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不能生育

  胤禛眉头一皱,旋即便舒展开来,“你不会做这样的事,你是故意骗朕的,好让朕一怒之下赐你死罪是不是?”

  凌若没有说话,令胤禛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当即让四喜传承乾宫的人来问话,三福正在外头急得团团转,一听胤禛召见,连忙进去将自己听到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临了道:“皇上,娘娘只是听到娘子说四阿哥不在人世,情绪激动之下一时失手,绝非故意加害娘子的龙胎,而且娘娘当时已经立刻让人召太医了,无奈最终还是没能保住龙胎,请皇上看在娘娘只是无心之失的份上,饶恕娘娘,至于杨海,他更加不是故意的,是……”

  胤禛抬手示意三福不必再说下去,“朕心里有数,你先下去吧。”

  “嗻!”三福躬身退出了养心殿,而在他走后,胤禛看着凌若温言道:“朕说过你不会做这样的事。”

  “呵。”凌若凉笑一声,迎着胤禛的一双眼眸没有丝毫温度与感情,“皇上何时对臣妾有了这么大的信心?不过再有信心也无用了,舒穆禄氏的孩子确实是在臣妾宫中没有的,这么大的事,皇上一定要给后宫众人一个交待,而杀了臣妾就是最好的交待。”

  她话音未落,胤禛已经激动地道:“休想,朕绝不会杀你!”

  凌若没有再说什么,而胤禛在想了一会儿后对四喜道:“送熹妃回承乾宫。”

  四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提心吊胆,此刻听得胤禛吩咐,赶紧答应,在凌若犹如牵线木偶一般地站起身后,胤禛犹豫了一会儿,附在凌若耳边轻声道:“记住朕说过的话,你若敢死,朕就杀了你的家人。”

  凌若身子一颤,紧紧咬住了苍白的下唇,却未曾再说什么,只是随四喜回了承乾宫,在回承乾宫的路上,四喜犹豫了放圴,终还是道:“娘娘,您别怪皇上,自从知道这件事后,皇上真的很后悔很难过,奴才看着他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偏在娘娘面前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皇上之所以不告诉娘娘,也是不想看您难过。”

  “若不是他坚持要让弘历去福州,弘历根本不会死!”明明秋阳正好,她却如置身冰窖一般,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昔日定下四阿哥与二阿哥一道去福州后,娘娘曾找奴才来问过二位阿哥的安全,奴才当时不便说,现在却可以告诉娘娘,皇上除了明面上的一千人之外,还另外从丰台大营调了四千人马跟随,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密探,以确保二位阿哥平安。不管是皇上还是怡亲王,都认为有这么多人明里暗里的护着,二位阿哥不会出事。”

  听着他的话,凌若凉声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弘历死了,死在了福州,本宫再也看不到他了。”

  一想到这里,心立时痛了起来,眼泪亦再次落下,从今往后,每一日她都将承受这样的椎心之痛,永无休止;她想死,胤禛却以家人要胁,束缚着她不许死。

  四喜不想看到凌若这样折磨自己与胤禛,劝道:“失去四阿哥的人不止是您,还有皇上,奴才相信皇上心中的痛绝不会比娘娘少分毫。”

  凌若痛苦地摇头道:“你不必再说了,本宫不想听,你也不必妄想本宫会原谅皇上。”

  见她这般说,四喜只得住嘴,至于胤禛那边,在凌若走后,亦带着苏培盛去了水意轩。

  到那边的时候,一干宫人都惶惶不安地站在外头,看到胤禛过来,手忙脚乱地行礼,一问之下,得知舒穆禄氏果然已经从承乾宫抬回来了,正在里面歇着,许太医也在。

  到了门口,还没进去,便听到一阵涰泣声,中间还夹杂着劝慰声,胤禛深吸一口气,示意苏培盛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胤禛进来,躺在床上的舒穆禄氏哭得越发伤心,这一次并非假装,而是真的伤心欲绝,外加后悔。她是想刺激钮祜禄氏,看她难过绝望的样子,事实上她也确实看到了,只是后面乐极生悲,她被杨海撞到,导致失去腹中孩子。

  胤禛快步来到床边,握着舒穆禄氏伸出的手道:“你怎样了,可还好?”

  舒穆禄氏一边哭一边道:“不好,臣妾一点都不好,孩子没了,臣妾的孩子没了!”

  “朕知道,这已是没办法的事,你莫要太过伤心,好生将养身子,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在说这句话时,胤禛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

  胤禛目光一转,落在尚跪在地上的许太医身上,“除了小产之外,娘子可还有别的不妥?”

  “启禀皇上,除了小产之外,娘子确实……确实还有其他不妥之处。”许太医有些发颤的声音令舒穆禄氏暂时停止了哭泣,盯着他疑惑地道:“还有什么不妥,刚才为什么没听许太医你提起?”

  “微臣怕娘子听了难过,所以没有立即说。”许太医的话令舒穆禄氏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催促道“究竟是什么事,你倒是快说。”

  许太医答应一声,瞅着胤禛小声道:“启禀皇上,微臣刚才把脉的时候,发现娘子因为在龙胎已足五月时小产,严重的伤害了身子,所以……”他缩了缩脖子,涩声道:“所以娘子以后都不能生育了。”

  他话音刚落,舒穆禄氏已经厉喝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许太医重复道:“微臣说……娘子以后都不能生育了。”

  舒穆禄氏怔怔地看着许太医,虽然听了两遍,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是小产而已,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

  也就是说,哪怕她能继续留在胤禛身边,哪怕她日日承宠,也不能再拥有自己的孩子,一辈子不能!

  随着这个念头逐渐变得清晰,心里涌起无尽的恨与悲,是钮祜禄氏,是她害的自己小产,也是她害的自己失去身为一个女人的能力,恨!好恨!

  胤禛亦因为许太医的话有些失神,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安慰着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舒穆禄氏道:“别难过了,事情……”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