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询问弘瞻

  凌若点点头,随后又问了几句在御花园中的情况,随后对跪在地上的海棠道:“海棠,本宫记得,自从谦嫔入宫后,你就一直跟在谦嫔身边,对不对?”

  海棠不知凌若这么问的用意,抬头瞅了一眼小声道:“是,奴婢从雍正二年开始就一直跟在娘娘身边。”

  “如今是雍正六年,换句话说,你已经至少跟了谦嫔四年,四年光阴不算短,而你又是谦嫔贴身之人,应该更加懂事才对,为何会偷偷带着六阿哥跑出去玩耍,这一点,本宫真是有些好奇?”

  听得是这么一个问题,海棠心里微松,道:“奴婢是看着六阿哥长大的,这些日子见他一直在读书习字,没有玩耍的时候,很是心疼,所以趁着主子不在,带他到园中走走,顺便抓几只夏蝉玩耍,哪知会遇到这一桩事,奴婢实在该死!”

  “倒是说不上该死那么严重,毕竟会发生什么事,谁都料不准,但你一向听谦嫔的话,谨言慎行,怎么这次就这么大胆,你不怕谦嫔怪罪吗?”

  海棠低着头嗫嗫地道:“奴婢原本只打算玩一会儿就悄悄将六阿哥带回来,这样的话娘娘就不会发现。”

  “是吗?”凌若轻语一句,抬眼看向刘氏,“谦嫔当时去了哪里?”

  “回娘娘的话,臣妾当时正在佛堂礼佛,一直等到海棠抱着弘瞻回来才知道出事了。”不等凌若说话,她又道:“娘娘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事,一并问了吧,省得一直将臣妾等人当成犯人一般审问。”

  凌若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许氏道:“谦嫔娘娘莫要动气,贵妃娘娘一再询问,想来也是不愿冤屈了他人。”也罢,她又有些自责地道:“也怪臣妾当时没看清,否则就不需要这样问来问去了。”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凌若,“许答应当时也在御花园,一点都没有看到吗?”

  许氏连忙道:“回娘娘的话,臣妾当时隔得远了些,再加上没有刻意留意,未曾看到事情的经过。”

  凌若抚着弘瞻小小的肩膀,轻叹道:“真是可惜了。”

  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外头的雨渐渐下大了起来,打在树叶上沙沙作响,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刘氏唇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凉笑。

  又等了一会儿,彩蝶冒雨赶了回来,进得殿中顾不得擦干身上的雨水便行了一礼道:“启禀主子,奴婢在御花园东北角走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夏蝉的踪迹。”

  不等凌若说话,刘氏已是道:“这种下雨天,那蝉若真还叫个不停,就真叫奇怪了。”待凌若让彩蝶退下后,刘氏再次道:“娘娘,恕臣妾多嘴,您还要问多久才肯处置齐佳氏?”

  对于她的话,凌若恍若未闻,低头凝思片刻后,她再次对弘瞻道:“六阿哥,你当时除了感觉到被人推倒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譬如哪里痛?”

  周明华说过,以常理推断,弘瞻额头上的伤并不足以令他昏迷,很可能有其他原因,譬如迷香,但弘瞻说他没有吃过什么也没有闻过异常的香气,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直接进到血液之中,但用这种方式,弘瞻一定会有感觉。

  “痛?”弘瞻皱着小小的眉头,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况,而这个时候,刘氏的脸已是再次变得难看起来,紧张地注意着弘瞻,放在膝上的双手借着袖子的遮掩,用力绞着,绞得指节都泛起了白色。

  此时,弘瞻将手回到背后摸了摸,不确定地道:“好像……当时有点痛……”

  凌若精神一振,连忙道:“那你再仔细想想,是什么样的痛?”

  这一次没等到弘瞻说话,刘氏便已是起身道:“娘娘,您究竟想问什么不妨直说,也省得咱们一个个猜来猜去。”说罢,她朝弘瞻招手道:“过来,到额娘这里来。”

  弘瞻想要下去,却被凌若牢牢抱住,“六阿哥,你告诉本宫究竟是什么样的痛,本宫让小厨房的人给你吹一个糖人好不好?”

  弘瞻毕竟是小孩子,一听到这个新奇的东西,立刻被吸引住了,好奇地看着凌若道:“糖人?那是什么?”

  “是用糖做的人儿,不止是人,也可以做各式各样的动物,譬如老虎,猴子,活灵活现的,就像真的一样,还可以做鸟笼呢!”

  听到这里,弘瞻哪还忍得住,连忙摇着凌若的手臂道:“贵妃娘娘,我想要,想要糖人,我要一只老虎。”

  凌若笑抚着他的头道:“好,只要把事情告诉本宫,本宫就让小厨房给你做老虎,还做两只好不好?”

  弘瞻忙不迭地点头,唯恐慢一些便没了糖人,“有些痛,但不是很痛,像被蚊子咬了一样。”

  刘氏一直在强行忍耐,让自己不要太过失态,但听到这里,不断泛起的恐惧令她再也忍不住,沉下眉眼道:“弘瞻,本宫让你过来没听到吗?这么大的人了还一天到晚想着玩成什么样子!”

  被刘氏这么一喝,弘瞻害怕地低下了头,赶紧从凌若怀中滑了下来,小步跑到刘氏身前,抓着她的手道:“额娘不要生气,儿臣不玩。”见刘氏不说话,他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样,道:“儿臣不要糖人了,儿臣回去习字,背三字经!”

  听得这话,刘氏面色稍霁,对金姑道:“把六阿哥抱回永寿宫去,好好看着他习字,不要让他四处乱走。”

  “是。”金姑抱起弘瞻正要离去,凌若出声道:“本宫还有话要问六阿哥,且先不要走!”

  刘氏道:“娘娘,您说凡事皆要查证仔细,不可冤枉了任何一个人,臣妾能够明白,可臣妾在这里坐了这么久,看了这么久,看的都是娘娘对臣妾身边的人盘问不休,对齐佳氏这个最该审问的人却是不加理会,甚至让她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敢问娘娘一句,这是何意?”

  凌若盯着一脸忿忿的刘氏道:“谦嫔这是在质问本宫吗?本宫说过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你就应该相信本宫才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