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莫过于此

  他越是纠缠,越是令杨海反感,再说谁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事,万一是些不好的,听了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咱家叫你放手没听到吗?”他这句喝斥不止没令小汪子松手,反而还抱住他的大腿苦苦哀求。

  杨海气极之下,一脚踹在小汪子身上,小汪子倒地的时候不甚将摆在后面的水桶给弄翻了,洒了一地不说,身上的棉衣也全湿了,而今可是一月的天,又正刮着冷风,吹在身上冷的不得了,小汪子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牙齿咯咯作响,但他还是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去拉杨海。

  杨海摆脱了小汪子之后,正准备离开,眼角余光看到小汪子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努力爬起来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一软,搁下手里的木桶,有些无奈地道:“你究竟有什么事要与咱家说?”

  小汪子一听这话,连忙就准备将昨日的事说出来,无奈他身上受了寒,不住哆嗦,努力了半天只说出几个字来,“奴……奴才……”

  见他说得辛苦,杨海道:“罢了,你先回去换身衣裳,咱家服侍过主子后来找你,你且将住处告诉咱家。”

  在得知了小汪子的住处后,杨海提水离去,他并没有骗小汪子,在侍候了凌若后,抽了空来到小汪子的住处,刚敲了一下门,便立刻开了,露出里面一脸焦急的小汪子,他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裳,倚在门边拱手道:“奴才给公公请安。”

  杨海点点头,瞅着他松气的模样道:“怎么,你怕咱家食言不来吗?”

  “没有。”小汪子连忙否认,讪讪地道:“奴才只是担心公公事务繁忙,不知道要何时才能抽出空来。”

  杨海冷哼一声,也不拆穿他,在屋中坐下后道:“行了,说吧,究竟什么事让你非要与咱家说,是不是与你这脸有关?”

  “公公英明。”小汪子赶紧将昨日的事了一遍,不过得了刘氏吩咐的他,并没有将刘氏给说出来。

  杨海仔细听着,待其说完后,皱着眉道:“你们扫雪不干净,摔了燕常在,受罚是应该的,不过要你们自掌这么多下,而且还罚了那么多人,确实是有些过重了。”

  小汪子连忙道:“公公说的正是,奴才知道贵妃娘娘代皇后执掌后宫,而公公又是贵妃娘娘身边的红人,所以奴才特来求公公,望公公能够为奴才们主持公道。”

  “这个……”杨海犯起了难,凌若并不让他管除了承乾宫之外的事,但这一次明显是燕常在下手太狠,而且小汪子又求到自己面前,若自己置之不理,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公公,奴才们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求到您头上。”小汪子哭丧着脸道:“您看看奴才这张脸,都过了一天了还肿成这样,其实奴才还算好的,另几个连牙都打松了,所以奴才斗胆,求公公为奴才们做主。”

  见他作势要跪,杨海连忙扶住道:“行了,你先让咱家想想办法,看究竟该怎么办为好。”想了一会儿后,他道:“你们现在想要如何,燕常在下手虽然狠了一下些,但她是主子,你们是奴才,又是你们犯错在先,惩治你们并没有什么不妥。说句实话,哪怕贵妃娘娘肯站出来为你们做主,也只能训诫燕常在几句。”

  被他这么一说,小汪子也想起来了,是啊,燕常在是主子,以她的做为,顶多是出手过狠这四个字,旁的也揪不出什么错来。都怪他们之前只顾着听谦嫔说,自己也没仔细想想,这事,根本就不可能讨回什么真正的公道来。可要他现在放弃,又觉得心有不甘,咬一咬牙道:“就算只是训诫几句也好,至少奴才们心里头可以舒服一些。”

  杨海思虑片刻,道:“好吧,咱家会寻机会在贵妃娘娘面前提起此事,但娘娘会不会处置燕常在或是怎么个处置法,那咱家就不知道了。”

  小汪子一听这话,连忙欣喜地道:“只要公公肯帮忙,奴才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杨海点点头,起身道:“行了,既然事已经说清楚了,咱家也该回去了,你赶紧去干活吧。”

  从小汪子那里出来,杨海回到承乾宫,正好水秀正在四处找他,一见他进来连忙道:“你这是去哪里了,到处都找不到。”

  “什么事找得这么急?”听得杨海这话,水秀没好气地道:“你还说呢,主子屋中的银炭用光了,库房钥匙又在你身上,不找你找谁啊,快,赶紧去取炭来,不然冻了主子,你可赔不起。”

  一听这话,杨海也想起来了,一拍脑袋,内疚地道:“看我这记性,真是越来越差劲了,行,我这就去将银炭起来。”

  看着他快步离去的身影,水秀一阵摇头,这家伙,平常没事的时候就总见他在宫里,难得有点事,却不知所踪,急得她差点准备去谨妃宫中讨要一些炭来。

  待得取了银炭来后,杨海拿了最上面的几块放到已经快要熄灭的炭盆中后,拍袖朝正在看书的凌若跪下道:“奴才险些误事,请主子恕罪。”

  凌若抬眼道:“不过是几块炭罢了,本宫都没水秀说了断一会儿也没事,不打紧,偏她就是着急上火的,罢了,起来吧。”

  “多谢主子。”杨海起身走到凌若身边后,小声道:“主子您在看什么书?”

  凌若微微一笑道:“闲着无趣,便将老子的拿出来看看,里面那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而攻坚强莫能胜之’写的着实很对。”

  杨海讪讪的笑道:“奴才虽然也读过几本书,认得几个字,但主子说的这句话奴才却是有些听不懂。”

  “其意是说,人该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不过水虽不争但若来势凶猛,则无物可阻无物可争。在道家看来,水为至善至柔;水性绵绵密密,微则无声,巨则汹涌;与人无争却又可容纳万物,人生之道,莫过于此。”

  杨海恍然道:“奴才明白了,既要行善举,又不可让人觉得软弱可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