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哀莫大于心死

  凌若愣愣地看着瓜尔佳氏,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听到这样一番话,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双唇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一样,张不开,也发不出声音。

  早在话音未落之时,瓜尔佳氏便感觉到握在掌中的手渐渐冷了下去,到最后更是如冰块一样,冷意bi人。

  看到凌若一直没反应,瓜尔佳氏赶忙道:“水秀,去给你家主子端盏羊奶来。”

  “是。”水秀赶紧爬起来去端羊奶,又放在炉上烫到温热的时候方才端进来,而在这段时间,凌若一直保持着与刚才一样的姿势,甚至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瓜尔佳氏将温热的羊奶塞到凌若手中,又裹住她无力的双手柔声道:“来,先把羊奶喝了,你答应过我的,不可以激动,不可以伤心。”

  不论瓜尔佳氏怎么说,凌若都没有反应,只是怔怔地看着温滑白腻的羊奶,过了许久,忽地羊奶泛起一丝涟漪,自然不是无缘无故,而是有东西落了进去,却又转瞬无踪。

  离凌若最近的瓜尔佳氏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滴眼泪,她心疼地握着凌若的手道:“记着你腹中的孩子,千万不要动了胎气,还有,这件事是真是假还不知道,或许一切都只是空穴来风。皇上向来是一个极理xing的人,就算他真喜欢纳兰湄儿,也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

  凌若努力张开嘴巴,艰难地道:“对着别人他或许冷静,但纳兰湄儿是他的死穴,只要一面对她,所有理xing冷静都会在化为乌有,姐姐不要忘了当初的佟佳梨落,只是一个替身就让他神魂颠倒。”

  瓜尔佳氏反驳道:“但你也不要忘了舒穆禄佳慧,她的眉眼十足像纳兰湄儿,但当初选秀的时候,皇上却没有选中她,只是后面出了些事,才阴差阳错地让她留在了宫里。”

  凌若没有接话,只是不住地摇头,神色间带着无尽的悲怆,“二十多年过去,我以为皇上可以放下纳兰湄儿,原来不是啊,他一直……一直都放不下。同样的,不论我为他付出了多少,失去了多少,终是不及纳兰湄儿许多。”

  “不会的,若皇上真放不下纳兰湄儿,早在刚登基的时候就可以将她抢到身边,何必要再等四年之久。你相信我,这件事一定是假的。”

  “不是,是真的。”凌若凄然一笑道:“刚才皇上来看我,说他恕了阿其那的性命是有苦衷的,我当时不明白苦衷是什么,现在却是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若儿!”看到她这个样子,瓜尔佳氏心里甚是难受,又想不到什么话安慰,只能哽咽地道:“你若是想哭就哭吧。”

  “不。”凌若深吸一口气,忍着眼底的酸涩道:“我要是哭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会跟着哭,我不想孩子还没出生就流泪,姐姐放心吧,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既然皇上心中没有我,那我又何必为他伤心难过。”

  听着她这话,瓜尔佳氏反而更害怕,都说哀莫大于心死,难道若儿真的对皇上死心了?所以什么事都不再管不再说,正待要说话,凌若已经先一步道:“姐姐,我很累,想休息一下。”

  见凌若不愿多说,瓜尔佳氏只得做罢,“那好吧,你好好歇着,改明儿我再来看你。水秀,你们两个好好照顾你家主子,有什么事就赶紧来告诉本宫。”

  “是。”在送瓜尔佳氏离开后,水秀道:“主子,奴婢们扶您去床上歇着吧。”

  凌若摇头道:“不必了,你们都下去,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水秀与杨海虽然极不放心,但也晓得她心情不好,不敢多说,垂手退下下去。

  待屋中只剩下自己一人时,强忍在眼底的酸意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化为晶莹的泪水模糊了眼睛,随时都会滴下来。

  “不要哭!不要哭!”凌若嘴里喃喃地重复这几个字,但眼中的酸意却还在继续扩大,让她几乎忍不住想要放声大哭。

  不行的,她说的,不可以让她的孩子没出生就饱受哭泣的滋味,为了这个得之不易的孩子,她一定要忍着。越这样想,心里就越难过,二十多年了,不论她多么努力,都摆脱不了纳兰湄儿的阴影,不止她,连她的孩子都一直被笼罩在这个阴影之下,以后……以后她该怎么办?是否,真的该从此死心,不对胤禛抱一丝幻想期望?

  她很想从此死心,变成一个无心人,从此不伤不痛,不悲不喜,可胸口的位置却一直在抽痛,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不敢动不敢眨眼,因为只需要一个微小的动作,就可以令眼泪从早已盈满的眼眶中落下来。就这样坐着,一直到眼泪被屋中的热气蒸得化为水汽,消失……又或许说是弥漫在整间屋子里。

  另一方面,胤禛在回到养心殿后一直集中不了精神,翻开一本折子,却迟迟不知从何落笔,那一个个墨字虽然都认识却映入不了脑海。

  胤禛烦燥地合起折子,将四喜唤进来道:“苏培盛那边可有招认了?”

  一听这话,四喜连忙躬身道:“回皇上的话,苏培盛什么都没有招,只是一直喊着冤枉。”他偷偷看了胤禛一眼,续道:“皇上,恕奴才多嘴说一句,苏培盛与奴才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他的xing子奴才很清楚,绝没有胆子做出背叛皇上的事情来。”

  苏培盛出事的时候,他虽不在场,但他到底是胤禛身边的人,又经常去看苏培盛,知道胤禛怀疑苏培盛在茶中下了不该的东西,不过他并没有想到会是媚药。

  “背叛朕?”胤禛冷眼看着他道:“这么说来,你都知道了?”

  四喜听到胤禛话中的不悦,但他实在不忍苏培盛落难,逐道:“是,奴才有去慎刑司看苏培盛,他告诉了奴才,不论是奴才还是苏培盛,一向都对皇上忠心耿耿,奴才保证他绝不敢伤害皇上龙体。再说,害了皇上,他又讨不到什么好处。”

  ∷更新快∷∷纯文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