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答允

  不过……到时候允禩已经死了,就算不追封,他也不会知道,更不能闹什么,可笑连皇后娘娘都忌惮三分的廉亲王这一次如此糊涂,连人死如灯灭的道理都不知道,还死命的为自己争取着什么。

  正当英格准备佯装答应的时候,允禩冷言道:“你别以为我死了就奈何不了你们,二阿哥在福州时曾与我有书信往来,我会让豢养的暗卫带着这些书信躲起来,除了我没人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如果二阿哥登基后,没有兑现诺言,那么他们就会将这些书信公储于众,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二阿哥为了一己私利,不止杀害兄弟,还曾将福州府变成地狱。你猜,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是遭万民唾骂,还是被人推翻坐下的龙椅?英格,试问这样的结果,你担待得起吗?”

  英格没想到他不止看透了自己的心思,还这样毫不留情地戳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一会儿方僵硬地道:“这件事非我所能决定,需得请示过皇后娘娘。”

  “好。”允禩干脆地答应道:“我就等你三日,还是在这里,不过三日后,我要弘时亲自来答覆我!”

  英格咬一咬牙道:“好,就三日!”

  事已说完,允禩当即转身离开,留下英格一人在原地苦思该如何将他的要求告诉那拉氏!

  虽然英格一再斟酌了言词,但听到允禩的要求,那拉氏还是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道:“岂有此理,一个将死之人居然还敢威胁本宫!”

  英格连忙起身道:“娘娘息怒,不值得为这种人动气伤了身子。”

  那拉氏脸上的过敏一直没有好过,金盏花水敷脸虽能消去痒痛,但也只是一时,只要半天不敷就立刻痛痒难耐,为着这个,她已经几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本宫倒是想不动气,可弘时那么多把柄落在他手上,你让本宫如何能够平心静气!”那拉氏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后道:“你倒是说说,可有什么法子?”

  英格小心地觑了她一眼道:“回娘娘的话,依微臣愚见,不如先答应了他,始终眼下这关才是最要紧的,至于后面追封皇父一事,咱们可以慢慢在想办法。”

  他话音刚落便引来那拉氏一顿指责,“办法办法,说得轻巧,若到时想不出,便得冒着天下的耻笑追封他为皇父,到时进了奉先殿祭拜,弘时是该先祭皇上还是先祭这个皇父?你听说过哪个皇上有两位皇父的?”

  英格被骂得大气也不敢喘,一直待那拉氏指责完了方才小声道:“可眼下这个形势由不得咱们不答应,一旦他将二阿哥扯出来,就什么都完了。”

  那拉氏冷喝道:“还用你告诉本宫?!”

  虽说生气得很,那拉氏心里却很明白,英格说的没错,如今摆在眼前的只有这么一条路,没第二个选择,就算再怎么憋屈都唯有答应。也不晓得是否生气的原因,脸上的痛痒一下子变得剧烈,令她忍不住道:“小宁子,去绞水给本宫。”

  因为那拉氏脸上过敏一事,殿中一直备着用金盏花泡着的水,小宁子赶紧过去绞了半湿的面巾递给那拉氏,让她敷在半边脸上。

  在一阵难捺的沉默后,那拉氏取下面巾攥在手里道:“后日让弘时去见允禩,至于追封一事,就说本宫答应了,只要弘时登上皇位,就一定会追封他为皇父。”

  虽然妥协令她很不甘心,但此时此刻,若不妥协,她与整个那拉家族都会跟着弘时完蛋,这个她绝对不愿见到的。

  正当那拉氏与允禩做着交易的时候,胤禛派出去的密探也源源不断地将搜查着情报,将之呈给胤禛,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允禩,甚至于允禩底下一批暗卫的行踪也被密探查到。

  除了允禩,弘时以及之前举荐弘历去福州的一众大臣全部处在监视之下,胤禛这一次是下了狠心,不论涉及多少人,不论会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都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水,给弘历,也给凌若与自己一个交待。

  相比之下,后宫似乎更宁静一些,不过也只是表相而已,按着胤禛的吩咐,礼部定了吉日为舒穆禄氏定册封礼,但封号迟迟未定下,内务府也不敢问,谁都晓得皇上因为太子爷早逝一事难过不已,哪个又敢去触这个霉头。可封号一日不定下来,金册便一日不能铸,没有金册与封号,那册封礼真成了一个笑话。随着吉日的临近,水意轩上下均急的不得了,尤其是舒穆禄氏,每日三四次地催促宫人去打听,但每一回都是以失望告终。

  在又一次失望后,舒穆禄氏终于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将宫人端来的鹿茸炖虫草狠狠掼在地上,吓得宫人连忙跪下请罪。

  如柳无声地叹了口气,惊慌不安的宫人道:“你先下去吧,这里我会收拾。”

  听得如柳吩咐,宫人如逢大赦,赶紧退了出来,待屋中没有旁人时,如柳劝道:“主子如今尚在月子中,不宜动气,其实封号一事,早晚会定下来的,不必急在一时。”

  “一时?”舒穆禄氏冷笑道:“如今离册封礼只剩下不到十天的功夫了,封号却迟迟未下,按这形势,只怕到了册封礼那日也定不下来。其实择个封号能费多少功夫,是皇上自己没这个心思。”

  “太子爷新丧,皇上没心思也是人之常情。”如柳话音未落,舒穆禄氏便尖锐地接上来道:“都已经下葬多日了,再难过也该过去了,若真放不下,何不与太子爷一道躺进棺材里去。”

  如柳大惊失色,赶紧捂住舒穆禄氏的嘴巴道:“主子,这话说不得,让人听见了,可是杀头大罪。”

  舒穆禄氏扯下她的手冷哼一声,不过到底没说下去,显然她心中也是忌惮的。其实她也就在只会在如柳面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若再多一个人,哪怕是她平日使惯的宫人,也绝对不会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