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三十六章 掉发

  听得这么一回事,那几个人终于死了心,垂头丧气地去了其他地方,少了他们赵方的御药房总管一职,自然稳如泰山,无人可动。

  凌若也让杨海告诉赵方,只要他好生当差,就算将来真老的当不了差事要出宫,她也一定会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让他安度晚年。

  对无亲无故,又年纪一大把的赵方而言,没有什么比“安度晚年”这四个字更重要的,即便现在还只是空谈,也足够让他赌一把的。

  而另一方面,在苏培盛亲自去找过白桂后,白桂终于答应悄悄给如柳腰牌出宫,不过他三令五申,让如柳一定要注意行踪,尽量不要被人发现了。

  承乾宫、坤宁宫、水意轩,这三个地方都在暗中进行着各自的计划,却不知最后谁才能如愿以偿……

  入秋之后,舒穆禄氏发现自己的头发开始越得厉害起来,每次晨起梳头,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掉,经常梳完后满地都是头发,看得她心疼不已,可是不论梳发的宫人动作多么轻柔,都是一样的结果,洗发也是这般。

  不到半月的功夫,头发竟然生生少了一半,只剩下薄薄一层覆在头皮上,要命的的是,这些头发还在不断减少,令她心情一天比一天差。

  这日坐在铜镜前,由着太监小华子为自己梳发,只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平素亦灵巧的小华子竟然盘了好几次都未能将头发固定在头顶,每次刚别了发钗就掉下来。

  舒穆禄氏将拿在手里把玩的簪子往桌上一搁,冷冷道:“怎么在做事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小华子被喝得手一抖,头发再次掉了下来,而且这一次用来固定的发钗还扯痛了舒穆禄氏,令她越发生气,不等她责骂,小华子已经跪在地上迭声请罪。

  “不中用的东西!”舒穆禄氏喝了一声,想要缠着头发的发钗取下来,却发现自己左边的头皮有一块白白的东西,抬手想要将粘到的东西取下来,却摸到温热的头皮,原来那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因为头发一再掉落,稀少的头发无法再遮住头皮,所以露了出来。

  舒穆禄氏凑到铜镜前,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实,如柳看着不对,忙上前拨弄着舒穆禄氏的头发遮住露出来的那块头皮,赔笑道:“小华子真不小心,竟然将主子的头发都给梳到一边去了……”

  她话音未落,舒穆禄氏已经一掌打掉她的手,将头发重新拨开,使得那块头皮重新露了出来,“是小华子不小心还是你骗我?”

  一听这话,如柳连忙跪在小华子旁边道:“奴婢该死!”

  舒穆禄氏没有去理会如柳的话,而是十指梳过长及腰际的头发,在梳至发尾时,已经缠了数根头发在指尖,再看地上,与往日一样,也是黑黑一层。

  舒穆禄氏失魂落魄地看着满地的青丝,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如柳大着胆子道:“主子,其实现在是秋天,叶落发掉,乃是很正常的事情,奴婢自己也是每日起来枕上掉一大片头发,待到明年春天的时候,就又会长起来,所以……”

  “所以我不必担心是吗?”冷凛的声音犹如秋风一样刮过如柳耳边,旋即发间的簪子便被拔了起来,盘起来的头发顿时披落下来,而舒穆禄氏不断拨弄着她的头发,把如柳弄得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一般不说,还歇斯底里地大叫着,“你不是说每日都掉一大片头发吗,为什么你的头发还这么多,头皮也没有露出来?为什么?”

  刚才之所以一直不能将头发固定成髻,不是小华子不会做事,而是她的头发太少,连发髻都盘不起来。

  见她情绪激动,如柳连忙劝道:“主子,您现在怀着龙胎,动不得气。”

  龙胎二字令舒穆禄氏头脑一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只要一看到镜中那一块白花花的头皮,她就快疯了,她怕再这样掉下去,自己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秃子,就像那些削了发的尼姑一样,若真这样,她以后还要怎么见人,怎么得到胤禛的宠爱?!

  不!她不要变成秃子,不要!

  舒穆禄氏在心底里不断大喊着,可满地的头发却在不断刺激着她,让她无法真正冷静下来,反而被惊惧与恐慌所包围。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头发一直在掉,为什么?”舒穆禄氏抱着头痛苦地说着。

  小华子瞅了她一眼,怯声道:“主子,会不会是因为怀了龙胎再加上刚好是秋天的缘故?”

  舒穆禄氏断然否决道:“不可能,宫里又不是我第一个怀龙胎,为何别人就没这样!”

  小华子低了头不敢再说话,倒是如柳道:“主子,小华子说的未必没有道理,每个人都不一样,兴许主子……”见舒穆禄氏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她连忙道:“依奴婢愚见,还是传太医来问问,或许太医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舒穆禄氏有些烦燥地道:“也只能如此了,小华子,你速去请太医过来。”

  “嗻!”小华子答应一声,赶紧去将一直为舒穆禄氏诊脉安胎的许太医给请了过来,许太医在问明舒穆禄氏的情况后,沉吟道:“娘子这个情况,实在是很奇怪,按理来说,在身怀六甲的这段时间内,胎气会起到一个固发的作用,是绝对不会脱发的,倒是产后会因为身子虚弱,而出现脱发的症状。”这般说着,他道:“能否让微臣给娘子把个脉?”

  舒穆禄氏此时已经乱了方寸,一听这话,立刻将挽起袖子,许太医按例覆了丝帕后,开始为其诊脉,在诊脉中,其眉头不时皱一下,令舒穆禄氏越发忐忑不安。待得许太医收手后,她连忙问道:“如何,龙胎可还安好?”

  “龙胎倒是没有大碍,不过经微臣细诊后,发现娘子的体质有了一些变化,偏于阴寒,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使得娘子大量脱发。”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