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筹谋之路

  不论弘昼怎么哭,她都不哄上一句,抱上一下,眼见弘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金姑心疼地道:“主子,六阿哥毕竟还年幼,不可能一下子懂那么多事,等将来长大一些就好了。”

  见刘氏不说话,她伸手欲去抱弘瞻,然在她手碰到弘瞻之前,刘氏厉喝道:“没本宫的话,哪个敢抱他?!”

  金姑心有不忍地道:“主子……”

  刘氏瞪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道:“怎么了,本宫的话不好使了吗?”

  “奴婢不敢!”金姑无奈地看了一眼哭得利害的弘瞻,退回了原来站的地方。

  连金姑都遭了喝斥,别人又岂敢放肆,虽心有不忍,也只能由着弘瞻在那里嚎啕大哭。

  在弘瞻哭得脸上都出红点的时候,刘氏方冷言道:“哭够了吗?”

  弘瞻抽泣着扯着刘氏的袖子,断断续续地道:“额……娘好,额娘……抱!”

  刘氏盯着他道:“之前额娘是怎么教你的,让你一定要多粘着你皇阿玛,多让他抱抱,可刚才呢,才抱了那么一会儿就任性了。”

  “额娘……抱……知……知错了!”弘瞻满脸眼泪鼻涕,看着着实可怜,面对他的认错,刘氏却是不为所动,继续道:“额娘天天都在,你随时都能要额娘抱,但你皇阿玛许多日子才来一次,若是不趁机多亲近一些,你将来如何与其他几位阿哥争!”

  金姑大着胆子道:“主子,六阿哥已经知错了,您就原谅他一次吧,相信他以后不会再犯了。”

  刘氏目光一闪,盯着弘昼道:“都记住了吗?以后还任不任性?”

  弘瞻用力摇头,嘴里则一个劲地说着不会二字,如此刘氏才终于抱过他,拿帕子替他擦去脸上的涕泪,一边擦一边道:“弘瞻,别怪额娘狠心,额娘只是要你明白,你这辈子必须得牢牢抓住你皇阿玛才会有出头之日,而你出头了,额娘才有机会母凭子贵。额娘知道你还小,但你已经拉下四阿哥他们许多,不可以再继续被抛远了,得奋起直追才行。”她也不在乎弘瞻听不听得懂,只是不断的说着,这些话与其是在说给弘瞻听,倒不如是在说给她自己听。

  “儿臣知道!”弘瞻突然吐出这四个字来,令刘氏惊喜不已,之前她教了许久,都没能让弘瞻学会说“儿臣”两个字,想不到现在竟然一下子会说了,当下道:“随额娘说一遍――儿臣给皇阿玛请安!”

  八个字对于不满两岁的弘瞻来说还是有些困难,在刘氏教得快发火时才勉强学会,刘氏将他教给海棠道:“记着,以后只要一得空就教他这八个字,让他尽快说顺溜了。”

  “奴婢知道。”海棠赶紧答应,然后抱了弘瞻下去,在他们出去后,金姑道:“主子昨儿个睡得晚,奴婢扶您早些歇着吧。”

  刘氏轻轻叹了口气,道:“金姑,你是不是觉得本宫很残忍?”

  金姑轻声道:“奴婢不敢,再说奴婢也明白主子的用心,对六阿哥严厉是为了他好,只是六阿哥真的还太小,您这样做,未免……”

  “本宫等不了那么久了,虽说皇后与熹贵妃是死对头,二人早晚会有一场恶斗,但万一她们没有斗得两败俱伤,其中一方赢了呢,到时候本宫与弘瞻该怎么办,听天由命?”不等金姑回答,刘氏自己先冷笑起来,旋即摇头道:“不,本宫一定要尽早铺路,这样一来,就算事情发展不顺,也可有一争之力。弘瞻,本宫知道为难他了,但谁叫他偏偏生在帝王家呢,这是他的命,既是命就要认!”

  金姑除了叹气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一会儿方道:“奴婢只是担心主子将自己逼得太紧,会很辛苦。”

  “现在辛苦总好过将来后悔。”刘氏疲惫地揉着额头,金姑见状,连忙走过去接手,口中道:“其实主子也不用太担心,奴婢看得出,皇上对六阿哥还是很疼爱的。”

  “本宫知道,但本宫敢断言,皇上心中绝对没有丝毫传位给弘瞻的想法。在这个前提下,就算再疼爱又如何,还不都是假的。”刘氏冷笑一声,道:“所以本宫一定要让弘瞻尽快成长起来。”若非弘瞻实在太小,刘氏都恨不得让他读四书五经,习武练箭,甚至入朝办差,与他三位兄长一争长短。

  金姑也知道刘氏最大的不足就是伴驾的日子短,六阿哥又实在太小,唉,若七阿哥还活着,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变,这般想着,她安慰道:“奴婢相信六阿哥一定不会辜负主子的期望。”

  刘氏点头不语,她要走要谋筹的路还有很长,从现在开始,一刻都不能放松。

  且说燕常在那边,原本服了药已是昏昏欲睡,哪知宫人突然来禀报说胤禛身边的四喜来了,燕常在原来还颇为欣喜,以为胤禛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她扫雪生病的事,所以特意命四喜来探望自己,哪知道四喜进来后却是告诉她,说让她从明日开始,连着扫十日雪,不论刮风下雪都不可歇,否则重新开始计日子的噩耗,听了之后,险些没有晕过去。

  待得略微定神之后,她连忙唤住准备离去的四喜,道:“喜公公,皇上为何会突然下这样一道旨意?而且要我扫十日雪这么严重,究竟出了什么事?”

  四喜沉吟片刻,道:“燕常在的事,皇上都已经知道了,皇上对燕常在行为甚是不喜,所以命常在扫雪十日以做惩戒。”

  燕常在听得越发糊涂,道:“公公,恕我不明白,我不过是惩戒了几个做事不当心的奴才,就算真惩戒的重了,贵妃娘娘也已经命我扫雪一日做为惩罚了,为何皇上还要再罚?”

  见燕常在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四喜暗自摇头,这样的女子在后宫中注定要吃亏,不过这些并不是他需要在意的事,胤禛的旨意他已经传到了,至于胤禛为何要惩治燕常在,他虽知道,却不便多言,当下低一低头道:“旨意已传到,奴才告退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