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倒行逆施

  “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弘时激动地打断兰陵的话,恶狠狠地道:“总之我现在一看到你就很讨厌,滚,给我滚出去!”

  看到弘时这个样子,兰陵知道此时问不出结果来,只能道:“妾身会走,但是要与贝勒爷一起走。”

  对于她的话,弘时嗤笑不已,一指门口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滚出这里,滚回你的那拉家族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见他这样说不进道理,兰陵亦不禁来了气,“我是记在玉碟之上的嫡福晋,不是你一句话便能废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不可,就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吗?那不过是一个ji女,都说biao子无情,你有钱时她当你大爷,你没钱了在她眼里就什么都不是,对那种女人动真情值得吗?”

  弘时冷笑道:“你骂香容是biao子,那你自己又是什么,实话告诉你,我在眼中,你才是真正的biao子!”

  弘时这样肆无忌惮的侮辱令兰陵气得浑身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直至眸中泪光闪现,方才咬牙艰难地道:“弘时,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算你再讨厌我,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嫡福晋,你居然说我比biao子还不如,你疯魔了吗?!”

  弘时没有理会她,或者是不愿再理会她,只是自顾自地喝着茶,他这样子更令兰陵发狂,一把拍掉他手中的茶盏,厉声道:“我不想管你,但我不能不管府中那些人,你再这样挥霍下去,过不了几日,府中就要无银可用了,到时候永琳他们要怎么办,难道你想看着他们活生生饿死了吗?你可是他阿玛啊!”

  弘时眸光一动,然一刻便不耐烦地道:“都说我的事不用你管,滚!”

  兰陵盯了他片刻,缓缓退出了厢房,就在弘时以为她听自己的话离开倚香院时,外头却传来兰陵异常冷酷的声音,“所有人都给本福晋听着,把这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给砸了,让他们做不了生意,有什么事本福晋一人承担!”

  兰陵发了话,那些人自是齐齐答应,“遵福晋命!”

  眼见了那十来个人就要动手砸东西,**急得汗都出来了,连忙过来打圆场,“福晋这是做什么啊,有话好好说,你要见贝勒爷,我也让你见了,何以要砸我这倚香院,我可没得罪您啊!

  兰陵看也没看**,厉声道:“给本福晋砸,砸得本福晋满意了,重重有赏!”

  随着兰陵话音的落下,底下传来一阵“呯呯啪啪”的声音,椅子、桌子、花瓶、鼓乐全部被砸在地上,看得**脸都绿了,迭声道:“福晋有话好说,你这样……这样……”

  这个时候,弘时已是箭步冲到兰陵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厉喝道:“你疯够了没有?!”

  “没有!今日不将这里砸了,我是不会走的!”兰陵眸中闪动着疯狂之色,以往她是一个骄纵傲气之人,从不肯受气,后来嫁予弘时受了诸多打击,心死如灰,这才变了xing子。

  “你这个疯女人!”弘时恨恨地骂了一句,对底下还在砸东西的人喝道:“都给本贝勒住手,哪个敢再砸一样东西,立刻打断双手双脚!”

  虽然弘时最近行为荒诞,但到底是贝勒爷,那些人哪敢不听,纷纷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但下一刻,兰陵的声音便再次传来,“哪个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砸,没人可以治你们的罪!”

  底下那些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听谁的话为好,弘时见兰陵这般不可理喻,气道:“立刻给我滚出这里,再胡闹休怪我不客气。”

  兰陵回应他的,是无尽的冷笑,“弘时,你何时对我客气过?我说过,我今日来了,就一定要将你从倚香院带回去,不让你再这么无休止的闹下去!”

  弘时额间青筋暴跳,阴声道:“什么时候我的事轮到你来做主?”

  兰陵根本不理会他,只是命底下的人将东西砸了,不过所有人都碍着弘时就在边上,不敢动手,见他们不动,兰陵自己拿过一个花瓶狠狠摔在地上,这还不够,又取过另一个花瓶,不过这一次在摔之前便被弘时抓住了手,“疯妇,与你说最后一遍,立刻给我滚出去!”

  回应他的,是又“砰”的一声响,兰陵眼中有着少见的疯意,“我也与你说最后一遍,你不走,我就绝对不会走,我会砸了这个倚香院,打残你喜欢的biao子,到时候我看你怎么留在这倚香院中。”说着,她指着底下那群人道:“他们不敢动手,我就自己砸,自己打,再不然就去问我阿玛要人,他们可不会听你的话!”

  **吓得脸都白了,跑到弘时身边道:“贝勒爷,您说您来了我们倚香院后,我们一直都好吃好喝的侍候着您,香容也是只服侍您一人,您可千万别让福晋砸了这里,我们还要做生意呢!”

  弘时没有理会她,因为兰陵话中的威胁已是令弘时怒不可遏,恨恨一巴掌甩在兰陵脸上,“不可理喻的疯妇!”

  兰陵本就站在楼梯旁边,而弘时又极是用力,令她失了平衡,一下子从楼梯上滚下去,一直滚到底下,额头都撞出了血。

  弘时没料到会变成这样,一时间愣住了,待得回过神来时,下意识地想要去看躺在地上的兰陵,刚刚要迈步便生他生生遏制住,面无表情地对底下那些人道:“把她抬回府里去。”

  兰陵在被搀扶起来时,盯着高高在上的弘时,眸中有着深深的失望,“弘时,你再这样倒行逆施,早晚会后悔莫及!”

  “我怎样都好,与你无关!”在与那拉氏翻脸的那一刻起,弘时就对所有姓那拉氏的人恨之入骨,兰陵自然是其中之一。

  在兰陵等人走后,香容跑到弘时身边,娇声道:“贝勒爷,您这位福晋可真是凶,吓死奴家了。”

  弘时从远去的兰陵身上收回目光,抚着香容妖艳的脸庞道:“理她做什么,有我在,她动不了你!”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