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下旨赐死

  虽说成总管是让士兵将自己押解进京,但弘历清楚,以弘时的手段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活着进京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半途中派人将自己解决,好彻底除去心腹大患。

  这一次,他们能否还可以那么幸运的逃出弘时的魔掌,还是说就此死在他手里?

  当夜,喝得微醺的李卫回到府中,在听成总管说起日间发生的事时,他蹙眉道:“那两个人都长什么模样?”

  成总管大致描述了一翻后道:“对了,奴才记得那个冒充四阿哥的人脸上有一道伤疤,从眼边一直到耳畔。”

  原先李卫听着成总管的描述觉得颇有些像弘历,但在听得其脸上有伤时,却是摇头道:“不对,本官记得很清楚,太子爷脸上并无伤痕,连一道小疤也没有。”

  “大人不必多想了,那两人明摆着就是骗子,借假宝硕太子之名,想要从咱们总督府骗取钱财,幸好没让他们得逞。”这般说着,成总管又道:“大人早些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要办公呢,奴才让人进来侍候大人洗漱更衣。”

  李卫微微点头,在成总管离去后,他推窗望着悬在夜空中的弯月怅然叹了口气,他刚才真希望成总管说的两人并不是骗子,而是宝硕太子真的还活着,这样主子就不会再难过了。

  弘历不知,李卫同样不知,宫中正在蕴酿着一场风暴,而风暴的中心就是凌若……

  宫中,因为胤禛迟迟没有就凌若所犯的罪进行处置,纳兰湄儿心急难安,几次在胤禛面前进言,想要让胤禛尽快处置凌若。

  这一日,她借送点心之名来到养心殿,闲话几句后又扯到凌若施邪术的事上,捂着胸口道:“不知为何,自上次中邪之后妾身总是觉得胸口不太舒服,而且蓝儿他们说妾身时常说梦话,有时候还会梦游,醒来后又什么事情都不记得!”

  “哦?”胤禛关切地道:“那有没有宣太医看过?”

  纳兰湄儿软声道:“看过了,都说瞧不出什么问题,妾身担心会不会是上次邪术未彻底解除,或许还有人在对妾身用邪术。”

  胤禛不以为然地道:“怎么会呢,那个巫盅娃娃已经被搜出来了,钮祜禄氏也禁足在承乾宫里,哪个还会再害你。”

  纳兰湄儿偷觑了他一眼道:“就怕有人贼心不死,被禁着足还一门心思想着害人呢。”

  胤禛双眉一蹙道:“你是说钮祜禄氏?”

  纳兰湄儿神色哀切地道:“妾身也不愿做此想,可皇上您想想,钮祜禄氏对妾身恨之入骨,连阿其那害死太子爷的事都算在妾身头上,她这一次没害成妾身如何肯善罢干休,指不定此刻又偷偷做了一个巫盅娃娃在害妾身呢!每每想起这个,妾身就心惊肉跳,寝食难安。而且妾身听闻,钮祜禄氏自被皇上夺了位份禁足于承乾宫后,日日咒骂皇上与妾身,言语恶毒至极,妾身只是听人转述一遍,便浑身冒冷汗。”

  “竟有这等事,钮祜禄氏当真可恶!”胤禛目光一闪,抚着纳兰湄儿的脸道:“湄儿,依你之见,该怎么做呢!”

  该立刻下旨赐死钮祜禄氏,以绝后患!

  纳兰湄儿强忍着这个念头道:“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如何知道该怎么做,一切还是要请皇上定夺。妾身只盼着往后能够睡个安稳觉,不必再时时担心有人要害妾身。”说到后面,已是泫然欲泣。

  胤禛神色变幻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抬起纳兰湄儿的下巴怜声道:“朕明白了,其实朕这些日子一直在想该定钮祜禄氏一个什么罪,今日就算你不说,朕也会下旨。”

  纳兰湄儿心中一喜,连忙道:“不知皇上准备怎么处置钮祜禄氏?”

  胤禛负手在殿中走了几步冷声道:“钮祜禄氏身为后妃,不思修德修xing,却是嫉妒成xing,先是下毒害你,之后又以巫术加害,实乃罪大恶极,而今更是百般咒骂,没有丝毫悔改之意,这种人实在不该继续活在世上。”说到这里,他扬声道:“苏培盛!”

  苏培盛赶紧站出来躬身道:“奴才在!”

  在纳兰湄儿紧张至极的注视中,胤禛冷声道:“传朕旨意,钮祜禄氏以毒药邪术残害他人,罪无可恕,着――赐死!”

  经纳兰湄儿心中狂喜的时候,苏培盛亦跪下大声道:“奴才遵旨!”

  胤禛微一点头道:“看在钮祜禄氏跟随朕多年的情份上,朕送她最后一程,由朕亲自准备毒酒,备下后,你带上毒酒去承乾宫宣读朕的旨意,若钮祜禄氏不肯自尽,你自己看着办!”

  “嗻!”苏培盛躬身答应,等了这么久,皇上终于要下旨赐死钮祜禄氏了,她一死,瑞嫔的心头大患就算是除了。

  那厢,纳兰湄儿亦含笑盈盈下拜,“皇上英明!”

  宫中,永远是传递消息最快的地方,苏培盛还没有去承乾宫传旨,胤禛要赐死钮祜禄氏的消息就如cha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那拉氏等人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高兴不已,然对瓜尔佳氏来说,却如晴天霹雳,让她慌乱不已。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皇上不是一直很在乎若儿的吗?连当初若儿犯了那么大的错,他都亲自出宫去将她接回来了,还从大清门而入,为何现在却又绝情狠心到这个地步,轻易就下旨将若儿赐死,这件事根本就没有查清楚,他……他是不是疯了?还是说他被纳兰湄儿迷得失了本xing?!

  不,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若儿死,就算只有一丝希望,她也要尽力去挽救!

  想到这里,她勉强凝起一丝力气,努力撑着扶手站起来对从祥从意道:“准备肩舆,本宫要去养心殿。”

  从祥与从意相互看了一眼,小声道:“主子,您上去已经去过了,皇上根本不肯见您,而且这回连怡亲王也被连累的罢了职,可见皇上对上次的事很是在意,而且如今圣旨已下,只怕您就算去了也无济于事,反而还会连累您。”

  瓜尔佳氏侧目,冷然望着她们二人一字一句道:“没听到本宫的话吗,本宫叫你们备肩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