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动心

  再又一拨秀女上来后,其中一个正是弘昼之前看中的,看着容貌倒也不错,但远不及刚才的瑕月与明玉。+看书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五阿哥?五阿哥?”瓜尔佳氏连着唤了两声,才令弘昼如梦初醒,连忙道:“谨妃娘娘唤弘昼可是有何吩咐?”

  瓜尔佳氏朝那秀女努了努嘴道:“意下如何?”

  弘昼随意瞥了一眼,目光有些闪烁地道:“还是……还是再看看吧。”

  虽然弘昼说得很是婉转,但瓜尔佳氏岂会听不出当中的推脱之意,显然他对这名秀女并不满意。

  一直等到将所有秀女全看了个遍后,瓜尔佳氏方才再次道:“如何,五阿哥还是没有中意的吗?”

  “我……”弘昼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也不知他想说什么,正自这个时候,凌若忽地道:“弘昼,你是不是看中那拉瑕月?”

  刚才那拉瑕月出现后,瓜尔佳氏没有留意,她却有注意到,弘昼的眼光一直跟随在其身上,待其出去后,更是神不守舍。

  弘昼见自己心事被凌若道破,大是窘迫,好一会儿方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其实有些。”

  任谁都想不到,事情竟会变得这样,瓜尔佳氏回过神来后正要说话,凌若先一步对站在一旁的嬷嬷及侍候的宫人道:“你们且都出去。”

  待屋中只剩下他们几人时,凌若神色凝重地道:“弘昼,你是裕嫔的儿子,与弘历又一向交好,感情深厚,可以说本宫拿你当自己儿子一般看待。所以本宫在这里提醒你,千万,千万不要被表相所迷惑!”

  弘昼听着奇怪,但仍是道:“是,弘昼谨遵贵妃娘娘的吩咐,一定会谨记在心。”

  凌若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会谨记在心,但你并不知道本宫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在弘昼的沉默中,她再次道:“那拉瑕月并不是你该中意的人,哪怕她再美貌也不是。”

  弘昼满脸惊讶地道:“为什么,只因为她是皇后一族的人吗?可娘娘刚才不是很喜欢她吗,还送了镯子给她。”

  凌若摇头道:“你错了,本宫从不曾喜欢过她,就像本宫刚才叮嘱你的一样,千万不要将表相当成真实。在你看来,那拉瑕月天真,美貌,乖巧,但那是否真实的她你并不知道,明白吗?”

  弘昼并不是蠢人,他知道熹贵妃是在告诉自己,很可能那拉瑕月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张面具,并非真实。

  想到这里,他有些失落,暗自吸了一口气道:“弘昼明白,多谢娘娘提醒,嫡福晋一事,待弘昼想好后再来告诉娘娘。”

  在弘昼离开后,凌若与瓜尔佳氏也离开了钟粹宫,在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乘肩舆,而是缓步走在被秋阳烤得有些发烫的六棱石子路上。

  走了半晌,瓜尔佳氏忽地道:“有一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

  凌若透着伞椽望着天空中刺眼的秋阳,道:“不明白为何我明知瑕月是英格之女,明知她的天真烂漫很可能是装出来的,却还对她别眼相看?”

  瓜尔佳氏点头道:“是啊,若非我对你知之甚深,而你又与弘昼说了那么一番话,几乎要以为你是真的喜欢那个瑕月了。”

  “自从温如倾那事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天真无瑕之人,越可能腹藏祸水,所以看到这样的人,千万不可放松了警惕,而瑕月,无疑就是这样,不管她是真是假,我都不可能信她。”

  “那你……”不等瓜尔佳氏说下去,凌若已是再次道:“我对那拉瑕月那般好,那些个秀女都看在眼里,你觉得她们会做何想?”

  瓜尔佳氏本就是个一点即通的人,又哪会不知道,抿唇笑道:“想不到你竟是这个心思,好生狡猾,看来这段日子那拉瑕月可是要疲于应付了。”

  凌若对那拉瑕月示好,无疑会让那些秀女眼红嫉妒,从而针对甚至陷害她,莫要以为后宫之间才会有尔虞我诈,秀女之中一样存在。

  凌若淡淡一笑,道“与坤宁宫那拉相比,这些心思实在算不得什么。”

  “对了,那个明玉你觉得如何,我看着落落大方,秀外慧中,若是嫁予弘历为嫡福晋,倒是甚好。”虽然她们与富察明玉并不曾说过什么话,但从其言行上,也可观出一二来。

  凌若笑看着她道:“姐姐的目光,我又怎会信不过,待得殿选时,便让皇上将其赐与弘历。”说罢,目光一沉道:“相比之下,倒是弘昼更让我担心一些。”

  “刚才你与他把话说的那么透,他应该会明白,再说皇后做的恶事他多少也有数,又怎会主动与那拉氏一族有牵扯。”

  “也是。”凌若点点头,不再就这个事继续说下去。

  此时,另一方面,弘时闷闷地往宫门走去,刚才凌若说的话不断在脑海中回荡,他知道那番话是为自己好,但多少有些郁闷,瑕月的脸庞更是不时在脑海中闪现。

  在快要走到宫门的时候,身后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五阿哥!五阿哥你等等,走慢些!”

  这个声音好生耳熟,好像是……瑕月?

  弘昼疑惑的回过头来,竟然真的看到了瑕月,她正提着裙小步往自己跑来,那张粉嫩娇艳的脸颊跑得通红。

  弘昼停下脚步,待得瑕月跑到近前后,方道:“你寻我有什么事?而且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是……有……有些事!”瑕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抚着胸口喘了半天气后方才平息下来,摊开白玉般的手掌,露出里面一块双鱼戏水玉佩道:“五阿哥,你掉了玉佩呢!”

  “玉佩?”弘昼疑惑地往腰间看了一眼,他的玉佩好端端挂在上面,并没有掉,而且瑕月拿出来的那块玉佩也不是他的。

  “是啊,我我刚才看到你掉了玉佩,只是贵妃娘娘一直在与我说话,所以不好说,待得娘娘离开后,去里面看,果然发现有玉佩呢,幸好赶上了,否则可不知怎么办才好。”瑕月的笑容在秋阳下格外耀眼,令弘昼不自觉地看痴了眼,只盼可以一辈子看着才好,只是……凌若的话从脑海深处浮现,令他自怔忡中清醒过来,道:“我想你弄错了,这玉佩并不是我的,我的玉佩也没有掉。”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