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茶

  “福晋尽管放心,微臣刚才给您服用的药粉都是一些有益身体的,至于刚才那张方子,也都是一些清火解毒的药,不会对福晋身子有影响。”何太医的话令纳兰湄儿安下心来,“那就好,待会儿皇上问起,就一切拜托何太医了。”

  何太医点头之余,不知想到了什么,折身走到桌前,从鎏金提壶中倒了一些茶水在手里,然后弹在纳兰湄儿额上,令之看起来就像痛出来的冷汗。

  等他们做完这一些之后,胤禛也到了,他大步走进来,人还没到声音已先至,带着焦灼道:“出什么事了,为何好端端的会中毒。”

  “皇上。”随着这两个字,纳兰湄儿用力眨一眨眼,从中挤出两滴泪来,朝已经走到床前的胤禛道:“皇上,湄儿差一点就再也看不到您了。”

  胤禛握住她的手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的宫人说你中了毒?朕一听说你出事就急急赶来了。”

  纳兰湄儿也不说话,只是伏在胤禛怀中哭个不停,胤禛见状转头对仍行着礼的何太医道:“何太医,你来说,纳兰福晋中的是什么毒?”

  “回皇上的话,微臣替纳兰福晋诊脉后,发现她中的是砒霜之毒,幸好这砒霜成份驳杂,发现的又及时,方能将纳兰福晋自鬼门关前拉回来。”何太医的话令胤禛眸光冷冽不已,“那你可知纳兰福晋为何会中毒?”

  “这个……”何太医故作为难地看了纳兰湄儿一眼,后者无力地抬起头道:“何太医妙手回春,湄儿已经没事了,请皇上不要再问下去。”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朕怎能不问,说,到底是谁害得你中毒?”不论胤禛怎么问,纳兰湄儿始终不肯说,只一味哀求胤禛不要再多问,最后实在被胤禛问得无法,方哀哀地道:“湄儿知道皇上在意紧张湄儿,可事已发生了,再多说也没意义,倒不如就此平息,以免后宫不宁。”

  胤禛敏锐的从她这话里听出了问题,抓着纳兰湄儿双肩道:“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是谁向你下的毒?”

  纳兰湄儿低头不语,但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胤禛追问道:“湄儿,你到底朕,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害你?”

  “其实……”纳兰湄儿迟疑半晌,摇头道:“其实妾身也不肯定,但何太医说砒霜不能久存于体内,而在毒发之前妾身又只在熹妃娘娘那里饮过一盏茶,何太医说十有**就是那盏茶。”

  她的话令胤禛身子一僵,面上错愕万分,若儿……这件事竟与若儿有关……难道是若儿嫉妒湄儿入宫,又怕自己会正式册封她为妃,所以下毒加害?

  “你是说熹妃,她在茶中下砒霜?”胤禛艰难地问出这句话。

  纳兰湄儿垂泪道:“妾身也不知道,只是除此之外,妾身真的不曾再服食过任何东西。”

  胤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片刻道:“你说你在熹妃那饮了茶,朕记得你入宫后就从没去过承乾宫,怎么今日会过去,是熹妃召你前去吗?”

  纳兰湄儿心头微颤,借着抹泪的举动掩饰紧张之色,随后道:“不,是妾身主动去求见熹妃的。”

  她这话令胤禛心中生疑,盯了她的脸道:“你去见她做什么?”

  胤禛的话似挑动了纳兰湄儿心中的难过,令她哭得比刚才更伤心,一边哭一边道:“在妾身入宫时,皇上曾说过会好生补偿于妾身,不让妾身受委屈,可入宫之后,皇上却迟迟没有给妾身一个名份,令妾身在宫中受尽白眼。”

  胤禛一怔,旋即道:“朕不是说了待时机成熟时自会册封于你吗?”

  “皇上虽然如此说,但妾身心里明白,不是时机不成熟,而是皇上顾虑熹妃娘娘,知道熹妃娘娘不喜欢妾身,更不喜欢妾身入宫为妃,所以才迟迟不愿行册封之事,由着妾身受尽委屈。每次只要妾身出了翊坤宫,就会听到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还有那些宫人也是,因为妾身没有名份在身,就看不起妾身,连礼也不行一个。”

  “既是这样,你为何不与朕说?”胤禛话音刚落,纳兰湄儿便难过地道:“就算与皇上说了又有何用,皇上心里根本就不在乎妾身,更加比不得熹妃娘娘重要。”

  胤禛目光一闪,拍着纳兰湄儿的手道:“朕何时说过这样的话,是你自己胡思乱想。”

  “是与不是都好,妾身今日去承乾宫,是想求得熹妃娘娘的原谅,希望她不再对妾身存有偏见,如此一来,皇上也不必左右为难。为了表示诚心,妾身甚至跪下求熹妃娘娘,可是她说什么都不肯,只赏了一盏茶便让人将妾身赶了出来。之后,妾身就回了翊坤宫,然后突然觉得腹痛如绞,而且越来越利害。”

  蓝儿在一旁插嘴道:“启禀皇上,福晋回来后,痛得脸色青白,好不吓人,奴婢记得当时还倒了杯茶给福晋,岂料福晋喝了几口就全吐出来,之后实在看得害怕,便紧赶着去太医院将何太医请来了。”说罢,她跪下愤然道:“皇上,您可一定要替福晋做主啊!”

  胤禛没有理会蓝儿,而是盯着纳兰湄儿道:“这么说来,熹妃是在你恳求这后,才赐下的茶?”

  “是,娘娘当时还用了武夷山的大红袍来沏茶,还让妾身一定要将茶喝完,妾身当时虽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想,之后喝了半盏实在喝不下方才作罢,妾身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也没想到……”她哀哀的说不下去,泪水却是不住地垂落,打湿了衣衫。

  茶,分明是在纳兰湄儿刚去的时候便赐下了,但到她嘴里却变成了是在恳求之后所赐的。看起来只是改了时间,但背后所蕴的意思却是大不相同,令人听起来,像是凌若不满纳兰湄儿的恳求,从而在茶中下毒加害。

  而这……也是舒穆禄氏与纳兰湄儿说此计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照着说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