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嘉柔

  “当时的情况真的很遭,皇上被媚药伤了身子,而之后他更是不顾体内的**,亲手杀了舒穆禄氏,使得**无处发泄,唯有强行忍着,再加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连草民当时都怕皇上撑不过来。”容远认真看了凌若一眼道:“草民虽然不知舒穆禄氏下的是何种媚药,但药xing之霸道,非寻常媚药可极,若换了别人,只怕未必有那个意志力可以忍耐得住药xing,更不要说杀了舒穆禄氏这个唯一的解药。”

  凌若沉默了许久方才道:“这些事我并不知晓。”

  “草民知道,草民说这些也是想劝娘娘一句,或许皇上真的有错,但错非有心,且皇上已经为这个错付出了许多,娘娘实在不应再怪皇上了。”说到这里,容远的神色明显有些犹豫,凌若瞧在眼里,道:“徐太医有什么话旦说无妨。”

  容远斟酌道:“恕草民直言,虽然皇上如今看着暂时还无碍,但底子已经亏下,哪怕草民用尽药物调理,也改变不了什么。”

  凌若眸光骤然一紧,颤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恐怕不能如康熙爷那般长寿。”若是换了一个人,容远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近乎大逆不道的话。

  “真的没有办法?”回答凌若的是容远的摇头,“草民已经用尽了所有办法,但效果甚微。这件事,皇上也知道。”

  凌若以为自己是恨胤禛的,但当听到胤禛身子亏损,寿命不久时,浮现在心里的除了悲伤还是悲伤。

  或许,在胤禛赐毒酒的时候,她真的恨过,但在得知真像时便早就已经不恨了,只是一时间不能释怀罢了。

  与此同时,容远再一次道:“草民相信,皇上一定希望今后的日子能与娘娘在一起,那娘娘您呢,您希望今后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听着他的话,凌若眼中已经盈满了透明的泪水,只要一次眨眼,那些泪水就会从眼眶中滴落。所以,她不敢眨眼,在用力将泪水bi回眼底后,方才带着些许哽咽地道:“都说做月子的时候,不能落泪不能哭,你却偏要说这些让人伤心的话,是存心想要我落下病根吗?”

  容远唇角微微一弯,道:“不论何时何地,草民一直都希望娘娘好。”

  “我知道。”凌若深吸一口气,眸光从未有过的清明,“同样的,我也知道之后的路该怎样走了。”

  她的话,令容远露出由衷的微笑,道:“待娘娘出月子那一日,草民再送娘娘一份大礼。”

  “大礼,是什么?”面对凌若的疑惑,容远只是道:“恕草民卖个关子,暂时尚不能说,但草民可以断言,娘娘一定会喜欢那份大礼。”

  他这话令凌若更加好奇,不过容远不肯说,她也没办法,好在还有几日就满月了,到时候便可揭晓謎底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天气亦炎热的有些不像话,尤其是在午后,炙热耀眼的阳光,让人觉得只需在阳光下站一会儿就会被晒干所有水份。

  瓜尔佳氏在养心殿前下了肩舆,虽然不必她自己走路,甚至还有伞遮着,但仍是热得额头冒汗,在命小太监通传过后,她提着食盒走了进去。

  在进入到养心殿时,一股凉意迎面而来,令体内的燥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瓜尔佳氏朝坐在御案后的胤禛屈膝欠身,“臣妾参见皇上。”

  “快起来,这么热的天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怕中了暑气。”胤禛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瓜尔佳氏走上前来。

  “不过是热了一些罢了,哪有中暑气那么严重。”瓜尔佳氏笑着从身后的从祥拿在手里的食盒中端出一碗绿豆汤来,“这绿豆虽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胜在能清热解毒、止渴消暑的功效,夏日饮来最合适不过,臣妾还在里面放了一些碎冰沙,皇上您尝尝看味道如何。”

  胤禛接过饮了一口后,带着一丝笑意颔首道:“很是不错,谨妃有心了。”

  瓜尔佳氏正要说话,忽地看到胤禛此刻摊在案上的并不是什么奏折,而是一张纸,上面写了许多类似女子名字的字,譬如婉容、端敏、韫欢等等。

  瓜尔佳氏有些奇怪地道:“皇上这是要位哪位格格赐名吗?但臣妾不记得最近有哪位王公大臣的格格出世。”

  胤禛笑道:“你很快便会知道了,不过现在先替朕看看,究竟哪个名字更好一些,朕想的太多,反而不知道哪个寓意更好。”

  “是。”这般应了一声,瓜尔佳氏将目光重新放在那张纸上,仔细看了一遍后,指着“韫欢”二字道,“皇上觉得这个如何?”

  “韫欢……”胤禛轻轻念了两遍,摇头道:“韫字虽有指才女之意,但更多的是指才不为世用,寓意并非太好,还是另外再择一个吧。”

  瓜尔佳氏点点头,重新又看了一遍名字,之后指着最下面的“嘉柔”二字道:“这个可好,嘉字善也美也,柔字又意喻着女子温婉柔和的xing情。《诗?大雅?烝民》中曾有一句话,叫作‘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臣妾觉得不止寓意好,唤起来也好听。”

  “嘉柔……”与刚才一样,胤禛默默念了几遍,不过这一次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点头道:“不错,确是极好的两个字,就以此为名吧。”这般说着,他拿起朱笔,将“嘉柔”二字圈在殷红的朱砂之间。

  五月十二,距离孩子的出生已经有一个月了,凌若的月子亦在这一日坐满,容远与陆大夫先后为她诊脉,均觉得从脉像上看,气血已顺,不会再有出血的危险。

  在容远替自己诊完脉后,凌若笑道:“徐太医,你不是说有一份大礼在送我吗?不知这份礼在何处?”

  不等容远说话,一个清越的声音意外传进凌若耳中,“徐太医说错了,应该是两份大礼才是。”

  随着这句礼,怀抱婴孩的允礼跨进了门槛,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孩子自生下来以后,就很喜欢允礼抱,只要他一抱着就不哭了,至于药,更是得允礼亲手喂才喝得下去。所以,这段时间,允礼抱她的时间倒是比奶娘还要更多一些。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