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无法姑息

  “好了,太妃。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看书网”胤禛揉着太阳穴,道:“你说图理琛收买了萍儿她们二人害你,那你能否说出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往日有冤还是近日有仇?”

  勤太妃张了张嘴,泄气地道“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图理琛拄着手里的杖跪下道:“皇上,勤太妃诬陷皇后,犯下大逆之罪,请皇上依法严惩,还皇后一个公道。”

  “太妃,朕一直敬你是老十七爷的额娘,对你尊敬有加,可你却兴风作浪,无事生非,害皇后无无辜被禁,这是何道理?”

  胤禛这句话对于勤太妃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怔怔地道:“皇上,您当真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认为我陷害皇后?”

  “若非太妃所为,为何一个个皆指认太妃?图理琛是先帝所指的辅政大臣,对大清忠心耿耿,且与太妃没有丝毫恩怨,朕实在想不出图理琛为何要害太妃,若太妃想得出的话,尽可告诉朕。”

  勤太妃目光在图理琛脸上迅速扫过,不甘心地道:“图理琛一向支持皇后,说不定他是为了替皇后脱罪,所以才故意编出今日许多话来,否则萍儿怎么会恰好被他所找到?分明就是有预谋,皇上您千万不要被他蒙蔽了圣听。”

  看着她,胤禛缓缓摇头道:“若太妃一早就将事情合盘托出,朕或许还会相信太妃些许,但现在……太妃的话,在朕听来,都充满了谎言,无法相信。”

  他这番话令图理琛暗自松了一口气,事情应该已经定局了,任勤太妃再舌绽连花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来。

  勤太妃急急道:“皇上,我……我之前也是怕会惹皇上不喜,所以才有所隐瞒,但现在……”

  “够了,朕不想再听。”胤禛的话无疑令勤太妃感到绝望,不知要怎样才能取信于胤禛,这一切都怪萍儿与红缨,待出了养出殿后,她一定要将这两个贱婢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这个时候,允礼深吸一口气,上前道:“皇上,臣弟有话想说。”

  胤禛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你想替勤太妃求情?”

  允礼低头道:“是,她是臣弟的额娘,就算明知她是错的,臣弟也不能不管。何况,这件事并非一定就千真万确了,还请皇上……”

  不等他说下去,胤禛抬手道:“好了,这件事朕心里有数,你不必再多言了。”说罢,他将目光转向忐忑不安的勤太妃身上,道:“若只是些许小事,朕看在先帝与十七弟的份上,可以不与太妃计较,但这次的事,太妃委实做得过份了些,令朕寻不出姑息的理由。”

  勤太妃听出他话中的冷意,慌忙跪下,道:道:“皇上,我……当真没有害皇后,您不要听信这两个贱婢的话,她们一个个都想我死,那些话根本听不得。”

  “无风不起浪,若太妃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她们一个个的又怎会冒着欺君之罪指证太妃?”胤禛一句话堵得勤太妃哑口无言,只能一味得替自己叫屈。

  胤禛在椅中坐下,冷然道:“太妃陈氏诬陷皇后,罪不可赦,着即褫夺太妃之位与封号,并发去慧安寺出家!”

  若说褫夺封号与位份,只是令勤太妃震惊的话,那么去慧安寺出家则是令她惊惶欲死了,一旦出家,她好不容易得来的荣华富贵就全部化为乌有,等待她的就只有清贫寒苦的日子。不,她不要这样,她不要失去眼前的一切,她是太妃,是果亲王府的太妃!

  想到这里,勤太妃嘶声道:“冤枉,我冤枉,我没有害皇后,求皇上明查!”

  她的话并没有令胤禛有丝毫动摇,淡淡地道:“明儿个太妃就前往慧安寺吧,希望太妃以后在寺中好生修行。”

  勤太妃不断地摇着头,一手抓住允礼道:“允礼,你替额娘求皇上开恩,额娘不想去慧安寺,不想要出家。”

  一直以来,勤太妃害怕的都是后半辈子失去荣华富贵,而非后半辈子看不到允礼,看不到她唯一的儿子。

  因为,在勤太妃心中,荣华富贵才是最重要的;儿子,充其量不过是她用来挣得荣华的一样工具。

  若允礼知道了勤太妃心中的真实想法,不知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或许永远不知情,对允礼来说更好一些。

  在安抚了勤太妃几句后,允礼撩袍跪下道:“皇上,臣弟愿代额娘受过,求皇上开恩。”

  胤禛双眉微皱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起来。”

  “皇上,就算额娘真对指使萍儿诬陷皇后娘娘,那也是为了臣弟,一切祸根皆由臣弟而起,试问这件事又怎与臣弟无关?”见胤禛不说话,他又哽咽道:“额娘之错,错在护子心切,所以恳请皇上允许臣弟为额娘受过,褫夺王位也好,出家也好,臣弟都甘愿领受。”

  图理琛在一旁道:“若人人都如果亲王一样,代亲人受过,那朝廷订立律法,还有何意义?但凡触及律法的人,都应该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是铁律,而皇上只是勒令太妃出家,已是法外开恩,果亲王不应该再有诸多要求。”

  允礼侧目看了他一眼,道:“那么……若今日触及律法的人不是本王的额娘,而是老大人的亲人,是您的两个儿子,您也能面不改色的说这些吗?”

  “这个……“图理琛一怔,过了一会儿方才面色僵硬地道:“老夫自然会依律法办事。”

  允礼摇头道:“不,老大人做不到,否则你刚才就不会有犹豫,人皆是有私心的,除却圣人之外,无人可以例外。”说完这句,他朝胤禛磕头道:“皇上,臣弟愿代额娘受过,求您饶过额娘这一回,让她继续在府中安享晚安,否则臣弟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还望皇上应允。”

  面对允礼的苦求,胤禛心有恻隐,但仍是冷下心肠道:“老十七,不管勤太妃动机如何,她皆是做错了,何人所错就由何人受罚,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