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离开郑州

  弘历随手从地上抓来两把泥灰抹在脸上,对兆惠他们道:“走,趁着现在天色暗,不容易被人看到,咱们到府衙附近去,打听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桂紧紧拉住弘历担心地:“可万一那个什么鸟知府已经下令要抓我们,我们现在去岂非自投罗网。”

  兆惠带着一抹冷笑道:“放心,那个杨知府绝对不敢明目张胆的抓我们,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偷偷摸摸的动手了。”

  “不错,所以我们现在勉强还算安全。”见弘历与兆惠都这么说了,阿桂也无话可说,随他们一道悄悄潜往知府衙门。

  天色在等待中一点点亮起,此久不久,隐藏在暗中的弘历便看到除官服顶戴的布齐被人押了出去,且双手被绑,口中还着布,让他无法说话。之后他们从衙差与那些好奇百姓的对话中得知,布齐涉嫌贪赃柱法,如今要押他进京受审。但布齐昨日被抓的时候,精神受了刺激,变得胡言乱语,为免他发疯,杨知府不得已之下,命人绑了他的双手,并且塞住嘴巴。不过杨知府念在大家同僚一场,特意请了一名大夫,随同时京,治疗布齐的疯病。

  在百姓盛赞杨知府仁心之时,弘历却是敏锐地察觉到问题所在,布齐是知道他们几个存在的,若进了京,必然会告诉每一个他所见到的人,就算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疯言疯语,但只要有一个记在心中,事情就会有所不同,这绝对不是杨知府所愿见的,但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弘历捅了捅一旁的兆惠道:“若你是杨知府,对于布齐大人,你对怎么处置?”

  “我?”兆惠意外地看了弘历一眼,随后道:“我会一不做二不休,让他永远不能开口,可是杨知府显然没有这么做,实在让我不明白。”对于杨知府这个做法有疑问的,并非弘历一人,他同样有。

  “连我们都能想到的,不可能杨知府想不到,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理由。”弘历这般说着,但什么理由却说不出,倒是阿桂说了一句,“他该不会是想在半路上来一个杀人灭口吧。”

  “胡说什么呢,姓杨的怎么说也是个朝廷命官,怎么会做……”兆惠原想说“怎么会做杀人灭口的事”,但后面声音越是变得越来越小,直至一丝声音也没有。事实上,这样的事,姓杨的早就做了,哪还有不会的道理。

  弘历亦想到这一点,沉眸道:“疯病只是一个借口,若我没料错的话,杨知府已经买通了那个大夫,绝对不会让布齐大人活着到京城。不行,我们一定要救他!”

  “可我们现在自身难保,如何救得了?”兆惠何尝不想救,布齐好歹是他表叔,且这一次又帮了他们,可就像他说的,自身难保,如何能救。

  弘历虽然这样说着,但一时半会儿间也没什么主意,道:“从郑州到京城,至少要走上十天半月,咱们一边走一边想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兆惠点点头,布齐好歹是为了帮他们才遭难的,若有办法相救,他也不想看着布齐枉死。

  在他们尾随押送布齐的那些人出城时,允礼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毕竟是习武之人,复原的能力要比寻常人好上许多。

  另一方面,郑大夫拿着允礼采来的紫苏草为凌若配药,替她清除腹中胎儿所带的毒性,按陆大夫的说法,不可能完全驱除,但只要能除到一半,这个孩子将来存活的机率也要大上许多。

  对于此时的凌若而言,孩子能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莫说只是吃药,就算要她拿性命相换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在允礼伤势渐愈的同时,凌若也将陆大夫开了数日的药喝完了,而结果,是令人欣喜的,从脉像上看,胎儿状况比之前好了许多,胎心的跳动亦更加有力。

  在陆大夫诊完脉后,凌若放下袖子,含笑道:“这次的事真是多谢陆大夫的,若无陆大夫的妙方,孩子也不会有所好转。”

  “在下只是尽一个医者的本份罢了,实在不足挂齿,夫人若一定要谢,应该谢王爷才是,若非他冒着危险去采这五年以上的紫苏草来,在下也配不成药。”陆大夫的话令凌若笑容一滞,旋即已是恢复了刚才的模样,颔首道:“陆大夫说的是,我一定好好谢谢王爷寻药之恩。”

  在陆大夫走后,凌若道:“萍儿,去看看他们都准备好了没有,若是好了,咱们把东西收一收也可以下去了。”

  因为允礼受伤一事,他们在郑州府耽搁多日,如今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自然也该动身了。

  萍儿答应一声,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允礼进来,连忙退到一行,唤了声十七爷。

  允礼还是与以往一样清俊优雅,犹如玉雕一般寻不出半点瑕疵的无瑕面容上一派云淡风清,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同时,同样也让人看不出他的真正心意。

  允礼的目光在凌若脸上稍作停留后,便垂了下去,“臣见过娘娘。”

  “十七爷免礼。”虽然凌若与他说过数次无需行礼,但每一回允礼还是照旧行礼,让凌若深感无奈。

  允礼低头道:“娘娘,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也与掌柜的结了帐,只待娘娘收拾好后便可离去。”

  “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不过是几件换洗的衣裳罢了,让萍儿收一收便好了。”在凌若说话的同时,萍儿已经知趣地将柜中的衣裳打包放入包袱中。

  允礼看了一眼道:“既是如此,臣先陪娘娘下去吧。”

  “也好。”凌若点点头,在随允礼下楼的时候,她突然道:“上次那些话,十七爷可曾怪过我?”

  自从允礼刚醒的时候,她去见过一次,并说了那些话外,便再不曾去过,而今日也是两人那日后的第一次见面。

  允礼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若臣说见怪,娘娘会收回那些话吗?”

  “不会。”这两个字,凌若回答的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算你恨我怨我,我还是会那样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