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错信

  “这个……我也不清楚。”说到这里,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连忙道:“不过前几日,有一个面生的小太监替我梳头,揪得我头发好痛,后来想再找他,就再也找不到了,问了内务府,也说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太监,更没有记录。”

  “那可就奇怪了,所有宫人派去何处都要经过内务府登记,若真是你宫里的,怎会没有记录,分明是有人冒充的,目的就是为了娶你的头发施术。”

  舒穆禄氏话音刚落,一直沉默不语的凌若便道:“瑞嫔若是怀疑本宫直说就是,何必这样拐弯抹角。”

  舒穆禄氏微一欠身道:“臣妾岂敢,只是这巫盅娃娃是从娘娘床下搜出来的,臣妾实在不能不怀疑。”

  那拉氏抚袖站起身来,盯着凌若肃声道:“熹妃,这件事真是你做的?”

  凌若跪言道:“臣妾没有做过,是有人诬陷臣妾,还请皇上与皇后娘娘明鉴!”

  那拉氏眸光一闪道:“既不是你做,那为何巫盅娃娃会在你的床下,这里可是承乾宫,四处都是你的宫人,别人如何能够栽赃诬陷?”

  “有人存心想要诬陷臣妾,就算臣妾防守得再严密,也不可能滴水不漏。再说,若真是臣妾做的,为何要将这个巫盅娃娃放在床下这么明显,随便找个地方埋起来不是更隐蔽吗?”说罢,她对胤禛道:“皇上,臣妾与您多年夫妻,您应该知道臣妾为人如何,臣妾可以对天发誓,绝不曾做过任何加害纳兰福晋之事。”

  舒穆禄氏cha言道:“娘娘若真的没做过,又何必急着发誓呢,还是说娘娘根本就是心虚?”

  凌若目光一转,冷冷盯着舒穆禄氏道:“本宫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心虚,倒是瑞嫔,不断地指称本宫以巫术加害纳兰福晋,究竟是何意思?是否将这个布偶娃娃放在本宫床下,陷害本宫的就是你?”

  舒穆禄氏没想到她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心中一慌,连忙跪下道:“皇上,臣妾不过是就是论事罢了,绝对没有做过任何陷害熹妃娘娘的事。”

  胤禛将复杂的目光自凌若脸上移开,起身走到舒穆禄氏面前,弯腰扶起她道:“朕知道,你且起来。”

  胤禛的话语和举动令舒穆禄氏心中一安,依言起身,不过她毕竟心中有鬼,被凌若这么一喝不敢再多言,敛袖站在一旁。但这并不表示她就放过凌若了,恰恰相反,费尽心思设下这个圈套,为的就是要让钮祜禄氏步上万劫不复之路,不亲眼看着钮祜禄氏死,怎对得起她做这么多事。

  在她如此想着的时候,胤禛已经再次开口道:“熹妃,朕知道你不喜欢湄儿,也不想她留在宫中,但有必要这么恨她吗?”

  凌若抬头,眸中带着深切的痛意,颤声道:“皇上这么说,是认定臣妾以巫术加害纳兰福晋了?”

  她的话令胤禛眸光一缩,异样从眼底浮了上来,但很快被他生生压了下去,“朕也不希望是你,可从刚才起,你对搜宫一事就表现得很是抵触,如今更在你床下搜到这个布偶,你告诉朕,朕还要怎么相信你?”

  他怀疑的话语令凌若心中剧痛,胤禛曾不止一次的说过会相信她,可事到临头,承诺却又一次地变成了空言。

  她深吸一口气,倔强地道:“不论皇上信不信,臣妾都没有做过,臣妾是无辜的!”

  看到自家主子被人陷害,杨海等人也顾不得许多,纷纷奔进来跪下为凌若辩解,“皇上,奴才等人愿用性命担保,主子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加害纳兰福晋的事,还请皇上明查。”

  那拉氏走上前道:“熹妃,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无辜,又说别人陷害你,那你倒是说给皇上与本宫听听,究竟哪个与你有这么大的仇恨,要用如此恶毒的手段陷害你?”

  凌若抬眼,一一扫过站在面前的刘氏等人,最后落在舒穆禄氏与纳兰湄儿身上,冷冷道:“何人口口声声咬着臣妾不放,何人就是陷害臣妾的人,只要皇上追查下去,一定可以查到证据,好比瑞嫔,她不是一直急着想证实臣妾就是用邪术之人吗?”

  舒穆禄氏眼皮一跳,哀声道:“娘娘这是何意,臣妾已经说过,刚才所言都是就是论事,并无半点他意,为何娘娘始终对臣妾有所误解。”

  凌若还待要说,胤禛已经冷喝道:“好了,熹妃,朕不想再听你将罪责推在别人身上,再说瑞嫔无缘无故地诬陷你做什么。”

  “皇上为何认定一切是臣妾所为?”别人的怀疑,她可以不理会,但胤禛的怀疑却令她心痛如绞,自从弘历离去后,胤禛就成了她唯一的寄托,哪怕当中有误会,有疏离,胤禛的身影却从不曾在她心头磨灭。

  胤禛闭目,再睁开时眸是已是一片冷酷,他举高了手里的布偶道:“就凭这个贴了湄儿生辰的巫盅娃娃!”随着这句话的落下,他双手一用力,将布偶生生撕开,棉絮与长长的头发从半空中飘落而下,犹如黑白交错的雪,给人一种诡异阴冷的感觉。

  “熹妃,朕自问这二十来年,一直厚待于你,不曾亏待你分毫,可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却是令朕失望无比。看来,朕……真是错信了你!”胤禛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锤子一样狠狠击在凌若的心中,令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皇上,我家主子真是冤枉的,求您相信我家主子!”杨海等人听得心头剧颤,听皇上这意思,分明是要将自家主子问罪,而巫术害人这条罪,若是被定实了,冷宫囚禁是绝对逃不过的,若是一个不好,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臣妾没有!”凌若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来,换来的却是胤禛的咆哮,“事到如今,你还在撒谎,简直就是死不悔改!”

  此时,纳兰湄儿走过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凌若垂泪道:“熹妃娘娘,您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于我?之前我来求您,您在我茶中下砒霜的事,我已经求皇上不要追究了,可为何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那拉氏骇然道:“什么?宫中所传的流言竟然是真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