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红粉骷髅

  “多谢贝勒爷!”香容柔弱无骨地贴在弘时身上,脸上尽是自得的笑意,能够钓到这位年轻英俊又有银子的贝勒爷,真是自己几辈子积来的福气,这些天只他赏的那些,就比自己之前几年还要多。+看书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不过眼下,她更在意另一件事,如今再傍着这位贝勒爷也只是暂时的,想要长远打算,就必须得哄得他替自己赎身带回王府。自己在倚香院虽然也有些风头,但终归是ji女,哪有做人家福晋来得风光得意,看看今天这位就晓得了。

  再说她年纪也不小了,倚香院的饭吃不了几年了,早在遇到弘时之前她就在为自己筹谋打算了,而今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另一边,弘时像是没事人一般,依旧在倚香院中饮酒作乐,不过到了夜间,香容却是意外地发现他没有抱着自己作乐,而是一个人在桌边喝闷酒。

  香容凑到他身边,媚声道:“贝勒爷怎么了,可是还在为白天的事不开心?”

  弘时没有说话,在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尽后站起身往外走,看到他要离开,香容花容微微失色,连忙上前拉住他,慌声道:“贝勒爷,您要去哪里,是不是香容哪里服侍的不好?”

  弘时拍拍她的手道:“与你无关,只是我在这里待了几天,也该是时候回府去看一看了,待我看过之后,自然会再来找你,不必担心。”

  兰陵今日那席话,对他多少还是有一些触动的,永琳与另几个孩子都是自己的亲身骨肉,自己可以恨那拉氏可以恨兰陵,但永琳他们并没有错,若真让他们生生饿死,实心有不忍。

  香容是个聪明人,没有在这方面过多纠缠,而是道:“贝勒爷,您现在回去,府里的人都歇下了,还是等明日再说吧,明儿个天一亮奴家就叫您。”

  弘时想想也是,便道:“也罢,那就明日再回去吧。”

  一听他肯留下来,香容连忙拉了弘时重新坐下,给他斟满酒道:“那奴家陪您喝几杯,贝勒爷,您别怪奴家多嘴,今儿个福晋虽说过份了一些,但也情有可原,您就别再往心里去了。”

  弘时勾着她的下巴道:“怎么想到替她求情了,忘了她之前是怎么骂你的?”

  “奴家记得,不过奴家也是女人,总归是能体谅一些,哪个女人愿意看到自家夫君老往烟花之地跑的,贝勒爷明儿个回去了,多待几日安抚安抚福晋,以免她心中难受,奴家这里,您不用挂念,左右奴家身在风尘,怎么着都是一样的,不过奴家往后都会想着贝勒爷的,陪伴贝勒爷左右的日子,是奴家此生最快乐的日子,永远不会忘记。奴家虽是烟花女子,但绝非福晋口中那等无情无义的女子。”在说完最后一句时,泪水已是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会落下。

  弘时抚着她的脸道:“这么伤心做什么,本贝勒何时说过不理你了,你舍得本贝勒还不舍得呢。”

  香容惊喜地看着弘时道:“贝勒爷是说真的吗?”

  弘时捏着香容尖尖的下巴轻笑道:“本贝勒何时骗过你,且安心陪着本贝勒就是了。”

  听得他这话,香容放下心来,至少自己这些日子的卖力侍候还是有用的,不会让弘时说忘就忘了自己。

  一夜尽欢,第二日香容却没有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叫醒弘时,直至天光大亮,弘时才迷迷糊糊的醒来,而香容还在身边睡着,漆黑如墨的发丝垂落在彼此身上,弘时拨开脸间的发丝,懒洋洋地道:“香容,今儿个你可是醒晚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直起身来,旁边的香容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平常慵懒的shenyin也没有,静静睡在那里,艳红的锦被盖在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慢着,艳红……他明明记得锦被是粉红色的,怎么会变成艳红呢?还是说自己眼花看错了?想到这里,弘时用力闭一闭眼,然再睁开时,映入眼睑的依然是艳红色的锦被,奇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正自不奇怪时,弘时发现并非整张锦被都是艳红色的,只是中间那一块,余下的地方仍是原来的粉红色,如此看来,那红色倒像是……

  弘时伸出手往那艳红色的地方抹去,待得收回手时,指腹的地方已经多了一抹暗红色,颤抖着将手指凑到鼻端,并没有闻到意想中的血腥味,弘时紧崩的心情为之一松,看来是自己多疑了,这并不是血,却不知是何物。

  这般想着,他又推了香容一把,让香容赶紧起来,可不论他怎么推,香容都没有任何反应,完全不像平日里那般容易惊醒,简直……简直就像一具死尸。

  死尸……

  这两个字令弘时浑身一哆嗦,用力掀开盖在香容身上的被子,只见她腹部有一个豁大的窟窿,血肉模糊,不过血已经流干了,只有暗红色的皮肉,香容的皮容呈现出一种异样的惨白,两只眼睛大大的睁着,犹如看到世间最恐怖的恶鬼一般。若非腹部那个大口子,弘时毫不怀疑她是被活活吓死的。

  锦被上的艳红正是被她流出的血染红了,至于血腥味,并不是没有,而是整间房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令他鼻子失灵,闻不出来。

  弘时连滚带爬的远离了那张床与尸体,脸色比香容好不了多少,任谁一早醒来看到自己身边躺了具尸体,脸色都不会好看。

  但是弘时怎么也想不明白,香容怎么会死了,而且看样子很明显是被人杀死的,究竟是谁昨夜潜进来杀了香容?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脚步害怕的往后挪着,忽地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看去,却是一柄匕首,上面还沾满了血迹,若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杀死香容的那把,为什么那人杀了香容后要将匕首留在这里,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弘时想得脑袋都要炸开来了,刚刚想得有些眉目,便听到有人叩门,勉强定了定神道:“谁?”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