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冷酷

  “奴婢知道。”仆妇答应之余又有些为难地道:“只是汗王,咱们部中的米面存储并不多,若是按着汗王的吩咐一日三顿粥与米饭,只怕王后与其他几位娘娘那里就供不上了。”

  葛尔丹想也不想便道:“既是如此,就先不要供王后那边,等下次抢到了足够的米面再说。”

  “是。”在仆妇答应后,葛尔丹一人走在寒风刺骨的夜色中,抬头,璀璨的星空映入眼睑,虽然在大清一样可以看到星空,但怎么都不及在这里看到得美。

  准葛尔是最美的地方,有广阔的牧场,有成群的牛羊,有奔跑的健马,更有勇猛的武士;但这里同样有致命的缺点,除了牛羊之外,物资奇缺,只能靠牛羊去互市中换取所需的东西。

  但大清那些商人一个个奸滑无比,看中他们这里缺少物资,就拼命压低他们所卖牛羊的价,然后再转手高价卖出,换取丰厚的利润。最离谱的时候,甚至一斗米就换了一头辛辛苦苦养了两年的牛。

  他们曾向大清的官府举报过这些奸商的所为,但官府根本不当一回事,甚至包庇维护,由着那些奸商欺压他们。

  这样的互市,就算继续下去,也只能让他们受尽压榨欺凌,唯一的办法,就是进攻中原,成为中原之主,这样整个中原的丰厚物资就都会属于他们了,无需再受奸商的盘剥。

  从那一刻,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败大清,成为新的中原之主。但是大清不同于当时已经腐朽败坏的大明,他们的八旗子弟依然能征善战,所以想要打赢他们,夺取天下绝非易事。

  为了胜利,他必须要用非常手段,而和亲就是当时用来试探以及降低雍正戒备之心的法子,趁着西北战乱未定之时,他突然发起进攻,打得雍正措手不及,并且一路bi近,直至萨里克河,当时距京城足六十里,可惜最终还是败了,大清及时平定郭罗克之乱,集中兵力对付他,几次交战下来,大军元气大伤,最终只能被迫退走。

  那一战,他引以为耻,亦令他汗王的位置受到了威胁,好不容易才勉强稳住。而他也暗自发誓,来日一定要将清军尽数歼灭,以报当日之辱。

  他这次微服去大清,本想打探虚实,不曾想在回来的路上,竟然会遇到凌若,这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熹妃娘娘,而她身上更穿着绣有凤鸟的朝服。之后他沿路命巴图悄悄去打听过,得知当日出殡的乃是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也就是说,雍正皇帝在其死后,追封为后。

  以大清森严的规矩,在没有子嗣继位的情况下追封为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由此可以看出她在雍正心里的地位,更不要说她腹中还怀着雍正的骨肉。有这么一对母子在手,若再次交战,虽然不可能bi雍正投隆,但投鼠忌器是肯定的,只要清军有些顾忌,他便有把握打胜。

  他知道这一路上凌若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但那又如何,于他而言,这个女子只是一颗用来制约雍正的棋子罢了,根本不需要在意她的喜怒哀乐,只要看紧她与她腹中那块肉便足够了。

  想到这里,葛尔丹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

  雍正,上一次你令我大败而回,但是下一次,我一定会让你败在我的手下。

  长夜漫漫,凌若度过了她在准葛尔的第一个晚上,这一夜,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胤禛因为她的死欲心欲绝,甚至跪在漫天大雪中,说宁愿折寿十年换取她的重生。

  当她从梦中醒来时,枕巾已是被泪溽湿,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但梦终归是梦罢了,不可能是事实。

  毒酒是胤禛亲自赐下的,他又怎可能因为自己的死而伤心,更不要说什么折寿十年。只是她一直都想不明白,下葬时,自己为何会穿一身皇后才能穿的朝服。

  正自伤怀之时,萍儿端着水进来道:“夫人,你醒了。”

  凌若连忙抹去颊边未干的泪痕,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时卯时一刻。”萍儿一边说着一边绞了面巾给凌若净脸,随后取过一套干净的衣棠给凌若换上,待其梳完发后,昨夜见过的那个仆妇端了熬好的粥与小菜端进来,道:“夫人请用。”

  “多谢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听得凌若的话,仆妇连忙道:“夫人叫奴婢靳娘便好了。”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夫人是何来历,但只看汗王待她的态度,便知必是汗王心尖上的人,又怎敢怠慢。

  凌若点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靳娘,你今日可曾见过汗王?”

  “没有,奴婢并未见过汗王,而且这个时辰汗王应该与各位大人议事。另外今日卫拉特部的首领也来了,汗王只怕一天都不会有空。”靳娘的话领凌若有些奇怪,“此处不是就一个准葛尔部吗,怎么又冒出一个卫拉特部来。”

  靳娘解释道:“夫人有所不知,咱们准葛尔虽然就一个部,但在附近还有许多不同的部族,绿妃娘娘便是卫拉特部首领的女儿,也是部落里的第一美女。”

  “卫拉特部……”凌若喃喃重复了一句道:“他们也是一个大部,有许多兵力吗?”

  “是啊,卫拉特部落与咱们这里相差无几,当初汗王征讨大清的时候,就得到了卫拉特部落的帮助,不过具体怎样,奴婢就不知道,奴婢也是从别处听来的。”这般说着,靳娘又道:“夫人若想见汗王,不如等过了午后,到时候奴婢过去看看,那时候汗王或许会有空。”

  “也好。”说到这里,凌若忽地道:“对了,靳娘,你在这里做事有多久了?”

  “差不多有六七年了,奴婢丈夫原是汗王身边的近侍,多年前出死了,汗王见奴婢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无依无靠,便留奴婢在他身边做事。多亏了汗王收留,奴婢这几年才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说到这里,靳娘满脸感激之色。

  ∷更新快∷∷纯文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