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吐血

  面对她的喝斥,小宁子无奈地退到一旁,那拉氏在努力许久后,终于将那盏茶给端了起来,此时原本八分满的茶水只剩下一小半,桌上全是弄洒的茶水。

  那拉氏像是沙漠中渴了很久的人一样,一口将茶水喝尽,甚至于连茶叶也喝了进去,然却一直含在嘴里不曾咽下。

  小宁子看着不对,正想要劝,忽地看到那拉氏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紧接着捧在手中茶盏亦滑落在地,摔得粉碎。

  而那拉氏像是毫无所觉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前方,脸色又青又白,说不出的吓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小宁子顾不得可能会被责罚,走过去扶住她的手道:“主子您怎么样了?您别吓奴才啊?”

  那拉氏没有说话,反倒是一旁的杜鹃尖叫了起来,指着刚才那拉氏喷出来的茶水道:“血,有血!”

  小宁子一惊,赶紧往喷在地上的茶水看去,果然中间夹杂着点点暗红色的血,不等他细想,手里感觉重得撑不住,回头看去,只见那拉氏双目紧闭,身子从椅子上滑落下来。

  小宁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呆住了,也忘了去扶,直至那拉氏整个滑落在地上后方回过神来,朝还愣在一旁的杜鹃吼道:“快,快去请太医!”

  在杜鹃慌慌张张离去后,小宁子唤来同样吓得不轻的宫人,将那拉氏抬到内殿,等着太医过来。

  不一会儿,杜鹃拉着许太医匆匆忙忙来了,待他为那拉氏诊过脉后,小宁子急切地问道:“如何,皇后娘娘这是得了什么病?为何会突然吐血昏迷?”

  “宁公公且宽心,皇后并没有生病,之所以会吐血昏迷,乃是急怒攻心之故,只要休养一下服几贴药就没事了,但往后切不可再受这样大的刺激,万一中风,那麻烦就大了。”虽然许大夫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刺激才会令那拉氏吐血昏迷,但他在宫中也有些年头了,知道有些事轮不到自己问,而且往往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所以想要安稳一些,还是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要多问。

  小宁子点头道:“咱家知道了,多谢许太医,请许太医立刻开方,好让咱家为皇后娘娘煎药。”

  待得药煎好端来时,那拉氏亦缓缓睁开了眼,小宁子欣喜地道:“主子您醒了,药刚刚煎好,待凉一些就能喝了。”

  那拉氏没有理会他,只是怔怔地盯着鲛纱帐,良久,有泪水自眼角滑落,一滴接着一滴。

  小宁子在一旁劝道:“主子您刚醒,可得小心身子。”

  内殿寂静的令人发怵,只有偶尔冰化融化时,水珠滴落铜盆中的声音,正当小宁子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那拉氏低声道:“本宫总以这么多年的陪伴,皇上对本宫总有些情义,可现在本宫知道了,一切都是本宫一厢情愿,皇上对本宫根本没有一丝情义,对他而言,本宫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是生是死,他都不在意。”

  小宁子替她拭去眼边的泪水,轻声道:“主子您千万莫要这么想,依奴才看,熹贵妃那些话根本是信口胡诌,信不得。”

  那拉氏摇头道:“不会的,若不是真的,她不会特意跑来与本宫说这些,皇上是真的想要废本宫,改立她为后。”

  小宁子沉默片刻,道:“就算真是这样,如今待在坤宁宫的依然是主子您,并非熹贵妃,所以主子实不必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那拉氏眼眸中是从未有过的灰暗,“后位已是本宫唯一剩下的东西,可现在皇上连这个也夺走,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在皇上眼中根本不值一提,真是可笑至极。枉本宫还对皇上有所期望。”

  “主子您现在刚醒,还是别想这些了,待身子好一些再说。”小宁子话音刚落,那拉氏便有些激动地道:“本宫怎么能不想,本宫现在不管睁眼闭眼,想到的都是皇上要废本宫的事,再这样下去,本宫几乎要疯了。”

  小宁子忽地跪下道:“恕奴才直言,主子既然已经看透了皇上的无情,为何还在意皇上说过话,做过事。”

  那拉氏侧目看着小宁子,凉声道:“本宫虽是皇后,看着高高在上,但终归还是要依附于皇上,怎可能不在意。皇后……呵,很可能明儿个一睁眼,本宫就不是皇后了。”

  “奴才明白主子心中的苦,但正因为皇上无情,主子才更加要保重身子,否则岂非正如了钮祜禄氏的意。”这般说着,小宁子膝行上前,端药送到那拉氏嘴边,恳切地道:“还请主子许奴才喂您喝药。”

  看着小宁子,那拉氏忽地笑了起来,带着说不出的凄凉,“想不到本宫活了半辈子,到了这个时候,关心本宫的,只有你一个。”在这句话落下后,那拉氏不再拒绝,由着小宁子一勺勺地喂她服下。

  不知是因为小宁子那番话还是服药之故,那拉氏的精神看着比刚才好了一些,就着小宁子的手半坐起身子。

  “其实奴才一直觉得熹贵妃的话有所可疑,若皇上真封她为后,为何要拒绝,这与要主子您……”小宁子说到这里一顿,有些不敢直接说出来。

  许是因为小宁子刚才那番安慰,那拉氏待他的态度异常温和,“但说无妨。”

  “是。”小宁子欠一欠身道:“这与熹贵妃想要主子您的命并不冲突,可偏偏她拒绝了,奴才以为,若非撒慌便是有什么让她不敢受封的理由。”

  那拉氏一直都不觉得凌若刚才是撒谎,否则也不会气到吐血,所以她很快便将注意力放在第二个可能上。

  “不敢受封……”那拉氏闭目喃喃重复着这句话,手指在床沿上轻轻叩着,在宫人进来换铜盆时,那拉氏倏然睁开双眼,苍白的嘴唇勾起一抹冰凉的弧度,“本宫知道了她为何不敢受封了。”不等小宁子发问,她忽地道:“小宁子,你觉得钮祜禄氏对皇上有情还是无情?”

  小宁子想也不想便道:“回主子的话,自是有情。”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