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 安心

  就在其话音刚落之时,脸上忽地多了一只手,却是胤禛,他缓缓抚过凌若盘成髻的青丝以及与青丝混在一起的珠玉,仔细抚过后,他有些感慨地道:“人人都喜欢用珠钗首饰装点,朕却觉得‘天然去雕饰’才更美。”

  凌若抬手自髻间取下步摇珠钗,不一会儿功夫便已将固定发髻之外的所有饰物悉数取下,轻笑道:“不知皇上觉得臣妾这样,可勉强能及得上那句‘天然去雕饰?”

  看到她这个样子,胤禛哑然失笑,“若是连你也及不上,那普天之下只怕无人可及!”随着这句话,胤禛目光忽地温柔起来,“今日来看你,感觉你似乎看开了许多,没像以前那么紧张,一见朕就问有没有弘历的消息。”

  凌若低头一笑,随手将饰物交给杨海,口中道:“那皇上可真得谢谢彤贵人,是她煞费苦心的开解臣妾,臣妾才可以如此。”

  “肖彤?”凌若的回答令胤禛惊讶无比,“她竟然可以劝动你?”

  凌若笑而不语,倒是杨海在一旁笑道:“启禀皇上,千真万确,刚才彤贵人借棋说事,劝了主子好一通话,让主子渐渐释怀,要不然也不会与彤贵人下这么久的棋。”

  “肖彤……”胤禛再一次念叨这个并不算太过熟悉的名字,倒是有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在拉着胤禛一道坐下后,凌若有些好奇地道:“话说回来,皇上今日怎么如此有空,看臣妾与彤贵人下棋?”

  胤禛失笑道:“瞧你这话说的,朕哪日不曾来看你过?”

  “臣妾并非此意,只是皇上平时都是来去匆匆,今日……”凌若仔细打量了胤禛一眼,摇头道:“瞧着却是有些不同,不过具体是什么,臣妾却说不出来。”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胤禛拉过凌若的手,于不绝于耳的雨声中道:“今日朕收到来自福州的奏报,是弘历亲自写来的,他说虽然初至福州的形势很险峻,还与那里的百姓起了冲突,不过幸好最后转危为难,在他与弘时的劝说下没有冲突太甚,之后便将米粮按序发了下去,如今已经暂时控制住福州的形势,至少在这批粮食派完之前,不会有危险。另外,福州府衙那边也暂时没事的,只是死了几个衙差,如今他们就在那里落脚。”

  听得这个消息,凌若不禁喜上眉梢,之前虽然也有从福州来的消息,但都是各地官员报上来的,有些模糊,怎及得上弘历亲自写来的奏报准确真切。

  “皇上,臣妾能否……”不等她把话说完,胤禛已经从袖中取出一本黄绫封面的奏本放到她手里,“喏,就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见胤禛如此明白自己的心意,甚至提前将奏本给带来了,凌若感动不已,匆匆道了声谢后便接过奏本仔细看了起来,果然与胤禛说得一模一样,不过奏本上更细一些,还说起福州各处的街市已经重开,米价也正在恢复当中,不过因为百姓之前被饿怕了,仍然不时出现哄抢的情况,所以派米时仍需官兵维持秩序,之前有一回弘时以为情况已经得到遏制,便没有派出官兵看守,造成百姓哄抢推搡,有好一个人被活活踩死,受伤者不计其数,原本准备派两天的米也在一时间被哄抢光,亏得官兵及时赶到,才没有由着事情恶化下去。而弘历在奏本中说到最可惜的一件事就是,明明已经万般告诫那些人,大饿过后,必须由少转多,由薄转稠,不可一时贪饱,吃的太多,但还是有不少人不听劝告,被活活撑死,他们熬过了饥荒,却不曾熬过饥荒后的饱腹之感。不过,总得来说,福州的局势正在不断好转当中。

  凌若仔仔细细看完所有字后,抚着奏本喃喃道:“臣妾认得,认得这是弘历的字,臣妾告诉过他,写字笔锋一定要正,所以他每一笔每一划都特别仔细端正。”

  胤禛扶着她的肩膀道:“你现在总可以放心了吧?”

  凌若刚要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连忙道:“奏本中说在这批粮食派完前不会有危险,那要是派完了,岂非……”

  胤禛安抚道:“你放心,朕已经在让户部继续筹粮了,一定会赶在粮食派完前运到的,弘历他们不会有危险,只要福州的灾情一缓和下来,朕就命他们回京,如此你就不必一直提心吊胆了。”

  凌若被他说的一笑,扬眉道:“自从彤贵人劝过臣妾后,臣妾这心可是放了许多,没有像皇上说的那样提心吊胆呢!”

  看到她展颜,胤禛自然高兴,“朕巴不得如此。”

  笑闹一阵子后,胤禛陪着凌若一道用过晚膳方才离开,在渐晚的天色中,雨势渐渐停止,只剩下毛毛细雨还在飘着,打在脸上,有着夏末秋初的微凉,好不舒服。

  从承乾宫出来,在走了一阵后,亦步亦趋跟在胤禛身后的苏培盛忽地望着一处宫宇低声说了一句。

  胤禛听得旁边有声音,停下脚步道:“呃,你在说什么?”

  苏培盛一脸惶恐地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并未说什么,只是看到再过去一点就是景仁宫,娘子就住在那里,不晓得她现在怎么样了?”

  胤禛浓眉微皱,狐疑地盯着苏培盛道:“你何时对她这么关心了?”

  苏培盛心里“咯噔”一下,晓得是自己提得太明显让胤禛起了疑心,忙诚惶诚恐地道:“奴才nǎ里是关心娘子,实在是关心娘子腹中的龙胎,自从奴才晓得娘子怀了龙胎后,就一直在巴望着娘子为皇上诞下一位小阿哥呢。”

  听着苏培盛这番话,胤禛眼中疑色并未消去,盯着他道:“为何要是小阿哥,难不成你觉得舒穆禄氏要是生了阿哥,朕就不会让她出家了吗?”

  苏培盛一听之下赶紧跪下道:“皇上这话可真是冤死奴才了,奴才是皇上的奴才,娘子出不出家与奴才有何干系,又分不得好处。奴才只是觉得三阿哥、七阿哥先后离去,皇上虽嘴上不说,心中定然是难过的,若是宫中多几位阿哥,那皇上心情也会好一些。”说完这些,见头顶没有传来胤禛的声音,他又赌咒发誓的说,“奴才若有半句虚言,就叫奴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