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下药

  不等纳兰湄儿说话,胤禛先一步道:“你来,可是想为允禩求情?”

  “是。”纳兰湄儿刚说了一个字,胤禛便道:“朕说过,朕不会宽恕允禩的,你再求也无用。”

  胤禛令纳兰湄儿有些奇怪,瑞嫔明明说胤禛态度有所软化,怎的……是了,瑞嫔说过胤禛一直在批阅早朝呈来的折子,想来是批得有些烦燥,所以才会如此,只要他心情有所好转,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这般想着,纳兰湄儿心下稍安,抬头道:“湄儿知道,不过除了允禩之外,湄儿还有许多话想与四哥说。”

  她突然这样说,胤禛颇为不解,上次自己拒绝了湄儿的哀求,湄儿若是因此怨恨自己,自己一点都不奇怪,但要说有许多话与自己说,实在令人费解。

  不过湄儿这么说,他亦不会拒绝,当下道:“那好吧,朕听着,你说就是。”

  纳兰湄儿一脸感慨地道:“湄儿记得以前冬天时,常与四哥围坐在炭盆前喝茶嗑瓜子,四哥知道湄儿喜欢吃瓜子肉,所以便剥好了给湄儿,自己常常一颗也不吃。”

  胤禛意外地道:“这么久的事想不到你还记得。”

  “确实是很久了,但回想起来,却像在昨日一样。”说到这里,纳兰湄儿涩声道:“当时湄儿与四哥都是无忧无虑,若一切可以回到当时,该有多好。”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话虽如此,但胤禛看着纳兰湄儿的目光却温和了许多,“朕虽不会恕允禩,但朕也不会让他的事牵连到你身上,你尽管住在原来的宅子里,什么都不会少。”

  可是允禩死了,我的两个儿子也被流放在外!

  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在到嘴边的时候忍住了,纳兰湄儿勉强一笑道:“四哥待湄儿的好,湄儿会永远记着,只是不知现在湄儿是否还有资格与四哥一道喝茶?”

  “自然是有。”这般说着,胤禛唤了苏培盛进来,命他去沏两盏茶来。

  苏培盛退到殿外,正要去沏茶,看到如柳尚在,不由得很是奇怪,“纳兰福晋都进去了,你怎么还不走啊?”

  如柳凑上去笑道:“公公有所不知,主子吩咐了奴婢,说要等纳兰福晋出来,万一她到时候心里不痛快,也好宽慰几句。”

  “看来瑞嫔与纳兰福晋真是很投缘,除了皇上,咱家可从没看到瑞嫔对谁这么上心过。”

  “公公这话可是不对。”如柳抿着嘴道:“除了皇上之外,要说主子对谁最上心,非公公莫属,昨日里主子还说要将皇上前几日送来的那幅画送给公公呢,就看公公什么时候有空去拿。”

  如柳这话让苏培盛一张脸笑开了花,“瑞嫔娘娘真是太客气了,这让奴才如何敢当啊。”

  “公公帮了主子那么多,主子待公公好也是应该的。”如柳满面笑容的说了一句,随后道:“对了,刚才皇上叫公公进去做什么?”

  被她这么一提,苏培盛想起胤禛的吩咐,一拍脑袋道:“差点把正事给耽误了,皇上吩咐了咱家沏茶,不与你说了,否则皇上怪罪下来,咱家可吃罪不起。”

  如柳正等着这么句,见苏培盛往茶房行去,连忙跟上道:“公公,我帮你啊。”

  苏培盛正着急着,也没拒绝,到了茶房,在帮苏培盛沏好茶,在一手一个盖茶盏的时候,如柳小指指甲不着痕迹地划过茶水,事先隐藏在指甲中的药粉悄无声息的融入茶水中。

  苏培盛没发现如柳的小动作,急急忙忙端了茶水进去,纳兰湄儿接过茶亲手奉与胤禛,“四哥请喝茶。”

  胤禛颔首接过,在他抿茶的时候,纳兰湄儿自己也喝着茶,同时紧张地思索着待会儿该怎么开口,今日不管怎样,她都要劝胤禛回心转意,免除允禩的剐刑与死罪。

  不知是否炭盆烧得太暖的关系,两人不约而同地感觉身子热了起来,为了缓解身上的热意,胤禛不断地喝茶,可是越喝越觉得热,连脸都烫了起来,且内心深处似有一种冲动在蠢蠢欲动。

  “四哥,能否把这炭盆给灭了,总觉得这里好热?”纳兰湄儿不说话尚说,一说话,胤禛的冲动更加明显,他赶紧压制住,取过纳兰湄儿没有喝完的茶浇在炭盆中,只听“嗤”的一声,炭盆冒起阵阵清烟,炭火随之熄灭。

  虽然炭火灭了,但胤禛与纳兰湄儿还是觉得很热,尤其是胤禛,浑身上下像有火在烧一样,令他坐立不安,而且目光落在纳兰湄儿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难以移开。

  纳兰湄儿扯着领子道:“四哥,为什么还是很热?”她虽自我感觉像平常一样说话,但语调中却不自觉地多了一丝媚惑之意,这丝媚惑落在胤禛耳中,令他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想是地龙烧得太暖了一些,朕这就叫人去把地龙停了。”胤禛有些心不在焉的说着。

  那厢,纳兰湄儿亦感觉到胤禛火热的目光,身子酥软不已,她勉强控制着自己站起来道:“我……我想先去外面透透气。”

  不等胤禛答应,她便匆匆往外走去,然刚走了几步路,便软软倒在地上,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

  看到她倒地,胤禛连忙过来扶起她道:“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纳兰湄儿不敢迎视他的目光,想要推开他,可是双手与双脚一样使不上力,只能由他抱着自己,而神智更在慢慢变得模糊。

  至于胤禛,他的感觉比纳兰湄儿还要强烈许多,理智告诉他应该要松手,可那双手就像自己有思想一样,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扶得更紧。

  “四哥,你做什么,为什么不放开?”纳兰湄儿还有最后一丝理智,知道他们不该有这样肌肤之亲,想要让胤禛放开自己,殊不知她说话的时候,红唇一张一阖,反而令胤禛腹中那把火烧得越发炽烈,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可是湄儿是他弟媳,他不可以做出有伤风化的事,哪怕他心里对湄儿一直忘情,也绝对不能。

  ∷更新快∷∷纯文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