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泼面

  “马佳氏辱你与嘉柔,理当由你处置。”胤禛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仿佛只是在议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而非一个人的生死。

  凌若微一点头,对尚跪在那里马佳氏道:“你且近前来,本宫有话与你说。”

  “是。”马佳氏撑着发软的双腿往前挪着,待得走到凌若面前后“扑通”一声跪下,哀求道:“臣妾知错了,求娘娘恕罪,臣妾往后定然不再说半点是非,否则就让臣妾不得好死。”

  凌若由着她说完之后方道:“果郡王在准葛尔救了本宫与嘉柔,全亏了他,本宫母女才能回到皇上身边,兴许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嘉柔一生下来就与果郡王特别投缘,不知这个答覆碧答应是否满意?”

  马佳氏哪里敢应这个话,慌乱地磕头道:“臣妾真的只是一时胡言,并不是存心要辱娘娘与小公主,求娘娘大人大量,饶过臣妾这一回。”

  凌若端着一杯水酒起身,垂目看着不敢抬头的马佳氏,漫然道:“碧答应如何害怕作什么,本宫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本宫只是问一句,本宫刚才的话,碧答应你是否满意?”

  见凌若一直揪着这句话不肯,马佳氏无奈之下之得点头道:“回娘娘的话,臣妾……臣妾很满意。”

  “满意就好。”不等众人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手腕一震,端在手里的那杯水酒已是悉数泼在马佳氏脸上,令她精心所化的妆容皆被突如其来的酒水所打湿,黑的眉墨、白的脂粉、红的胭脂皆是化了开来,五颜六色混在一起,像是打翻了的调色盘,亦掩住了她已经吓得惨白的脸色。

  不等马佳氏说话,凌若已是冷然道:“你的问题本宫已经回答你了,那么现在该本宫质问你,嘉柔乃皇上亲封的固伦昭庆公主,贵为一品,你不过是一个七品微末答应,有何资格非议她的出身?且你非议嘉柔的同时也在非议本宫,觉得本宫行为不检,德行亏损,不配为贵妃之位是吗?”

  泼面乃是大耻,然此刻的马佳氏却顾不得这些,不住地哀诉道:“臣妾一时鬼迷心窍,说出有辱娘娘与小公主的话,臣妾真的知错了,求娘娘网开一面。”

  若换了以前的凌若,或许会念在马佳氏初犯的份上,宽恕她这一回,可是经历了生死考验再一次回到后宫的她,比以前更明白一个道理――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

  就算她现在饶了马佳氏,马佳氏也不会心存感激之念,反而会恨自己让她受了如此奇耻大辱,在背后变本加厉的制造谣言,虽然这种经不起推敲的谣言她不在乎,胤禛更不会相信,但总归是有些烦人。

  而且,她相信,质疑嘉柔出身的人,绝不止马佳氏一个,哪怕明明知道不可能是真的,但嘉柔在宫外出宫的事,依然足够她们嚼许久的舌根子了。

  那拉氏在一旁道:“熹贵妃,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碧答应已经知错了,就饶过她这一回吧。”

  “娘娘说得正是。”凌若欠一欠身后道:“不过臣妾就怕碧答应嘴上知错,心里却不这么想。”

  马佳氏连忙道:“没有,臣妾是真的知错了,求娘娘恕罪。”

  凌若笑一笑,搁下空酒杯道:“既是如此,那好吧。”不等马佳氏高兴,凌若已是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至辛者库劳作一个月如何?”

  那拉氏一怔,道:“这个……贵妃,会否太重了一些?”

  辛者库是一些犯了错的宫人去处,若说弥漫在冷宫里的是无尽的寂寞与绝望,那么弥漫在辛者库的,就是无尽的辛劳还有痛苦。因为冷宫无非是剥夺了荣华锦衣,但辛者库却是要不断劳作,一日之中,只有短短两三个时辰可以歇息,余下的时间,一刻不停地在浣衣或理舂米,因为过度的辛苦,所以那里经常会有人死去。

  不过宫嫔毕竟与那些奴才不同,就算犯了事,最多也是被废去冷宫,断然不会去辛者库的道理,只有前朝的郑春华因为与太子通奸,被罚去了辛者库,之后更引起许多事来。

  所以任谁都没想到凌若会说出这样一个惩罚来,马佳氏虽然位份低微,却也听说过辛者库是一个怎样的所在,想到自己要在那里待一个月,便不由得全身发凉,苦苦哀求。

  凌若没有理会她,只是转眸望着胤禛道:“皇上是否也觉得臣妾这个惩罚太重了一些?”

  胤禛长身而起,冷然道:“马佳氏辱你与嘉柔,只凭这一条,便足够她死上千百次,而你只是罚她去辛者库劳作一月,连位份也没有废,应该说太轻才是。”说罢,挥手示意宫人将马佳氏拉下去,不愿再多看一眼。

  这场小风波因为马佳氏的离去而平息,但留在众人心中的涟漪却是久久未曾散去,马佳氏的下场以及胤禛的态度,都令众人暗自警惕,经过这事后,哪怕她们对凌若这个贵妃再不以为然,也不敢再说半句,否则马佳氏就是前车之鉴。

  在处置了马佳氏后,胤禛抚一抚被风吹得有些疼的额头道:“贵妃,朕有些醉了,你陪朕一道回去吧。”

  “臣妾遵命。”凌若欠一欠身,随胤禛一道往养心殿行去,在他们身后,那拉氏领着众人屈膝行礼,恭送胤禛,在众人身影中,富察氏嘴角微勾,露出一抹隐晦的笑容。

  在回到养心殿后,四喜连忙绞了热面巾给胤禛拭脸,之后又下去煮醒酒茶,趁着这个时候,凌若服侍他除下外衣上床歇着,见胤禛眉头紧蹙,切声道:“头很痛吗?要不要臣妾传太医来看看?”

  胤禛不以为然地道:“没什么,想是刚才喝多了酒又被风一吹,所以有些疼,喝过醒酒茶就没事了。”这般说着,他握着凌若纤细的手腕道:“倒是你可还好?”

  “臣妾喝的酒不多,只是脸颊有些烫罢了。”凌若话音刚落,胤禛便摇头道:“朕不是说这个,而是刚才马佳氏的那些话。”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