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上吊

  刘氏闻言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内务府之前送来金桔,臣妾尝了几个,觉得味道甚是不错,便拿了些来给皇上尝尝,不想会在这里遇上娘娘,确实是很巧。”

  凌若笑意不改地道:“原来如此,本宫刚才还以为谦嫔是来找皇上说事的呢。既是遇到了,不如本宫与你一起进去吧,正好弘历也有些话要与他皇阿玛说。”

  从看到凌若的那一刻起,刘氏便知道自己错失了一个大好机会,自己的动作已然算快,想不到钮祜禄氏的反映丝毫不弱于自己,这一会儿功夫便已经选择了一条最正确的道路,而非在错路上徘徊。

  刘氏忍着心里的懊恼,强笑道:“既是四阿哥有事与皇上说,臣妾又怎好打扰,臣妾还是先行回去了。至于这些金桔,还请娘娘代为转交。”

  “本宫一定亲手交到皇上手中。”随着这句话,水秀从金姑手中接过盛着金桔的食盒。

  在刘氏离开后,水秀小声道:“主子,奴婢觉得谦嫔醉翁之意不在酒。”

  “本宫知道。”凌若望着刘氏离去的身影,凉声道:“她来,必是为了弘历的事,幸好本宫来得及时,否则不知她会在皇上面前怎样编排弘历的不是。”这般说着,她看向站在身后的弘历,“记着,进去之后,只要与你皇阿玛说发生过的事就行了,自己的猜测还有想法,不要说得太明显,知道了吗?”

  “儿臣知道。”弘历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在让四喜通禀之后,凌若与他一起进到养心殿,胤禛刚好将最后一份奏折批完,心情瞧着甚是不错,待他们行过礼后,轻笑道:“今儿个你们俩母子怎么一道过来了?”

  他话音未落,弘历已经双膝及地跪下道:“儿臣是特来向皇阿玛请罪的。”

  “请罪?”胤禛今儿个一整天都在养心殿,还不知道宫中发生的事,訝然道:“好端端的请什么罪?”

  弘历低着头没有说话,还是凌若道:“弘历,你尽管将事情告诉你皇阿玛,你皇阿玛一定会相信你的话。”

  “是。”这般说着,弘历将发生在钟粹宫的事又说了一遍,不过这一次说得含蓄了许久,并没有加上任何主观的猜测,仅仅只是就事论事,饶是如此,也足够让胤禛吃惊的了,待到后面,更是直接站了起来,走到弘历身前,沉声道:“你说那拉瑕月故意撕开你的衣裳?”

  这个说法实在有些匪夷所思,那拉瑕月不仅是一个女子,更是一个秀女,怎么着也不应该做出这样自毁名誉的事来,若是按着正常的思维来看,应该是……

  “是。”弘历强忍着对那拉瑕月的恨意,道:“皇阿玛,当时情况确是如此,儿臣根本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之后其他秀女进来,以为儿臣轻薄于她,令儿臣有口难辩。皇阿玛,儿臣可以对天发誓,儿臣真的没有做出任何非份之举,更没有轻薄她。”

  在胤禛沉默的时候,凌若在一旁道:“皇上,刚才弘历与臣妾说这些的时候,臣妾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哪有好端端的女子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可是弘历是臣妾所生所养,他的性子臣妾很清楚,是不会说慌骗人的。”

  胤禛点点头,盯着胤禛道:“那你可知那拉瑕月为何要这么做?”

  “当时情况很混乱,不过儿臣听她说过一句话,她想要做儿臣的嫡福晋。”不等胤禛开口,弘历已是情急地道:“其实早在额娘告诉儿臣要为儿臣择选嫡福晋的时候,儿臣就说过,只愿娶富察明玉一人,儿臣是绝对不会娶其他人的。”

  “那拉瑕月……”胤禛喃喃念着这个名字,他知道这是英格的幼女,也是那拉氏的侄女,但他并没有见过这个女子,想了一会儿,他对候在一旁的小五道:“立刻去钟粹宫一趟,将那拉瑕月带来,朕有话问她。”

  “嗻!”小五应了一声,疾步离开养心殿,而在他走后,胤禛亦对跪在地上的弘历道:“你且起来吧,一切等那拉瑕月来了再说。”

  凌若明白,胤禛这是想当面与那拉瑕月对质,从而真正辩清这件事,瑕月或许真的很精明,城府也很清,但与那拉氏相比,她终归还是少了一份火候与历练,不可能与那拉氏一样,牢牢蒙骗住胤禛。

  若是胤禛可以在事情闹大之前,控制住瑕月还有整件事的局势,弘历便有很大可能化险为夷。

  等了许久,小五终于回来了,却是没看到那拉瑕月的身影,胤禛不悦地道:“朕不是让你去传那拉瑕月吗,她人呢?”

  小五顾不得抹额上的汗水,跪下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奉命去了钟粹宫传瑕月小主,但管事姑姑说,就在奴才去的前一刻,瑕月小主在屋中上吊自尽,亏得及时被人发现,否则只怕此刻已经香消玉殒了。”

  “竟有这种事?”胤禛大是皱眉,刚才他已是大致认定此事是瑕月所为,但如今听得小五说她上吊,不禁生出些许动摇之意。若真是她所为,目的是想成为弘历的嫡福晋,应该正趁心如意,怎会去上吊自尽,实在有些说不通。

  小五连忙道:“回皇上的话,千真万确,正是因为瑕月小主还在昏迷之中,所以奴才才未能将她带来。”

  相较于胤禛,此事对凌若的触动更大,整件事一环接着一环,从瑕月接受弘昼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个局一直没有停下。看来这一次英格是打定了主意要将瑕月嫁给弘历。

  英格将瑕月视为棋子她不奇怪,奇怪的是瑕月为何会甘心为棋子,牺牲往后的几十年,嫁给一个根本不爱,甚至是仇视的人,仅仅只是为了那拉家族吗?

  凌若还在思索之时,胤禛已是道:“可有让太医去看过?”

  小五垂头道:“回皇上的话,管事姑姑已经请了太医去看,应该不会有大碍。”

  在小五退下后,弘历道:“皇阿玛,儿臣……”

  不等他说下去,胤禛已是抬手道:“行了,这件事朕心里有数,你与你额娘先行回去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