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三司会审

  所谓三司,即大理寺卿、都察院左都御史、刑部尚书,会审本该在刑部,但应允禩身份特殊,故定在宗人府,并会同宗人府宗正一道审理。

  在三司与宗正坐堂后,允禩从大牢提了出来,他如今虽已沦为阶下囚,但仍是一副温尔雅,不骄不躁的样子,与平时一般无二。

  因允禩如今仍是王爷身份,是以一众会审官员并未让他下跪答话,刑部尚书王善一拍惊堂木道:“廉亲王,你可知自己犯所何罪?”

  允禩轻弹了一下袍角道:“这也正是我奇怪之事,前夜有人突然闯入我府将我抓至牢,如今又三司会审,实不知我究竟犯了何罪,要动用这么大的阵仗。”

  见允禩在那里装糊涂,王善与另几位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单刀直入道:“廉亲王,你擅自蓄养暗卫,此乃一罪;指使暗卫弄沉两批运粮船致使福州出现大面积的饥荒,变成人间地狱,此乃二罪;杀害连江县千余民百姓,此乃三罪;谋害宝硕太子,此乃四罪。这四条罪,你可承认?”

  “根本就没有这些事,将福州闹得饥荒遍地对我有什么好处?害死宝硕太子对我又有什么好处?你说的这些罪,根本就是对我的诬蔑。”在胤禛动手的那一刻,允禩就知道他必是掌握了自己犯事的证据,但抓到的是什么证据却无从知晓。在这种敌情未明的情况下,他自不会傻的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

  见他一条罪都不肯认,坐在上头的四位大人均皱起了眉头,在与左都御史说了几句后,做为主审的王善道:“来人,将那几人带上来。”

  在他话落后不久,便有差役带了数名身着黑衣之人进来,一看到这些人,允禩虽然神色看着平静,眼皮却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这些人不是旁人,正是他手下的暗卫。

  这些暗卫一个个均精神萎靡,面色潮红,一被放下后就软倒在地,看着没什么力气。

  王善命人将他们上衣脱去,露出大块大块溃烂的皮肤,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却是宫太医。

  “廉亲王,这位是曾跟随过宝硕太子与二阿哥去过福州的太医,经他诊治,断定这几人身上的症状,与福州那些因吃了人肉而发病的人症状一模一样,而这种病是可以传染的。”

  允禩摊手道:“那又如何,我并不认识他们,他们去不去福州与我有何干系。”

  见允禩一味否认,王善等人均觉棘手不己,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问的时候,有一个差役快步走到大理寺卿耳边说了一番话,后者神色一紧张,召过王善等人将刚才听到的话复述了一遍,众人脸色不约而同地变了一下,且目光都望向了门口,大有想要起身的想法。

  允禩将他们这番模样看在眼里,微拧了轩眉不知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王善轻咳一声,重新坐直了身子后道:“廉亲王,你说不认识他们是吗?那你如何解释与他们一伙的人身上会出现你的亲笔信。”

  允禩目光一闪,冷声道:“什么亲笔信?我怎的不知道。”

  左都御史从摆在面前的一大摞卷宗捻起一张纸念道:“尔等继续往福州行进,至于江宁那边我会另外派人前动,务必要截杀兆惠与阿桂,不能让他们踏入京城一步。”

  从左都御史念第一个字起,允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一片,这句话正是他亲手所写,写完后绑在信鸽上,传给自己派去的暗卫处,为何会在他们手里?之前那几个患了病的暗卫出现,他虽惊讶却没有什么害怕,就算证明这些暗卫是他蓄养的,也不过是小罪一桩,如今京城哪个大家族不曾蓄养暗卫,只是不曾摆到台面上罢了。

  可是这张密条却足以要他的命,而且密条被截,只怕他派去福州的那些暗卫也已经被抓了。

  “我等已经派人拿廉亲王以前所写的奏折请京所有对字迹有研究的鸿儒比对,证实纸条上的字与廉亲王的字一模一样,不存在任何临摹冒写的可能。若廉亲王对此不认同的话,可以当场书写一遍纸条上的字,以做比对。”随着左都御史话音的落下,立时有差役奉了纸笔到允禩面前。

  允禩提起犹如千钧重的竹笔,犹豫许久终是没写下去,而是将笔一扔道:“不必了,那纸条确实是我所写。”他固然可以将字写的与平常不一样,但只要将他府所有的书信拿出来一比对就会穿帮。

  王善精神一振道:“这么说来,你是承认那四宗罪了?”

  “王大人这话却是错了,不错,我承认这张纸条是我写的,但顶多也只是承认有蓄养暗卫,并且派他们杀两个人罢了,与福州饥荒、连江县千余人性命还有太子爷的死有何关联。”

  一脸冷峻的左都御史哼了一声道:“你要不是做贼心虚,何必派人去追杀兆惠与阿桂?”

  允禩目光一转,已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说辞,“他们两个在冰嬉比试耍手段令我两个儿子失去了夺第一的资格,我怀恨在心,所以得知他们两个未死后便派人追杀他们,好为我两个儿子出气!”

  不曾说过话的大理寺卿嗤笑道:“廉亲王这话未必太过勉强,只是一个比试罢了,需要专门派人追杀这么严重吗?”

  “我两个儿子原本对这场冰嬉比试志在必得,岂料被那两小子破坏,他们回府后吃不下睡不着,人一下子瘦了许多,这一切均是因那两小子而起,不杀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原本他们在福州死了也就罢了,偏生后来又有消息说他们还活着,既然天没收他们,那就只有我自己动手了。”

  大理寺卿摇头道:“廉亲王这番说辞未免太过勉强,根本不能令人相信。分明是你派人害死了宝硕太子与随行的人,而之后你在知道兆惠与阿桂没死时,想要斩草除根,故派底下的暗卫追查灭口。”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