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凶器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弘时在后面张了张口,却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一阵风吹来,吹得那几张银票在半空中飞舞……

  兰陵没走出几步,门房便匆匆忙忙奔了过来,打了个千儿道:“嫡福晋不好了,外头来了好多官差,说要见贝勒爷。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看书网”

  兰陵狠一狠心越过他,只扔下一句话,“你直接与贝勒爷去说吧。”

  早在听到门房那话的时候,弘时脸色就变了,官差会来这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倚香院报官了,而自己成为首要的怀疑对象,他们是来这里抓自己的。

  弘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兰陵便已经命人打开了府门,果然看到一大群官差站在外头,她扫了一眼便欲走,身边的婢女道:“主子,看样子似乎出事,不如看看再走吧。”

  兰陵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说过,贝勒府任何的死活都与我无关,既是无关,又何必去管这个闲事呢,走吧。”

  她强迫自己离开,强迫自己不要回头,也强迫自己不要去管弘时的死活,夫妻情份已尽,过多纠缠,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

  那些官差看到门开了,立时走了进去,领头那人对弘时抱一抱拳道:“贝勒爷,卑职们隶属于顺天府,刚才接到倚香院报案,说有人杀了那里的红牌姑娘香容,而这段时间香容一直被贝勒爷包养了,今晨也有龟奴看到您从香容房间走出去,随后进去时,就看到香容死了,所以贝勒爷您应该是最后一个见到香容的人,所以请您随卑职们回一趟顺天府,将事情说清楚。”

  因为弘时身份的关系,所以这些差役说话很是客气,不敢放肆,要换了寻常人家,早就二话不说直接抓人去衙门。

  “我离开的时候,香容还好好的睡着,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死的,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弘时慌乱的眼神如何能逃得过这些整日与犯人打交待的差役头子,当先那人道:“贝勒爷身份尊贵,自是不会与此有关,卑职只是照例请贝勒爷去府衙询问一下情况罢了。”

  “本贝勒有许多事要忙,没空去衙门。”弘时已是心慌意乱,完全顾不得这样说会否引起那些差役头子的疑心。

  差役头子皱了皱眉头,眼下最可疑的凶手莫过于弘时,可是他若硬是不肯跟自己去府衙,倒是也不好勉强,毕竟现在并没有目击证人,连凶器也没找到,只有倚香院那些个人的证词而已。

  正在烦恼之时,一个差役匆匆奔到他身边附耳说了几句,在其说完后,他再次拱手道:“贝勒爷,有人在河中捞到一把匕首,并且有船家看到是一个男人将匕首扔进河里,听着他的描述与贝勒爷很是相似。此事干系一条人命,还望贝勒爷体谅前往衙门一趟。”

  弘时脑袋“轰”的一声,像是要炸开来一样,怎么会有人捞到匕首,还有人看到是自己扔的,明明当时看得很仔细,河边也没几个人。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件事处处透着蹊跷?

  弘时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盯着差役头子道:“你这么说就是怀疑本贝勒是凶手了?”

  凶器的出现,令差役头子有了底气,不卑不亢地道:“卑职不敢,只想请贝勒爷去府衙亲自与府尹大人说清楚这件事。”

  “本贝勒说过,没空去衙门,等空了再说。”弘时怎会自投罗网去顺天府,他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静下来想一想,究竟是谁杀死了香容,而且看这情况,越来越觉得是有人存心嫁祸自己,可是谁,这一时半会儿间却还想不出来。

  “若贝勒不肯自己去的话,那卑职等人唯有冒犯了。”差役头子的话令弘时有些愤怒,“怎么,你们想要强行将本贝勒带回去吗?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卑职职责所在,还请贝勒爷见谅。”若换一位阿哥,就算借差役头子一个胆子也不敢强行带走一位皇子,可偏偏是这位二阿哥,眼下京城里谁人不知这位二阿哥要玩蛋了,从亲王变成贝勒,皇上对他失望透顶,不闻不问,而且他会被降,上奏的那个人还是亲舅舅,爹不疼娘不爱,指的就是他这种。

  弘时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自己现在被人轻瞧,但没想到连一个小小差役头子也敢不将自己放在眼中,怒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再不退去,休怪本贝勒不客气。”

  “贝勒爷息怒。”话虽如此,差役头子脸上却没有多少惊慌之色,脚步更没有半分移动,显然在其心中,根本没有将弘时的话当回事,之后更是道:“贝勒爷请!”

  弘时愤然拂袖道:“我说过不会去的!”

  差役头子没有与他多说,回头对随他一道来的那些差役头子道:“请贝勒爷回衙门!”

  见那些人朝自己走来,弘时当即变了色,厉喝道;“你们敢!”

  “请贝勒爷见谅。”差役头子再次重复了一遍后便没有再说话,显然将弘时带回衙门是势在必行的事。

  “你们……你们……”弘时气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眼见那些差役离自己越来越近,弘时以一种近乎羞愤的语气道:“好,我随你们走一趟就是了。”

  弘时的答应令那差役头子嘴角微勾,拱一拱手道:“多谢贝勒爷体谅卑职。”

  到了顺天府,弘时眼皮剧烈的跳着,因为顺天府豁然已是开堂审案的架式,府尹端坐在上首,倚香院的还有龟奴跪在底下。

  看到弘时进来,顺天府尹坐在椅中拱一拱手道:“让贝勒爷专程来此真是下官的罪过,不过此事涉及人命,下官也是万般无奈。”

  弘时头疼地摆摆手道:“行了,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他没有下跪,因为他是皇子,哪怕胤禛早已厌弃了他,但只要他一日没被革黄带子,就一日是龙子凤孙,顺天府尹的官位根本受不起他一跪。

  顺天府尹清一清嗓子道:“贝勒爷,倚香院的说从昨夜到今晨,一直都是你与红牌香容待在厢房中是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