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图理琛

  不多时,安儿拿了册子进来,凌若翻到挟着书签的几页后,道:“弘历,这些都是应届的秀女,你看看哪个合你心意?待秀女入宫后,额娘在安排你看看。”

  听得是这么一回事,弘历忍不住红了脸,不自在地道:“儿臣年纪尚轻,此事还是晚些再说吧。”

  看到他这个样子,凌若打趣道:“再过几年,你这是想拖得与你十七叔一样的年纪吗?”

  “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儿臣……”不等弘历把话说完,凌若已是将册子将他手边一推,道:“既不是这个意思,就好好看看这些秀女,当中不乏名门之后,品秀端庄的女子。”见弘历又要说话,她先一步道:“哎,不要与额娘讨价还价,就算额娘答应了,你皇阿玛那一关也过不去,他可不会由着你胡来。”

  听着这话,弘历无奈地接过了册子,意兴阑珊地翻了几页后,一个经常想起的名字出现在眼前,令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看着那纸上的每一个字,认真到连弘昼进来的都没发现。

  弘昼一拍袖子,跪下道:“弘昼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凌若笑着抬一抬手道:“起来吧,今儿个怎么这么好来给本宫请安?”

  “不敢瞒贵妃娘娘,弘昼刚刚去给额娘请安,想着四哥在这里,便过来了,还望娘娘恕弘昼打扰之罪。”说罢见弘历一直盯着手中的册子,连头也没抬一下,奇怪地道:“娘娘,四哥在看什么,何以这么认真?”

  凌若含笑道:“在看他未来的嫡福晋,待会儿你也看看有哪个合眼缘的。”

  弘昼面色微窘,“好端端地娘娘怎么扯到我身上来,这种事……不急,等四哥大婚之后再说。”

  “你不急,只怕你额娘急了,之前还来与本宫说起过这事呢!”凌若的话令弘昼越发窘迫,不敢与之对视,在左右张望时,无意中看到弘历翻着的那页秀女名字,惊讶地道:“富察明玉?那不是马齐大人的侄女吗?四哥当初能够回京似乎还与她有些关系。”

  凌若笑一笑,在桌上轻轻敲了一下,将弘历的神魂唤回来后道:“如何,可是中意这位秀女?”

  弘历满脸不自在,但还是用力点头道:“是,众秀女之中,儿臣还是更中意她一些。”

  “好,到时候额娘与你皇阿玛说去。”其实弘历与富察明玉的关系,凌若早就知晓,小郑子曾告诉她在马齐出事后,弘历曾多次去过马齐府邸,与这位富察明玉不乏接触,言谈间似乎对其颇有好感。

  “好了,弘昼该你了,本宫也替你选了几个,你且看看,若是不喜欢,再另行挑选。可是不许推辞,除非你想让本宫被你额娘埋怨。”

  她都这么说了,弘昼哪里还敢说不,翻了几页后,倒是也看中一个秀女,不过究竟人品模样如何却是不知道,要等到秀女入宫后再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弘时亦来到图理琛府上,自从前次触柱劝谏后,图理琛就一直在府中养伤。

  经过这些日子的休养,图理琛已经好了许多,额上伤口也开始愈合了,得知弘时过来,他硬是命人扶着下地迎了出来,颤颤巍巍地道:“老臣见过贝勒爷,贝勒爷吉祥。”

  不等他屈膝,弘时已是一把扶住他道:“老大人快快行请,你这样行礼,可是要折煞弘时了。”

  图理琛非要将礼行完,口中道:“贝勒爷是皇子,老臣向贝勒爷行礼是天经地义之事,怎会折了贝勒爷呢。”

  弘时谦虚地道:“您是两朝元老,在朝中的日子比我年纪还要长,受您一礼,实在有愧。图老,我扶您进去吧,您伤口可是还没好全呢!”

  图理琛慌忙道:“不敢劳烦贝勒爷,老臣自己能走。”不等他推开自己的手,弘时已是再次道:“还请老大人莫与弘时见外,而且若非为了弘时与皇额娘,图老您也不会受伤。”

  在弘时的一再坚持下,图理琛只能由着他将自己扶回去,在扶他至床上歇下后,弘时朝其深深施了一礼,将图理琛给吓了一跳,连忙道:“贝勒爷您这是做什么,快请起。”

  “这一礼是弘时代皇额娘谢老大人的,当日若不是老大人在朝上冒死劝谏,皇额娘已经被皇阿玛废了后位,打入冷宫,老大人是弘时与皇额娘的恩人,莫说是一礼,就算再多的礼,老大人也受得起。”

  图理琛连忙道:“其实老臣只是做了自己份内之事,实在不值得二阿哥这般一提再提。”

  弘时就着下人端上来的椅子在床边坐下,道:“话虽如此,但能有几人能做到老大人一般,老大人的恩情,弘时这辈子都还不清,幸好老大人没事,否则弘时此生都心难安。”

  “皇后娘娘是皇上的元配,而且一直以来,皇后娘娘德行出众,母仪天下,从未有过任何不是,如今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是的婢女之话罢了,皇上便说要废皇后娘娘,简直就是荒唐。”一说到这个,图理琛便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说到底,皇上是想封熹贵妃为后,所以才会借此生事。”

  弘时叹了口气道:“皇阿玛宠幸熹贵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皇额娘又一向不得皇阿玛怠见,难怪皇阿玛会想要这么做。”

  图理琛冷哼一声道:“奸妃惑君,实在可恶,只恨皇上如今忠言逆耳。”

  弘时斟酌片刻道:“不瞒老大人,过几日我便要去河南,至少要等一年半载才能回来,这一去最担心的就是皇额娘,万一皇阿玛再提起废后一事……”

  图理琛长须一抖,硬声道:“贝勒爷放心,只要老臣在朝中一日,就绝不会让皇上废后。”

  听得他的话,弘时大喜过望,起身行礼道:“那一切都拜托老大人了。”他今日来为的就是图理琛这句话,英格让他去河南立功然后为那拉氏求情,但求情解禁足与求情复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