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安抚

  胤禛等了许久,始终不见舒穆禄氏回答,道:“朕知道这样很为难你,但这是唯一一个两全齐美的法子,朕希望你可以答应。”

  “臣妾知道。”舒穆禄氏艰难地吐出这四个字,旋即泪眼朦胧地道:“皇上真的希望臣妾这样做吗?”

  “是。”胤禛握住她冰凉的手温言道:“只要你肯识大体,答应朕的要求,不将这件事闹大,朕以后都会待你好,哪怕你再不可生育,朕也绝不会亏待了你,这一点,朕可以向你保证!”

  舒穆禄氏神色凄然地道:“可臣妾失去的是一个已经成形的孩子还有以后为人额娘的资格,皇上这样说,不觉得对臣妾很残忍吗?”

  胤禛重重叹了口气,握着舒穆禄氏的手道:“朕知道,但是你若肯答应,朕以后都会记着你的好,绝不亏待;朕知道你一直很想留在朕的身边,如今不是正好吗?”深深地看了舒穆禄氏一眼后,他再次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舒穆禄氏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她明白,到了这份上,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按着胤禛的意思做,否则就算真让钮祜禄氏受点小苦,她自己在后宫之中也再无立足之地,而且是将胤禛彻底得罪,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她可以继续留在宫中,就一定有机会让钮祜禄氏死无葬身之地,以报今日之恨。

  想到此处,她扯着嘴角艰难地道:“是,臣妾明白,臣妾是皇上的嫔妃,所以绝对不可以让皇上为难,这件事臣妾会守口如瓶,并且告诉所有人是臣妾自己不小心撞伤腹部以致小产。”说到此处,她已是双眼含泪,声音颤抖,“而且以后会对皇贵妃恭恭敬敬,断然不敢有一丝嫉恨。”

  她的话让胤禛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真怕舒穆禄氏会不顾一切地闹下去,到时候他虽然可以不顾一切保住凌若,但始终会让她受到伤害;此刻的凌若已是心哀若死,如何忍心令她伤上加伤。

  不过,舒穆禄氏那句称呼也提醒了胤禛,皇贵妃……他一心想晋凌若为皇贵妃,弥补她失去弘历的痛苦,但如今凌若已经知道了弘历的事,断然不会再有心思接受册封,再加上舒穆禄氏小产的事。册封,明显已经变得不合时宜。

  就在胤禛沉思不语的时候,舒穆禄氏亦是心思飞转如轮,她刚才自然不是无缘无故提“皇贵妃”三个字,而是故意借此提醒胤禛,皇贵妃的册封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合时宜,若强行册封,难免会遭来许多人诟病。

  “熹妃……”胤禛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册封皇贵妃的事就此作罢,以后都不要再提。这段时间你好生养身子,待得你出了小月子,朕便立你为嫔。”

  “是,臣妾会听皇上的,好好休养。”舒穆禄氏乖巧地应着,胤禛在又安慰了她几句后,离开了水意轩。

  在如柳进来后,舒穆禄氏闭一闭目,有些疲惫地道:“如柳,待会儿告诉底下那些人,我小产一事,不要再扯到熹妃身上,若是说起,就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伤,动了胎气。”

  “主子您……”如柳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若非看舒穆禄氏神色正常,她几乎要以为主子是气疯了,不过她也是心思灵巧之人,很快便想了关键处,“主子,皇上与您说了什么?”

  舒穆禄氏望着帐顶的镂银圆球,涩声道:“皇上说会让我继续留在宫中,并且立我为嫔,但前提就是我必须改口,好让熹妃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如柳,真是想不到,最后让我摆脱出家命运留在宫里的,不是孩子,不是别人,竟然是我最恨的人。”

  如柳虽然没有亲耳听得胤禛的话,但通过舒穆禄氏这话也猜到了七八分,眸底有着难掩的惊意,“想不到皇上如此维护熹妃,甚至连该有的原则都没有了。”顿一顿,她又道:“听主子的话,是答应皇上了?”

  舒穆禄氏苦笑道:“我能不答应吗?”

  她的问题让如柳无言以对,良久方道:“这样真是太委屈主子了。”

  舒穆禄氏抚着空空如也的小腹,冷然道:“我也不是第一天受委屈的,忍得了,何况我相信,只要我可以继续留在宫中,就一定有办法对付钮祜禄氏;而且这一次也不是真一点好消息都没有,至少皇上已经决定不册封她为皇贵妃。”

  如柳目光落在舒穆禄氏一直轻抚着的腹部,带着难言的痛意道:“就算如此,也不能抵消主子所受的委屈与伤害。”

  舒穆禄氏bi回眸底的眼泪,咬着牙道:“我知道,所以我发誓,一定要让钮祜禄凌若得到应有的报应,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否则我舒穆禄佳慧誓不为人!”

  胤禛以为用一宫之主的高位就可以安抚住舒穆禄氏,殊不知,后者,想要的远比他想到的多??多,更不是一个嫔位所能满足的。

  凌若自回到承乾宫以后,就一直不吃不喝不动地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哭,只是呆呆地坐着,不论水秀他们说什么都一言不发,不似之前在回承乾宫的路上,还会对四喜有些反应。

  看到凌若这个反应,再加上四喜的默认,水秀等人明白,四阿哥是真的不在了,否则主子不会伤心成这个样子。

  正当水秀手足无措的时候,三福扯一扯她袖子道:“赶紧去咸福宫将谨嫔娘娘请来,这个时候,只有谨嫔才能劝得了主子几句。”

  “希望主子真可以听进去,而不是继续这样折磨自己。”在无奈的叹息声中,水秀快步离去,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便看到瓜尔佳氏匆匆走进来,一直走到凌若面前方才停下脚步,尚未说话,眼泪便从通红的双目中滑落下来。

  她当时正在浇花,听得水秀求见,只道是凌若闲来无事,让自己过去坐坐,怎么也想不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弘历竟然死了?死在了福州?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