,但没理由不心疼弘历,若存心是一场死局,推你入局便可,又何必推弘历入局呢?这根本就说不通。”

  被他这么一说,弘时也沉默了下来,是啊,皇阿玛有心害自己勉强还说得过去,可要说害他一向喜爱器重的弘历,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允禩继续道:“虽然我一时猜不到皇上在想什么,但应该不会是坏事,而且真正护卫你们的,也不会仅仅是那一千军士那么简单,应该暗中还有布置,以确定你们两人的安全。”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