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死不承认

  “多谢皇上!”凌若还未屈膝便被胤禛扶住道:“弘历也是朕的儿子,他受了委屈朕怎能置之不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不过英格居然搞这种事,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姐姐糊涂,他也跟着糊涂吗?”

  “皇后如今被禁足,难以顾全那拉氏一族,英格大人难免担心,而让瑕月嫁给弘历,无疑可以重振那拉一族。”凌若话音刚落,胤禛便冷哼道:“朕毕竟还没有废莲意后位,他着急什么,再说他的长女已经是弘时嫡福晋了,还想要怎样,真是贪心不足。”

  面对胤禛的震怒,凌若并没有说什么,胤禛对那拉氏一族越不满,对她来说就越有利。

  翌日,下了早朝后,胤禛将英格一人留了下来,在问了几句费扬古的情况下,话锋一转,道:“英格,自大清立国以来,你那拉一族就一直繁盛至今,不论是先帝还是朕,可曾有亏待过你一族?”

  一直垂头站立的英格听得这话,连忙跪下道:“皇上一直厚待臣一族,从未有薄待的时候,凡那拉氏一族子嗣者,无不感激涕零。”

  “朕之前要废皇后之位,你心里不怨恨朕吗?”胤禛的话令英格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方道:“臣不敢欺瞒皇上,皇上决意废后时,臣心中确有几分怨意,但怨的并不是皇上,而是从中挑拨的小人,不论是什么时候,臣对皇上都只有忠心二字。”

  “是吗?”不等英格再表忠心,胤禛已经冷下声音道:“既是这样,为何要让你女儿在宫里做出那么多事污陷弘历?英格,你可真是有本事,主意都打到朕的儿子身上来了?”

  英格尚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只是猜测应该已经照着原先定下的计划,开始逐步进行,但此刻听胤禛的话,似乎已经识破了计划,怎会如此?

  一时之间,英格也顾不得细想,只能装出一脸茫然模样道:“恕臣不明白皇上的意思,瑕月做了什么事污陷四阿哥?”

  “你不知道?”胤禛狐疑地盯着英格,瑕月做出这么多事来,他这个做阿玛的居然不知道,可能吗?

  英格惶恐地道:“回皇上的话,自从瑕月入宫之后,只在昨日寄过一封信回来,让臣将里面的一张信纸转交给宝亲王,余下的臣就什么都不知道,还请皇上明示。”

  “好,你想听,朕就告诉你。”当胤禛将钟粹宫发生的事简单叙述了一遍后,英格大惊不已,连连磕头道:“请皇上相信臣,臣当真不知道瑕月在宫中做出这么多不知羞耻的事来。”

  胤禛噙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在唇边,“英格,瑕月是你女儿,若没有你的允许,她敢做出那么多事来吗?”

  “臣知道臣说什么皇上都不会信,但臣可以起誓,在皇上与臣说这些之前,臣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英格努力撇清着与自己的关系,“若皇上不信的话,臣可以与那个逆女当面对质。”

  胤禛并没有因为他这番话,就相信他真的不知道瑕月在宫中的所作所为,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要对质,朕就如你所愿。四喜,去传那拉瑕月。”

  再一次踏入养心殿,瑕月的心中充满了忐忑,昨夜回去之后,不知道胤禛会怎么处置自己,既担心又害怕,整夜都没闭眼。

  瑕月一进来便看到英格跪在那里,心中更加忐忑,惶恐地跪下道:“奴婢叩见皇上。”

  胤禛冷然道:“那拉瑕月,朕问你,是何人教你污蔑四阿哥,并且做出那么多事来的?”

  “奴婢没有污蔑四……”瑕月话还没说完,胤禛已经一掌拍在扶手上,发出“呯”的一声重响,吓得瑕月不敢再出声。

  胤禛冷冷扫了她一眼道:“那拉瑕月,朕已经给过你许多机会了,但你在朕面前还是满口胡言,没一句真话,真当朕辩不出来真假吗?既然你咬死说弘历轻薄你,而你之前也寻死觅活的,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以死来证明你的清白,如何?”

  以前不管是面对任何人时,瑕月都觉得自己有与之讨价还价的本事,唯独在面对胤禛时,只要胤禛不想,自己就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更不要说计价还价了。所以,她此刻能做的,就是无声地跪在地上,因为……她不敢,不敢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见瑕月匍匐在地不敢起身,胤禛再次道:“那拉瑕月,你与英格一起串通,联手污蔑当朝阿哥,并闹出这么多事来,你可知罪?”

  “我……”瑕月心烦意乱,一时竟没听出胤禛话中的问题,正要说话,英格回过味来,连忙道:“皇上,臣当真没有与这个逆女串通,臣世代深受皇恩,怎敢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一切皆是这个逆女任性妄为,犯下弥天大错!”

  英格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浇得瑕月浑身透凉的同时也令她清醒了几分,刚才胤禛的话,说她与阿玛串谋?就是说他不止怀疑自己还怀疑阿玛?!

  胤禛看也不看他,只是盯着瑕月道:“真的是你一人所为,与英格无关吗?”

  瑕月心思如轮飞转,片刻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口咬死道:“回皇上的话,奴婢没有与阿玛串通,因为奴婢并没有污蔑四阿哥,他确实曾轻薄过奴婢,奴婢也确有过寻死之念,但后来经过明玉姐姐的一番开解,奴婢已经没有了这个念头,也不想再寻死,所以奴婢无法用死来证明奴婢的清白,还请皇上恕罪!”

  她想的很清楚,虽然胤禛一直认为自己在撒谎,但只是他猜测而已,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永远变不成事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已经无路可退了,而且她一承认,还了弘历清白不说,还可以让胤禛顺理成章地治她的罪。不止如此,看胤禛的意思,似想连阿玛的罪也一并治,所以在弘历那件事上,她必须咬死不承认才行,唯有这样,她才有翻身的机会,而不是就此一败涂地。

  她的回答,莫说胤禛,就是英格也为之一愣,旋即已是明白过来瑕月的意思,确实,这样做要比撇清关系来得更为有利。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