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彼此牵制

  九门提督虽然觉得这两兄弟一个比一个怪,但也只能依言而做,放弘历等人出城。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看书网弘历一出城门就快马加鞭,赶到最近的一个乱葬岗,从那里守着的人口中得知兆惠去了郊西的乱葬岗,又马不停足的赶过来,在快要到乱葬岗时看到弘时燃在那里的火把,怕马蹄声会惊动了弘时,所以命所有人下马,徒步趁黑来到弘时所在的山头。

  这厢,听完弘时的话后,弘历微微笑道:“承蒙二哥夸奖,既是如此,就请二哥将东西还回来,以免伤了我们兄弟二人的和气。”

  弘时在镇定下来后,故做不解地道:“东西?有什么东西是属于四弟的吗?”

  弘历皮笑肉不笑地道:“二哥莫不是这么快就将刚刚抢去的东西给忘了吧,此刻可还在二哥身后那人的手里提着呢!”

  “哦,你说这个啊。”弘时面露恍然地道:“四弟怕是记错了,这本就是属于二哥的东西,怎么会是四弟的呢!”

  听着他的话,弘历渐渐将脸上的笑容敛了起来,“听二哥这意思,是不想将东西交出来了?”

  “本就是二哥的东西,要如何交给你呢。”弘时话音刚落,弘历就从身后的侍从手中取过弓箭,瞬间将它拉满。

  他的动作太快,将弘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反应也很快,迅速拉开了握在手里的弓箭,与弘历针锋相对。同时,他们后面那些侍从,也迅速拉开了架式。

  “我再说一遍,把东西放下!”这一次,弘历料到会有麻烦,所以也将府中最忠心能干的侍从带了出来,论人手,并不比弘时少。

  弘时冷着脸道:“我若不放你待如何,杀了我吗?弘历,你若敢放箭,我必先射穿你的喉咙,若不信,大可以试试!”

  弘历面无表情地道:“二哥不会忘了一直以来我的箭术都比你要好吧,所以我相信,先死的那个肯定是二哥。”

  弘时不断捏紧握在手里的弓,却一直不敢松手,弘历说得没错,他的箭术确实要比自己高一筹,若就这样射出去,自己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所以他不敢!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弘时突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老四,如果我不把东西交出来,你真的敢杀我吗?别忘了,我可是你二哥,更是皇阿玛的儿子,你若杀了我,自己也难逃一死!”

  到了这个时候,弘历也不与虚与委蛇,冷笑道:“弘时,你以为今时今日的我还会怕死吗?而且论怕死,你才是最怕的那一人。要不要试试,看究竟是我不敢还是你不敢。”

  “你!”弘时恨得说不出话来,握弓的力道紧了松,松了又紧,始终不敢放下,但也始终不敢将箭放出去。弘历说的没错,他怕死,比任何一个人都怕,不仅是因为怕面对未知的死亡,更重要的是,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有了重新问鼎大位的资格,断然不希望就此断送。

  可要他就这么放弃,将手中的东西拱手相让,他又万万不甘心,因为那也有可能断送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弘时死死盯着弘历,想要从中看出一丝破绽,但没有,不论他怎么看,都看不出弘历是在吓唬自己。反而更加确定弘历是认真的,若自己不将人头交出来,他真的会一箭射向自己。

  到了这个地步,弘时真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不知该如何是好,究竟是给还是不给?

  “如何,二哥想清楚了吗?”这句话与刚才弘时逼迫兆惠时相差无已,但说这句话的人却是换了过来,真是讽刺至极。

  弘时几乎咬碎了满嘴的牙,方才吐出一句生硬如铁的话来,“暗鹰,把人头交给他们!”

  “是!”夜色中,暗鹰的目光幽冷如鬼魅,另一只手上的长剑突然在其脸上交错划过,令原本就肿胀腐烂的面容更加难以辩认,如此之后,才将人头递了过去。

  弘历脸色一寒,手指微颤,箭羽在指间轻颤着,仿佛随时会脱弦而出,取人性命。

  看到他这个样子,弘时却是笑了起来,甚至将一直拉满的弓箭放了下来,“四弟,你这是做什么,我不是已经依着你的话,把东西给你了吗,为何还要这个样子,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要求?”

  弘历死死盯着弘时,不用看那两颗人头也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冷冷道:“弘时,想不到你竟耍这种花样,真是卑鄙无耻。”

  “四弟这话从何说起,不过是多了两道疤而已,应该还是能够用的。”弘时此刻已经放下心来,轻笑道:“怎么了,四弟还不把弓箭收起来,难道真打算杀了为兄吗?”

  弘历真恨不得一箭射死这个卑鄙小人,但他不能,只要事情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就不能这么做,始终弘时是皇子,若真的杀了他,就算自己将这里所有的人灭口,也难逃嫌疑,因为还有一个九门提督在,到时候不仅害自己也害了额娘。

  弘时看出弘历眼中的恼怒还有顾忌,再次笑道:“如何,想好了吗?若你真想杀了为兄也由得你,只是会有什么结果,想必不用为兄说,你心里也清楚。”

  弘历暗吸一口气,缓缓松开弓弦,道:“二哥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乃是同胞兄弟,我又怎会伤害二哥呢。”

  弘历这个回答早在弘时意料之中,勾起嘴角道:“这么说来,我可以走了?”

  弘历将弓箭递给身后的守卫,冷声道:“二哥请便。”

  “那就明儿个早朝再见了。”如此说着,弘时摆一摆手,带人离开了乱葬岗,一直到马蹄声在耳中消失,弘历才走下山头来到兆惠与阿桂面前,关切地道:“怎么样了,伤得要不要紧?”

  “四阿哥放心,都是小伤不打紧,倒是四阿哥,您真就这么让二阿哥走了吗?那人头本就已经肿胀腐烂了,再加上这两道刀痕,更难辩认,只怕图理琛那个老顽固未必会相信。”说到这里,阿桂忿忿地啐了一口道:“那个二阿哥,真是无耻到了极处,偏生在皇上面前还装得一本正经。”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