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有口难言

  “明玉你听我说!”弘历根本没时间理会其他人,只是急切地想要跟明玉解释,然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扑在明玉怀中的瑕月哭得更大声了。特么对于+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明玉迟疑地看了一眼弘历,低头安抚着怀中的瑕月,“莫哭了,快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与四阿哥……”

  不等瑕月开始,弘历已是厉声喝道:“那拉瑕月,你要是敢乱说话,我断然不会放过你。”

  瑕月本来已经张口,听得他这么说,立刻又闭紧了嘴巴,扑在明玉怀中呜咽地哭泣着,伤心委屈。

  看到弘历与瑕月衣衫不整的样子,再听到弘历这句话,就如瑕月之前预料的那样,众人都往那方向想去,不过哪一个也不敢说出口,毕竟站在那里的可是四阿哥,万一惹恼了他,岂非自找麻烦。

  不过有这个想法的可不包括明玉,她不理会弘历,只是低头道:“瑕月,发生了什么事,你尽管说出来,有姐姐在这里没有可以伤害你的。”

  “明玉,你不要听她说,这个女子满嘴谎言,她在你面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千万不要被她骗了,你刚才出去后,她就借机撕开了我的衣服,闹出这么一场来。”他话音未落,瑕月已经满面愤然地动抬起头来,嘶声道:“四阿哥,人在做天在看,明明是你自己趁着没人在,见色起意,想要污辱我,却反过来说是我撕开你的衣裳,哪有人像你这样无耻。”她情绪很激动,浑身都在颤栗,明玉扶着她,感觉她随时会虚脱一样。

  “还有,我污辱你做什么,赖上你让你娶我吗?不错你是四阿哥,身份高高在上,可是我也没必要拿自己的清白来污蔑你。”瑕月越说越激动,指着弘历道:“还有,刚才是谁挡着门不让明玉姐姐进来,难道是我吗?”

  “那拉瑕月,你真是满嘴谎言,陷害起人来,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弘历现在的感觉就是百口莫辩,不知究竟该怎么说才好。

  “姐姐!姐姐!”瑕月不理会他,用力抓着明玉的胳膊,力道之大,指甲甚至透过衣裳掐在她肉里,她泣不成声地道:“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我……我对不起你,我以后都没脸见你!”

  在说完这句语无伦次的话后,她放开愣愣站在那里的明玉,捂着嘴跑了出去,跑到院子里的时候,恰好碰到弘昼进来,可是她连看都没有看弘昼一眼就匆匆跑了出去。

  弘昼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接到英格让人照着瑕月笔迹所写的书信,说她有事相商,哪知刚进钟粹宫就看到这一幕,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瑕月!瑕月!”弘昼在叫了数声,都不能令瑕月停下脚步后,匆匆追了上去,也来不及细问。

  明玉想要去追瑕月,却被弘历一把拉住手臂,“明玉,你听我说好不好?”

  明玉回过头冷冷看着他,“听你说什么?说你想要污辱瑕月,还是说瑕月故意撕烂你的衣裳污陷你?”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我相处虽不久,但你应该明白我的性子,我怎么会对她见色起意,一切都是她搞的鬼,你千万不要相信她,这个女子狡猾如狐,将我们所有人耍得团团转!”

  弘历的一番实话听在明玉耳中却是荒诞不经,摇头冷笑道:“是啊,我确实是想不到,我与你见了那么多面,居然没看出你是一个好色无德之人。”

  弘历无力地说道:“我都说了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理由!”明玉吐出两个字道:“你告诉我瑕月这么做的理由。”

  弘历点头,一字一句地道:“好,我告诉你,她想做我的嫡福晋,想要做宝亲王府的女主人!”

  回应给他的,是无尽的冷笑,明玉不住摇头道:“瑕月不是这样的人,她做不出如此有手段的事,而且若她要嫁,大可以找五阿哥,为什么偏要来找你!”

  “我不知道,但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你相信我!”不论弘历怎么说,在明玉脸上都找不到一丝信任之色,他惶恐,上前,想要靠近一些,仿佛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话可信度更高一些。但明玉根本不给他这相机会,不论他靠近多少,明玉都会退开多少,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像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不知道要怎么相信你,因为……因为我找不到理由!”明玉痛苦地说出这句话,见弘历张嘴欲言,她先一步道:“行了,我现在不想听这些,你走,离开这里,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弘历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信,只得道:“好,我走,但有一句话你记住――我爱新觉罗?弘历想娶的嫡福晋从来都只有你富察明玉一人,再没有其他人。”

  他这句铿锵有力的话令明玉心中一阵,可是下一刻又被失望所掩埋,她现在实在不敢相信弘历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啊。

  在弘历离开后,目睹了这一切的秀女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看向明玉,眸中多是兴灾乐祸,哪怕明玉关了门,那些不堪的话依然透过门缝不断钻进她的耳朵里,简直就像一根根钢针一样,哪怕她用力捂住耳朵也没用。

  这样的煎熬直至管事姑姑出声喝斥,那些人才散去,但明玉已经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泪水默默自眼中流下,弘历……弘历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亏得自己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有情有义又有担当的阿哥,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弘历又说是瑕月,呵,瑕月不过才十四岁而已,哪里会有这样多的心思与计谋,终归……终归是弘历推脱的借口,为自己做错事寻一个借口罢了。

  且说弘昼那边,在追着瑕月许久之后,终于在一处没什么人经过的长巷中截到了她,“瑕月,究竟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

  “你不要问!我不想说啊!”瑕月捂着双耳,痛苦地叫嚷着,她这个样子真是将弘昼吓着了,连忙安抚道:“好好好,我不说,你先冷静一些,还有,将衣裳拉起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