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互不相干

  弘昼怔怔地盯着他,就在弘历以为他相信自己的时候,衣襟忽地被弘昼用力拉住,一字一句道:“真是不敢相信,我认识的四哥居然会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明明是你自己动了色心,却将所有责任全推在一个弱质女流之上,还说她用自己的名节来污陷你?你简直是我见过最无耻下流的人!”

  “我说的句句都是真句,没有一字虚假!”弘历反抓了弘昼的衣襟低吼道:“我是你四哥,你却为了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女人而来怀疑我,你好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我是这样的人吗?”

  弘昼目光一闪,冷喝道:“不是我不愿相信你,而是你说的话太过匪夷所思。你让我怎么相信?还有瑕月,她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嫁给你吗?在明知道你与贵妃对她家族有误会的情况下还嫁给你?更不要说她对你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弘历已经快抓狂了,不知道该怎么跟被瑕月迷昏了头脑的弘昼解释。

  “不用解释,因为我根本不会相信你的胡言!”弘昼气急败坏地说着。

  弘历又是叹气又无奈地道:“你脑子清醒一点好不好?那个女人值得你连四哥的话也不相信了吗?传得你连咱们这些年一起长大,守望相助的情谊都不顾了吗?弘昼,是不是真的一切都可以不顾了,只是为了那个女人?!若真是这样的话,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

  弘昼仰头,看着雕梁画栋的殿顶,神色连番变化,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

  这个变化令弘历心中一喜,连忙道:“老五,你是不是明白过来?”

  弘昼一直都没有说话,直至弘历再次追问,方转过身,背对着弘历与凌若,幽凉的声音缓缓传来,“是,我是明白了,但我明白的是,原来我一直认识的四哥,不止是一个好色之人,还敢做不敢当,这十几年来所为的兄弟情,真是一场笑话。”

  弘历一个箭步冲到弘昼面前,用力扳过他的肩膀低吼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没有做过,什么都没有做过,一切都是那拉瑕月那个贱人污蔑我,究竟要我说几次你才会明白。”

  弘昼挥开他的手道:“你不必再说了,因为我已经全部明白。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干!”

  弘昼这话让弘历大骇,众兄弟之中,他最珍视的莫过于弘昼,最在意的也是这个老五,而今弘昼竟然要与他撇清关系,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女人。真是可笑,十几年兄弟之情,竟然被一个女人挑拨的说断就断了!

  见弘昼要走,弘历想要追上去将他拦下,却被凌若唤住道:“让他去吧,你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就算真要解释,也等他冷静一些再说,而今还是想想怎么去向你皇阿玛解释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瑕月被四阿哥轻薄一事,已经迅速地在宫中传开了,宫中众人原先对这件事还半信半疑,但随着从钟粹宫得来的消息越来越多,均肯定了这件事。

  听着金姑打听得来的消息,刘氏勾唇轻笑道:“想不到四阿哥原来是这么一个急色之人,真是看不出来,原先一直以为熹贵妃将他教育得很好,正正经经,想不到竟是假正经。”

  金姑在一旁附和道:“可不是吗,四阿哥这副正经样子,可是不知道骗了多少人,如今终于露出真面目来了。这件事一出,熹贵妃可是要头疼得要命了,万一传到皇上耳中,也不知会怎么处置四阿哥呢。”

  “不是万一,是一定会传到皇上耳中。”这般说着,刘氏忽地目光一转,转而道:“依本宫猜测,熹贵妃一定会先去求见皇上,为四阿哥百般开脱,甚至推说是那拉瑕月勾引。”

  金姑有些不确定地道:“这个……皇上会相信吗?”

  “别人说皇上不一定会相信,但熹贵妃就难说了。”刘氏轻轻敲着扶手,尖锐的护甲在打磨光滑的扶手上留下几道浅浅的印子。

  金姑犹豫着道:“照主子这么说,四阿哥这次是有惊无险了?”

  刘氏摇头道:“也不尽然,若有人先一步告诉皇上,令皇上先入为主,熹贵妃之后哪怕极力开脱,皇上都不会尽信了。”

  金姑想了想道:“话虽如此,但现在皇后禁足,余下的几位娘娘不是与熹贵妃交好,就是有心讨好她,只怕她们不会去皇上面前进这个言。”

  刘氏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抚着指间的护甲道:“别人不去,本宫去如何?”

  “主子您真的打算与熹贵妃相争吗?”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金姑眼中不无担心之色,“熹贵妃如今在宫中可说是一手遮天,您这样得罪她,只怕……”

  “你以为本宫现在不得罪她,本宫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刘氏依然在笑,不过这一刻脸上的笑意却是凉了许久,“只要本宫一日想推弘瞻登上那个宝座,本宫与她之间,就迟早会有一场恶斗,而四阿哥无疑是她最大的依靠,只要四阿哥失尽皇上的欢心,熹贵妃的风光就会慢慢过去。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本宫面前,本宫若不加以利用,岂非太浪费了吗?”

  不等金姑说话,刘氏再次道:“之前内务府不是拿来一筐上等金桔吗,从中挑几个最好的,本宫亲自给皇上送去。”

  “是。”金姑心里明白,送金桔是假,说钟粹宫的那件事才是真。不过,刘氏的想法并没有错,趁人病要人命一向是后宫争斗所信奉的话,在这里弱肉强食,一味软弱良善只会害了自己。

  当刘氏乘着肩舆一路来到养心殿的时候,正下舆的时候,竟是看到另一乘肩舆在旁边落地,当她看清从肩舆上下来的人时,脸色不由得一僵。

  凌若扶着杨海的手从肩舆中下来,望着旁边的刘氏轻笑道:“好巧,谦嫔也来见皇上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