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章 疑心未死

  而毓庆宫在弘历的灵位与棺柩抬出后,亦重新封了起来,只有等下一位太子被册封的时候,才会重新启用。

  一得了自由,弘时便迫不及待地赶到坤宁宫,这几天因为天气干燥,那拉氏脸上过敏,又痛又痒,擦了药也不管用,小宁子拿了以前保存下来的金盏干花泡水,不断擦着那拉氏脸颊,为其消肿去痛。

  看到弘时进来,那拉氏温言道:“你守了三天的灵,不眠不休的,想必也累了,回去好生歇着,不必专程跑来给本宫请安了。”

  弘时神色凝重地道:“儿臣有几句要紧的话与皇额娘说。”

  那拉氏眸光一动,示意宫人下去,只留下一个正替她敷脸的小宁子,“又有什么事了?”

  “其实有两件事儿臣早就想与皇额娘说了,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弘时压低了声音道:“皇额娘,皇阿玛很可能已经怀疑到儿臣。”这般说着,他将两日前胤禛问自己的那些话,还有心中的怀疑都说了一遍。

  一听之下,那拉氏大为皱眉,若被胤禛怀疑,那事情就麻烦了,“那还有一件事呢?”

  “儿臣怀疑……”弘时死咬了牙,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儿臣怀疑弘历没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若说刚才那拉氏只是皱眉的话,那这次真是大惊失色了,连小宁子也掉了手里的面巾。

  “之前熹妃与谨嫔在毓庆宫中说起弘历随身带着谨嫔送给他的玉佩,但在尸体身上却并未发现,谨嫔怀疑可能是之前打斗时掉的,但儿臣当时一直在弘历旁边,很清楚弘历身上并没有掉下过任何东西。”

  那拉氏脸色难看地道:“可你之前不是很肯定说那具焦尸就是弘历吗?且人也是你亲手杀的。”

  弘时低着头道:“虽然儿臣也觉得这件事不太可能,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焦尸身上没有玉佩那是千真万确的事。”说到此处,他难掩慌意地道:“皇额娘,你说万一要是弘历没死,那……那该怎么办?”

  那拉氏站起来在殿中来回踱了一圈,思忖道:“你舅父说过,兆惠与阿桂两人的尸体没找到,如果弘历没死,一定是被他们救走了。所以,只要抓住这两个人就等于抓住了弘历。”

  弘时点头如捣蒜,“可要是他们将弘历藏了起来不让我们找到,该怎么办?”

  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那拉氏冷笑道:“藏起来?能藏一辈子吗?换了你是弘历,若没有死,第一件事会是什么?”

  “自然是回来找害他的人报仇!”虽然屋中烧着炭盆,弘时还是感觉手脚冰凉,“不过儿臣那一刀就算没要他的命,也一定让他受了重伤,所以才至今没出现,但只要他伤一好,就肯定会回来的!”

  那拉氏抚着又开始刺痛的脸颊眯眸道:“不错,他一定会回来,所以只要我们守住京城九门,就一定能守株待之鱼!我会让你舅父加强人手,盯着每天进出九门的人,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弘时此刻已经没了主意,听着那拉氏的话不断点头,神经质地道:“是,一定要抓住他们,绝对不可以让他们见到皇阿玛!”

  “外头的事本宫会安排妥当,但是宫里头便只能看你自己了,你皇阿玛既然已经起疑,就一定会让人盯着你一举一动,你自己加倍小心,还有,万万不要在你皇阿玛面前露出任何心虚的表情!”

  弘时点头之余,紧张地问道:“既然这样,那儿臣是否不能再去廉亲王府了?这样一来,皇额娘之前让儿臣去劝八叔的事,岂非……”

  “这个让本宫想想再说,总之没有本宫的话,你绝对不要去廉亲王府,甚至连靠近也不可以,听清楚了吗?”

  “儿臣一定牢记皇额娘的吩咐。”弘时忙不迭地答应,这种时候,他可没胆子不听那拉氏的话。

  在吩咐了弘时后,那拉氏自言自语地道:“不过这件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一定要尽早解决。”

  随后几日,奉了胤禛之命的密探也好,各大家族私养的暗卫也好,都在京城中秘密行动着,而他们的行动多是围绕着廉亲王府进行,看似与平常一样的廉亲王府,实在已被好几拨人盯住,任何一个出入之人,皆被仔细调查,连送菜的农汉也不例外。

  这一情况允禩并非毫无所觉,之前阿大已经将弘时遇袭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在这种势态不明的情况下,他没有轻举妄动,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与平日里一样,该怎样还怎样。

  每隔几日,允禩都会独自一人去京郊骑马,虽说如今天气渐冷,这个习惯却一直保持着没有变过。

  这日,他骑了马从廉亲王府一路骑到京郊,近乎痴恋地看着远处延绵不绝的青山。这大好江山原本都该是属于他的,却被那位好四哥生生夺走,让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坐上龙椅。

  不过,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做稳;不将大清江山搅得天翻地覆,他就不叫允禩!

  不对,他本就不叫允禩,他叫胤禩,是被迫改了名字,终有一日,他要自己恢复自己的正名!

  正当允禩暗自发誓时,耳中传来马蹄声,循声望去,只见一区枣红色的马奔跑而来,一直奔到自己面前方才停住,马背上并没有人,只放了一封书信,四周并无他人,很明显书信是给自己的。

  允禩打开书信一看,里面只写了一行令人奇怪的字:请前来一叙。

  正自不解时,远处传来一声哨响,刚才还安静待着的枣红马忽地抬起前蹄长嘶一声,紧接着调头往来时的方向奔去,允禩犹豫了一下,亦策马跟了上去,足足奔了一柱香功夫后,枣红马才放缓了速度,而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处在一处山腰。

  在枣红马彻底停下时,一个中年人从只剩下些许黄叶耷拉在枝头的树后闪了出来,朝允禩抱一抱拳道:“给廉亲王请安,我家主子正在上面等着,待廉亲王移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