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荒唐阿哥

  瑕月红着眼道:“谁都知道皇上宠爱熹贵妃,又怎会不帮着王爷呢。特么对于+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罢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怨不得谁,若非要怨,就怨我自己福气浅薄,无法与自己喜欢的人相守。”说到这里,她朝弘昼屈一屈膝道:“之前我与五阿哥说过的事,就请五阿哥当成玩笑话听吧,莫要放在心上。还有……还有……”她努力咬着饱满如玫瑰的嘴唇,哽咽道:“祝愿五阿哥与未来的五福晋永结同心,百年好合。我……我走了。”

  就在瑕月准备离开的时候,弘昼突然拉住她,神色痛苦地道:“你明知道我并不喜欢那个吴扎库氏,我……我在意的那个人是你!”

  瑕月用力抹去渗出眼角的泪,凄然道:“我知道又有何用,我如今已是宝亲王侧福晋了啊!你,你赶紧放开我,万一让人看见了,可不得了。”

  弘昼用力摇头道:“我不放,若非当初熹贵妃阻扰,我早就已经求得皇阿玛将你赐婚给我,那弘历就不会有机会非礼你。”

  “你也说当初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我们回不去了啊,要怪只怪老天爷,虽给了我们相遇的缘份,却没有给我们相守的缘份,一切都已经回不了头了。”瑕月用力甩开弘昼的手,然眼泪却在这一刻落下,恰好滴在弘昼的手背上。

  “可是我想娶的人只有你一个,瑕月!”弘昼将一个痴情阿哥演得淋漓尽致,哪怕是精于算计伪装的瑕月,也没有看出丝毫问题来,只道弘昼真的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难以自拔。

  “算了,五阿哥,不要再痴心妄想了,难不成你还能从王爷手里将我抢过来吗?”不等弘昼说话,她已是哽咽着快步离去。

  在她走后,弘昼一敛脸上的悲伤,嘴角浮出一丝冷笑,这个瑕月还真会演戏,明明四哥没有轻薄她,她却说得跟真的一样。若非他与四哥十几年兄弟,真会被她给骗过去。

  想离间他跟四哥,让他们兄弟自相残杀?好,这么喜欢玩,他就陪她玩到底,就怕到时候,她玩不起!

  至于明月那边,看到瑕月眼睛红红的上了马车,惊讶地道:“怎么这副模样,哭过了吗?”

  “没有!”瑕月连忙别过头,掩饰着道:“嫡福晋多心了,是外面风沙大,所以迷了眼。”

  明玉扳过她的肩膀道:“这里哪里来的风沙,瑕月,出什么事了,你不是说跟五阿哥道声谢吗?”

  在她的一再追问下,瑕月吞吐道:“我确是这么想的,但五阿哥竟然还不死心,刚才竟还说出要带我走的话,我一时害怕,才哭了出来。不过我想五阿哥应该是一时激动才会这样,不会真这么做的。”

  明玉不悦地道:“这个五阿哥好生无礼,明知道你是王爷的侧福晋,还说出这种话来。”

  瑕月连忙劝道:“罢了,想来他也是一时激动,并非存心,嫡福晋莫生气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府吧。”

  “自是要回府,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件事你得答应我。”明玉拉了她的手郑重其事地道:“往后不许再叫我嫡福晋,还是与以前一样唤我姐姐。”

  一听这话,瑕月连连摇头,“不可,万万不可!此事要是让额娘知道了,一定会怪我不听她的话,尊卑不分。”

  明玉想了一下道:“既是这样,那有外人的时候你便叫我嫡福晋,若私下相处,只我们二人时,就还是姐妹相称,你说好不好?”

  这一次,瑕月没有再推辞,温驯地道:“一切皆听姐姐的。”

  其实她打从心底里不愿称那声“嫡福晋”,因为每唤一次,就提醒着自己的身份比她低一等。熹贵妃就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才非要她改口不可,那个老妖婆,仗着身为贵妃又得皇上宠爱,就对她指手画脚,百般刁难,实在可恨!

  在随后的几日后,弘昼如圣旨所言迎娶吴扎库氏,但他一直表现得很不情愿,甚至当天连洞房都没有进,胤禛得知后,将弘昼好一顿训斥,但后者还是我行我素,下朝之后,极少回府,反而经常在酒楼买醉,最离谱的是,他只要一看到丧事,就跑过去不分缘由地跑过去要替人家办丧事,之后更是大吃祭品,令得主人家不知如何是好,想要赶他,又碍于他贝子的身份不好动手。

  这件事传到胤禛耳中,令他对弘昼大为不满,对他多番训斥,但弘昼始终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每次京城中只要一有丧事就必然有他的身影,甚是荒唐,户部的差事也因此荒废了下来,若非弘历再三替他说话,胤禛早已重罚于他,有人在背后称他为二阿哥之后的又一个荒唐阿哥;不过二阿哥荒唐了不到一个月,就洗心革面,还去了河南推行新政,这位五阿哥却是足足荒唐了好几个月,而且看样子,丝毫没有悔改之意。

  这日,弘昼在又一次吃完丧品后走在回府的路上,一人拦在他跟前,道:“五贝勒爷,我家主子有请。”

  弘昼心中一动,知道大鱼开始上钩了,然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斜睨了来人一眼道:“你家主子?你家主子是何许人也,居然来请本贝勒爷。”

  来者是一个年约四旬之人,那面相,一看便知是精明之人,他躬着背道:“我家主人的身份,贝勒爷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神神秘秘,哼,本贝勒爷没兴趣,别挡着路!”弘昼语气不好地说着,然那人就是不肯让开,笑道:“贝勒爷不是喜欢替人家办丧吗,正好我家主子有丧事要办,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请贝勒爷过去一趟?”

  一听“丧事”二字,弘昼眼睛顿时为之一亮,道:“你家主子果真有丧事要办?”

  那人轻笑道:“千真万确,奴才说什么也不敢骗贝勒爷您啊!”

  “好,赶紧前面带路,本贝勒爷这就过去。”弘昼连对方身份都没有问,就直接让来者带他过去,这位荒唐阿哥之名,真是一点都不假。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